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1章 开香堂

“豆汁油条,早茶点心!”

唐人街的一家中餐馆门口,摆着辆推车,上面放满了各种小吃早点,年轻的伙计在卖力的叫喊着。

“来两根油条,嗯,豆汁也来一碗。”过往准备上班的人,时不时会驻足买上一份早点,唐人街的早上热闹而有序。

这种情形即使在国内都很少见了,如果是早年在国内生活过的人来到这里,一准会认为自己来到了数十年前的老北京了呢。

不过和往日不同的是,唐人街的很多店铺,都被打扫的干干净净,有些地方甚至被粉刷过了,一般这样的情形只会发生在过年的时候。

而且除了那些往日经常会出现在唐人街中的熟面孔之外,在这里还出现了许多生面孔和警车,在热闹的表象之外,还有那么一丝紧张的气氛。

“汤姆,你那边怎么样?有什么状况没有?”一辆警车里,一个看上去有些稚嫩的警察在打量着车外走动的人。

“理查森,我这边很好,全部都是中国人,他们要干什么啊?”在一处中餐馆里,一个正喝着豆汁的白人,低声回着话。

“别管那么多,这些中国人在搞什么聚会,他们不敢乱来的!”

说话的是个黑人老警察,他在旧金山当差已经三十多年了,自然有很多打探消息的地方,对面前的情形一点都不担心。

在这个普通的清晨,位于美国旧金山市的警察,却是如临大敌一般,所有的休假都被取消了,无数或者穿着警服或者身着便衣的警察们,穿梭在唐人街之中。

对于洪门,这些警察可谓是又怕又恨,洪门内部组织之严密,让他们这近一个世纪来,都像是老鼠咬乌龟,无从下口。

虽然有心将这个美国最大的华人帮派铲除掉,但是一个世纪的发展和渗透,洪门早已遍及到旧金山这座城市的方方面面。

早在十年之前,洪门就开始有意识往政坛发展,华人之中出现的数位在美国身居高位的人,其身后或多或少都能发现洪门的影子。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包括旧金山政府,都默许了洪门的存在,当然,在美国政府的名单上,洪门还是属于那种不安定因素的。

“大哥,这些条子们又来站岗了。”

在唐人街热闹的街道上,除了那些美国警察之外,还多出了许多精壮汉子,这次洪门大开香堂,也要防备敌对势力前来捣乱的。

“有什么稀罕的?隔几年就能见一次,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小心越南帮和墨西哥的那些杂碎们。”

一个长相彪悍的中年人,不屑的冲着不远处的警察吐了个烟圈,其实在旧金山,黑帮和警察相互之间都是有默契的,越是像今儿这般情形,越是不会发生冲突。

“大哥,我听说那位“大”字辈的的宿老,已经活了一百多岁了,长得像神仙一样,可……可是他都这么大了,干嘛还要加入洪门啊?”

这几日关于叶天的事情,在洪门内部也是被传的沸沸扬扬,很多洪门弟子甚至都搞不清叶天到底有多大,下意识的就把叶天的年龄和辈分给联系了起来。

“你知道个屁,一百多岁的那是叶爷的师父,咱们洪门早年的大佬,杜月笙你知道不?当年就是杜月笙,见了叶爷的师父也要磕头行礼!”

