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4章 大婚(上)

在瑞士银行办理业务,也是分为好几个等级的,有些业务不仅需要你有庞大的资金,还需要另外一个东西,诸如身份。

就像是国际上一些限量版的名车,不是你有钱就能买得到的,没有相匹配的社会地位,再多的钱也无法订购那些相争身份的奢侈品。

所以宋薇兰在见到这把钥匙之后才会如此震惊,因为以她的身家财富,都无法获得这种等级的钥匙,更不要说最远只去过缅甸的儿子了。

“拿着这钥匙,就能打开保险柜?可……我连这是哪个银行的都不知道呢?”

总算搞懂了这是个什么东西,但叶天还是一脑袋雾水,在他的印象里,去银行取钱似乎要存折证明之类的东西,可是他什么都没有,只有这一把钥匙啊。

“这是瑞士中央银行制作的,保险柜也是在中央银行里面。”

宋薇兰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儿子,手里拿着这么珍贵的东西,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看着儿子那迷糊的样子,宋薇兰解释道:“你拿着这钥匙去到银行,自然有专人接待,什么文件都不需要出具,这把钥匙就是最好的证明。”

出于最高等级的保密措施,这些保险柜和钥匙一经打制出来,所有的资料都要被销毁掉,宋薇兰能看到那张照片,也是那个老安全员私留下来的。

除了钥匙的资料外,银行里为了怕顾客资料被人为泄露,在和客户进行沟通后,这第一批3S级别的客户,全部都没有留底存根。

换句话说,银行是只认钥匙不认人,甭管谁拿着钥匙进入银行,都可以顺利的打开保险柜。

至于钥匙的持有者是否能保管好,那就不是银行所考虑的事情了,这么贵重的东西都能遗失掉,那也怪不得旁人的。

“叶天,你还没和妈说,这东西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

这世上能让宋薇兰感到好奇的事情并不多,而这把钥匙显然就能勾起她的好奇心来。

“我说从别人手里抢来的,您信吗?”

叶天苦笑了一声,说道:“等和清雅结婚之后,咱们一起去瑞士一趟,到时候见了那保险柜里的东西,您就知道这钥匙是从哪里得来的了。”

想到被北宫英雄销毁掉的文件和那装甲车里的密码箱,叶天不禁感到一阵肉痛,这只是把钥匙就有如此大的来头,那密码箱和文件想必更加值钱了。

只是文件早已化作飞灰,密码箱即使没损坏,也都被化成铁水的装甲车烧铸在一起了,那些东西背后所代表着的财富,将永远无法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了。

“你这孩子,以后别再干这些危险的事情了。”

宋薇兰虽然知道叶天在缅甸得到一笔黄金财富,但并不知道细节,现在见到这把钥匙,她顿时想到了其中的风险,忍不住叮嘱了儿子一番。

“我知道,您放心吧,这次出去要尽快回来啊!”

叶天点了点头,和母亲相处了半年多,他越来越享受这种有母爱的生活了,即使被母亲拎着耳朵训斥,那何尝又不是一种幸福呢?

两日之后,宋薇兰带着安娜离开京城去了美国,而叶天也开始忙碌了起来。

先是于清雅请了假,两人飞到马尔代夫的海边,去拍了一组婚纱照,然后又去领了结婚证,从法律上来说,二人已经算是真正的夫妻了。

做完这些事情后,倒是没有叶天和于清雅什么事情了,剩下的都由叶东平那他的几个姑姑去操办,叶天则是带着于清雅去了茅山拜祭师父。

于清雅请的是半年长假,叶天干脆就和她在道观中住了下来,这一住就是两个多月的时间,要不是叶东平连连电话催促,叶天还想多陪伴师父一段时日。

等到二人再次回到京城的时候,已经是11月底了,不过让叶天有些心急的是,母亲竟然还没有从美国回来。

如果不是可以通过电话联系到宋薇兰,叶天甚至都有前往美国的心思了,一来他担心母亲的安危,二来他也不想让自己的婚礼留下遗憾。

好在到了11月中的时候,宋薇兰终于风尘仆仆的赶到了京城的家中,这也让叶天放下心来。

叶天带着周啸天开了两辆车,才算是把宋薇兰托运来的行李都拉回到了家中,安顿下来后,叶天忍不住埋怨道:“您再不回来,我都要去美国找您了!”

“妈可是为了你给定制这身西服和清雅的婚纱,才晚到了几天,你摆那副模样干什么呢?”

