第595章 变天

现在的洪门总堂,就是雷家独大的局面,雷氏中人,占据了总堂之中数个重要的位置。

但不可否认的是,李松秋在洪门里,还是有着极大威望的,这两人相争,不管最后获胜的是谁,洪门都要变天了。

“怎么,想造反吗?”虽然雷虎身边站满了刑堂子弟,杜飞还是毫不示弱的站了出来。

此时世界各地的洪门大佬云集在此,而且每人都带有随从,这也是一股不小的势力,仅凭雷虎这百十人,根本就产生不了多大的威胁。

“杜爷严重了,小的们只是看不得我受委屈,想讨个公道而已!”

雷虎皮笑肉不笑的看向杜飞,他以前一直称呼杜飞为飞哥的,此时一声爷喊出口,代表着两人之间恩断义绝,再无回旋的余地了。

不过雷虎此刻却是有恃无恐,因为场内看似人多,但在入门之时,均是被收缴了随身武器。

而雷虎的这些手下,却均是带着枪械,如果真的发生争斗,绝对是一面倒的屠杀.

当然,雷虎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下手残害这些洪门大佬。

要知道,洪门总堂虽然是整个洪门最核心的地方,但各地洪门组织,只是名义上归属总堂管辖,两者之间并没有实际的从属关系。

如果雷虎敢将这些人全部留在这里,那估计出不了一个星期,旧金山就要打上一场现代战争,即使雷虎再疯狂,也承担不了这个后果的。

“雷虎,你……你竟然敢让他们带枪进来?”

在雷虎说话的时候,杜飞也发觉了不对,闯进洪门的这些刑堂子弟手中,赫然都拿着一把手枪。

杜飞此话一出,原本打着看热闹的那些洪门大佬们,脸色均是一变,枪械的出现,让他们心中产生了一丝危机感。

“杜爷,您这可就是冤枉我了,他们可不是我叫进来的,拿不拿枪,和我也没什么关系吧?”

雷虎仰天打了个哈哈,说道:“如果不是杜爷您诬陷我,这些小的们如何会进来打抱不平呢?”

虽然已经掌握住了院子里的局势,不过雷虎还是异常的谨慎,他口口声声都和这些人摆脱关系,不肯给人留下一丝话把。

“雷虎,你这样做,老雷不知道吧?”

坐在轮椅上的李松秋摇了摇头,轻声说道:“何必呢,都是洪门兄弟,非要刀兵相向吗?你想要什么,说出来吧……”

“是我要刀兵相向吗?”

听到李松秋的话后,雷虎忽然爆发了出来,“是你们逼我的,那臭小子只不过是个外人,你们全都帮着他。

“大”字辈的叶爷?我呸!你们愿意认祖宗,雷虎我不愿意!”

说老实话,这些日子雷虎过的是有些压抑,雷家牟图宋薇兰财产的事情,不知怎么被传了出去,堂内很多和雷家走的比较近的大佬,这段时间对有意无意的在避开雷虎。

尤其是雷震岳被杜飞气的练功岔了气,这段时间闭门不出,更是让雷家雪上加霜,这让雷虎感觉有些不堪重负起来。

眼看着门主的宝座,距离自己似乎越来越远了,雷虎变得愈发的暴躁和急进,在与彭文光进行了一番周密的策划后,他决定铤而走险。

雷虎的计划一共分为两个部分,如果能通过阻止叶天加入洪门打击李松秋,那么这些后手就不会再出现。

如果他的人没能解决掉叶天的话,那雷虎就决定要鱼死网破,用武力来逼迫李松秋退位,至于这样做的后果是否会导致洪门分裂,雷虎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李松秋轻轻的将后背靠在了轮椅上,一双眼睛带着嘲弄的神色看着雷虎,淡淡的说道:“雷虎,把人散去,我当今天这件事没有发生。”

“会长说话了,我自然要听的!”

雷虎阴阴的笑了一下,大声说道:“你们都没听到会长的话吗?他让你们都退出去,一个个都聋了吗?”

雷虎的声音在院子里回荡着,可是那些人却是纹丝不动,只有彭文光的声音响了起来,“会长大人,您卧病多年,怕是也没多少时间打理门中事物,依我们看,您就把这龙头的位置给让出来吧!”

“哦?我让出龙头的位置当然可以,不过让谁来接任呢?”

李松秋的面色很轻松,好像周围那数十把枪都是玩具一般,脸上没有露出一丝紧张的表情。

李松秋话声刚落,彭文光就大声喊道:“当然是虎爷了,他年轻有为,这些年带着刑堂打下了不少地盘,除了虎爷,谁还有能力接任门主之位呢?”