中年人没好气的啐了一口自己的小弟,他多少能接触到几个真正的大佬,这消息的来源自然也更加真实一些。

此次洪门大开香堂,规模甚至胜过了九二年那次的恳亲大会。

各地来参加叶天入门仪式的大佬足足有一百多人,再加上其随从保镖,足足有上千人之多。

这么多在美国相关部门都挂上号的人,突然出现在了这里,也由不得当地政府不紧张,他们甚至在外围布置了机动部队,专门用来处理突发事件。

对于美国警察的这些举动,洪门中人早就习以为常了,在进入洪门核心地带的路上,均是插上了各种旗帜,用以来迎接各路大佬的到来。

一辆辆豪华的轿车鱼贯从唐人街后面驶入进去,不时还有人打开车窗对着外面拍照的警察挥手示意。

不过这些人并没有在美国犯法,在美国也没有任何的案底,是以这些警察恨得牙痒之余,却是无可奈何。

-------

洪门香堂,往日这个只是在祭祀或者广收弟子的时候才会用到的地方,今日被打扫的干干净净。

香堂外那占地足有近千平方米的院子里,整整齐齐摆着上百把椅子,每个椅子上均贴有个写着姓名的小纸片,用以来区分座次。

由于此次开香堂只为叶天一人,又有上百位来自世界各地的大佬观礼,所以香堂也被设在了门外,一个巨大的供桌上,供奉着数十个牌位。

摆在最高和最显眼位置上的,是洪门始祖:洪英、傅清主、顾炎武、黄梨洲、王夫之这五个人,他们均是明末清初的反清领袖。

第二排则是文宗史可法、武宗郑成功、宣宗陈近南、达宗万云龙、威宗苏洪光。

下面还有前五祖:蔡德忠、方大洪、马超兴、胡德帝、李式开等人,这些人的形象,在前不久还曾经出现在了一部影视作品之中。

另外这些还有洪门中五祖、后五祖、五义、五杰、三英、二师等洪门先辈的牌位,依次被供奉在供桌之上。

在这些牌位前面,还摆着各种祭祀的牛羊鸡鸭,不过却是没有猪,这是因为洪门创立之初是为了反清复明,明乃朱家王朝,自然是要避讳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来参加此次香堂仪式的各地大佬,鱼贯进入到了院子里,在那些穿着对襟短打服饰洪门弟子的带领下,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最先进入到院子里的大佬,都是来自各地观礼的人,而洪门总堂的人,在他们进入之后,才出现在院门处。

“贤牌八爷到!”

“银凤七姐到!”

“花官六爷到!”

“管事五爷到!”

“金凤四姐到!”

“当家三爷到!”

“圣贤二爷到!”

“刑副大爷到!”

随着一连串的喊声,八个年龄不一的男女走进了院子,这是洪门外八堂的负责人,每个人都负责一摊子事物。

像是刑副大爷,管的是领兵作战,圣贤二爷则是军师的角色,专门给大爷出谋划策,当家三爷负责的是财务、粮饷,余下的人也是各司其职。

等到这些外堂大佬就座之后,喊声又响了起来,这次进来的就是洪门内堂大佬了,第一个喊进的名字,就是刑堂雷虎。

和电视中所演的差不多,这身份最高的总是要最后一个出场,刑堂在洪门内八堂排在最后一位,自然的第一个出场了。

雷虎的脸色有些难看,身边跟着彭文光,进来之后有些心不在焉的拱手和早已落座的那些人打着招呼,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第二个进来的是礼堂大爷,也被称之为尚书大爷,后面的则是执堂、管堂、陪堂三位大佬,在他们身后进来的,正是坐堂杜飞了。

很显然杜飞的人缘要比雷虎好了很多,他一进入到院子里,各地大佬纷纷站起身与其打起了招呼,他们中间有很多人是从总堂出去的,还念着老龙头的好处。

“中堂大爷到!”

在杜飞后面出现的,也是叶天的老熟人,拄着拐杖的唐文远,一进入院子里后,整个院子顿时沸腾了起来。

中堂也叫做盟证,是开香堂时的盟誓人,一般都是洪门客卿担任这个职务的。

唐文远是华人商界的领袖,又和洪门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在九二年的洪门恳亲大会上,他就被推选为了中堂大爷。

由于唐文远的特殊身份和雄厚财力,在座的这些各地的洪门大佬,倒是有一多半都受过他的恩惠,所以唐文远进得门来,到处都充斥着问好声。

“有请圣堂大爷!”随着唐文远的落座,后面的一声喊,却是让全场寂静了下来,纷纷扭头向院门处望去。

圣堂大爷也就是香主,开香堂的主祭者,在帮中地位崇高却没有什么实权,只是这一任香主不同,因为他是由龙头兼任的。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所有人都想知道,卧床已经三年多的现任洪门龙头,是否能出现在这个香堂仪式上?

随着喊声,一个轮椅出现在了院子门口,轮椅上坐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这大热的天,他的腿上还盖着一条厚厚的毛毯。

“是会长!”

“龙头,是龙头!”

“迎接龙头大哥!”

此人的出现,让整个香堂会场再一次沸腾了起来,所有人都自发的站起身鼓起掌来。

虽然久已不管帮中事物,但这一任会长也是当年跟随杜飞父亲打天下的人,声望之高犹在雷震岳之上。

“真是英雄陌路,美人迟暮啊!”站在香堂外面的叶天,看着进入到院中的老人,心底不由感慨万千。

---

PS:三更送上,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都投出来吧!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天才相师请大家收藏:()天才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