感受着儿子心中的那份眷恋,宋薇兰心中升起一股暖意,从脖子上拿下那枚大齐通宝,说道:“这东西还给你,妈可一直带着的啊。”

“回头我再找个好物件给您。”

这枚铜钱是李善元留下的,属于门派中的法器,叶天却是不好将它送给母亲,伸手接了过来。

“您这次去美国事情没办好?”

看着母亲脸上的疲色,叶天有些心疼,一个女人能创下如此大的事业,可想而知她付出了多少心血。

“没事,等你结完婚,妈还要再去一趟。”

宋薇兰摇了摇头,不怎么想提起生意的事,往外推了一把叶天,说道:“你和清雅去把西服和婚纱换上,让妈好好看看!”

--------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在度过一个千禧之年的狂欢夜晚后,2000年的元旦终于如期到来。

原本按照宋薇兰的意思,是在五星级酒店摆下婚宴的。

但是叶天并不想大肆操办,而且他也很怀念当初农村在家中摆喜宴的热闹,在他的坚持下,最终是决定在老四合院中摆上六桌酒席,取个六六大顺的吉义。

对于叶天的这个建议,于浩然也点头同意了,虽然这女嫁的不是很风光,但是叶天同意婚宴结束后再去上海摆酒,他这老丈人自然是没什么话说了。

一大清早,叶家老宅子的四合院就充满了喜气,在四合院的大门上贴满了喜字,连围墙都修缮一新,每隔几米的地方都挂着一个红灯笼。

叶天带着徒弟一早就开车去到京郊的一个别墅小区,这里是于浩然在京城的居所,此时就用来做娘家了。

接亲当然也没少受到卫蓉蓉和从东北赶来的胡小仙的刁难,5888的红包递出去,才算是将于清雅给接了过来。

车子开到四合院路口的时候,震天的鞭炮顿时响了起来,穿着一身笔挺西装的叶天和于清雅走下车子,引来了一群半大小子的起哄声。

被众人拥簇着进入到了四合院,在布置一新的四合院中院,挂起了一个上面绣着鸳鸯图案的大红绸缎作为布帘,在前面还摆有一张放满了糖果的桌子,桌子两侧各放一把八仙椅。

叶天的这次婚礼,并没有宣扬出去。

能站在这个四合院里的,除了他的两位师兄和一起赶来的南淮瑾师徒外,就只有像卫红军这样的老朋友了,叶天甚至连唐文远都没有邀请。

另外在亲戚一方,只有叶天的三个姑姑,而宋薇兰那边,则是叶天的小姨宋樱兰出席的。

其实原本宋之健想来参加这个婚礼的,但是被宋薇兰给拒绝了,当年他可是极力反对自己和叶东平的婚事,宋薇兰可不想让自己大哥再搅了儿子的婚礼。

另外场内的客人还有从东北赶来的胡鸿德,有从江南来的封况一家三口,都是叶天非常亲近的人,倒是省却了一般结婚要在门口迎客的麻烦。

吉时是由苟心家定的,在中午11点30分整,这会还有一个多小时,倒是不急着进行仪式,一家人都坐在院子里聊着天。

叶天本就是奇门中人,并不看重那些繁文琐礼,自然也不会去搞什么红头盖那一类的事情,于清雅就大大方方的坐在他的身边。

“叶天,我把那株参王给挖出来了,就当是送你的结婚礼物吧!”胡鸿德走到叶天身边,将一个红色的锦盒递了过来。

“老胡,谢谢你了,这可是好东西啊!”

叶天打开锦盒,顿时一股浓郁的药香味传了出来,在盒子里放着一株参须纠缠,根茎足有三十公分的人参,看年份最少也要在五百年之上的。

想到还藏在长白山中的黑蛟,叶天有些怀念的说道:“老胡,等有空暇了,我和你再去趟长白山,那里面的好东西可是不少。”

“得了吧,你要去了还不像是鬼子进村,什么好东西都留不下。”胡鸿德撇了撇嘴,一点面子都没给叶天留,引得众人哄堂大笑起来。

笑声过后,苟心家走到叶天身边,从袖袍里拿出了一卷东西,递给叶天说得:“叶师弟,大师兄我可是穷人,这卷手札就当是我和淮瑾老弟送你的吧。”

“哦,这是什么?”

叶天接过那个卷轴,看其装裱却不像是老物件,随手打开之后,却是大吃了一惊,“大师兄,南师兄,这……这东西可太珍贵了!”

---

PS:前面还有一章,求保底月票啊!!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天才相师请大家收藏:()天才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