一切都是商定好的,今儿不是大开香堂吗?雷虎就准备趁着这个机会,给自己来个黄袍加身,将生米给煮成熟饭。

纵然这么做,会让那些来自世界各地的大佬们离心离德,他们回去后很可能会和总堂脱离关系。

但雷虎不在乎,因为原本总堂也管不到那些人的,如此做的后果只是和他们互不来往而已,等自己日后许以利益,相信他们还会承认自己这个会长的。

“不过一虚名而已,雷虎你就那么看重吗?”听到彭文光的话后,李松秋长叹了一声。

“会长,兄弟们抬举我而已,雷虎何德何能,原本也没有窥觑这门主的位置。”

雷虎虽然身高近一米九,长得相貌威猛,但这番话说出来,却是听得人人作呕,他们第一次见到人竟然可以无耻到这种境界。

雷虎现在的情况,就像是已经脱了裤子被压在身下的失足妇女,还在口口声声的说自己卖艺不卖身,让人从心底往外倒胃口。

“你既然知道自己无德无能,这门主的位子,自然也不会交给你了。”

李松秋摇了摇头,他这重病之躯已经撑不下去了,扭过脸看向对面一人,说道:“老五,把人都叫进来吧……”

“是,会长!”被李松秋点名的正是内八堂的执堂大爷,答应了一声之后,口中发出清脆的呼哨声。

随着这声呼哨,院子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和拉动枪栓的声音,远比雷虎手下更多的人手,涌进了这个院子。

而且院子的围墙上,也站满了手持冲锋枪的人,枪口均是对准了雷虎的那些手下。

也幸亏当年修建这香堂的时候,是按照千人规格修建的,眼下院子里站了六七百人,倒是也不显得有多拥挤。

看看自己手上的手枪,再看看别人的冲锋枪,雷虎的手下不禁有些发虚,虽然都是枪不假,但两者之间的威力,却是天差地远了。

“妈的,这些老家伙一个比一个狡猾,敢情都留着后手呢?”躲在一旁看着热闹的叶天,忍不住撇了撇嘴。

早在雷虎的人出来之时,叶天就感应到了,在这香堂周围,还有数百个气血旺盛的汉子,只是当时叶天不知道他们是谁的人。

眼下图穷匕见,两边均是揭开了底牌,而从牌面上来看,到底姜是老的辣,李松秋和杜飞这方面,已经稳稳的占据了胜势。

“原来你们早有预谋啊?”见到这种情形,雷虎的面色阴沉的几乎能滴下水来,他知道自己低估了李松秋这只老狐狸。

李松秋叹了口气,说道:“虎子,你也是李叔看着长大的,把人叫回去,你和老雷安安静静的去过下半辈子吧!”

“不可能,我们雷家为洪门出生入死,你一句话就想将雷家赶出洪门吗?”

筹划多时的行动,到现在反而变得处处受制于人,雷虎的情绪已经变得有些不稳定了,“我雷虎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你们都不肯支持我上位?”

李松秋有些怜悯的看着雷虎,轻声说道:“你私心太重,洪门交给你,会万劫不复的!”

“胡说,你胡说,洪门原本就是我们雷家的!”雷虎大声咆哮了起来。

在他内心深处,当年杜飞父亲去世后,上位的人就应该是他的父亲雷震岳,而不是面前的李松秋,此时雷虎只不过是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而已。

“我说,只是开了个香堂而已,至于这么麻烦吗?”在场内只有雷虎和李松秋的对话声中,叶天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雷虎,宋家和洪门合作了数十年,你们父子为了自己的私欲,设计骗取宋氏资产,你们的行为,还像是洪门中人吗?”

“什么?竟然有这种事?”

“雷虎这人还真是利益熏心,居然能做出这种事来?”

场内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叶天所说的这件事,不过洪门一向和宋氏交好,听闻到这个消息后,几乎所有人看向雷虎的目光,都充满了鄙夷和不屑。

“妈的,都是你这个臭小子,老子我杀了你!”

感受着众人的目光,雷虎恨不得有个地缝能让他钻进去,不过当他抬眼看到出现在自己身前十多米处的叶天,满腔怒火顿时爆发出来了。

此时怒火已经冲昏了他的头脑,劈手从彭文光手上抢下了一把手枪,雷虎将枪口对准了叶天。

---

PS:第四更,感谢千叶焚城、欧阳睿军还有xjbq和吾爱堂等众多朋友的打赏,谢谢朋友们对相师的支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天才相师请大家收藏:()天才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