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 凶卦【求推荐票】

坎者,险也,陷也,习坎者,通险也。

九二失正,初六则处重险之下,阴柔失正,又无上应,在险的最底层,无法脱身,为大凶之兆。

吉老大研习祖传占卜之术逾三十载,只占得一次这种凶卦,就是在一九八三年的严打前夕。

那会的吉老大,已经控制住了南昌火车站这个交通枢纽所在,每日里仅是那些扒手所上供的钱就有上千块之多。

要知道,那可是在物资匮乏的八三年啊,那会的人均工资不过几十块钱,一千块钱比现在的一万还要值钱,吉老大正是春风得意之时。

思付良久之后,终究是谨小慎微的性子救了吉老大,他把当时手下的八大金刚全给召集了起来,买了诸多的生活物资,一车将几人拉到了一处偏远山村。

就在吉老大离开了一个星期后,轰轰烈烈的全国性严打开始了,一时间看守所人满为患,那些小偷小摸的蟊贼纷纷落网。

俗话说乱世用重典,在当时社会治安极其恶劣的情况下,量刑也是加重了许多,原本和吉老大地位相当的一些黑道大佬们,全都被一颗子弹送去见马克思了。

得知这个消息后的吉老大庆幸不已,为了保险起见,他一直在那偏远山村呆到八五年,才带着那些骨干手下重返城市。

那时风头已经过去了,加上众多老大被抓,赣省黑道几乎就是一片空白了,连火车站那样的贼家必争之地,都没有势力涉入其中。

可以说是两年前的那次严打成就了吉老大在赣省黑道的地位,回到城市的他迅速的掌控了一些要害地带,并且发展手下,很快就成了赣省一霸。

只不过吉老大是个聪明人,他知道树大招风的道理,在那些被抓的老大们纷纷出狱之后,吉老大将许多地盘都给让了出来,组建了“千门”。

在吉老大想来,骗和偷抢不一样,这是一门讲究技术的行当。

首先,如果证据不足的话,很难对骗子定罪,再者即使定罪了,诈骗判刑的期限也不是很重,从偏门各个门道而言,骗术是风险最小而回报最大的一门营生。

靠着以前的那些班底,吉老大这些年混的不说是风生水起,但也是赣省黑道上最神秘也难招惹的大佬之一。

期间吉老大将业务发展到了全国各地,虽然也遇到过一些麻烦,但是都被吉老大给化解了,实在化解不了的,他就会像上次那样一走了之,跑到国外躲避一段时间。

这种缩头乌龟的方式虽然有些难看,但着实让吉老大逃过几次劫难,所以他对于占卜所显示的卦象,向来都是深信不疑的。

而门口所挂的那个风水葫芦,是吉老大当年从广东南华寺重金求来的,据说是经过两代高僧加持,功能护法除煞,是件不可多得的法器。

可是眼下不但卦象大凶,就连风水葫芦也无缘无故的从门上掉落,这让吉老大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起来,

“大哥,怎么了?”见到吉老大面色大变,一边的林宣佑开口问道。

“大凶之卦,不行,宣佑,走,连夜回越南!”吉老大对于占卜的结果是深信不疑的,否则他早就被政府拉去打靶了,哪里还能活到今天?

这一个凶卦和风水葫芦的掉落,使得吉老大马上做出了决断。

“现在去越南?”

林宣佑闻言愣了一下,继而委婉的说道:“大哥,咱们这地方的机场可没有直飞越南的班级,而且就算是去上海,也要等到明儿晚上,现在就走,是不是太早了点啊?”

马上就临近过年了,林宣佑虽然是孤儿,但是也在赣省养了好几个女人,这次回来他连一个还都没见到呢。

想着和自己勾搭了两年的吉老大那个热情似火的情妇,再回去面对那些如同木头一般的越南女人,林宣佑却是不太乐意。

林宣佑知道吉老大担心什么,当下又说道:“大哥,今时不同往日了,兄弟们都用上了喷子,就算京城那人找上来,咱们也不用怕他的。”

在五年前的时候,吉老大在境外认识了一个毒贩,通过那人供货,吉老大间接的控制了一个县城的毒品货源。

这个不比千门中的生意,可是掉脑袋的行当,虽然吉老大在幕后藏的极深,自信警方摸不到他的头上,但还是给几个手下都装备的枪械。

“这个……”

吉老大闻言有些犹豫了,他本来也是快六十岁的人了,加上晚上又和那女人大战了一场,消耗了不少的体力。

刚刚又狠狠的虐了一把刘老二,兴奋劲正好也要过去了,这会的吉老大也是感到有些疲惫不堪晕晕欲睡了。

见到吉老大有些意动,林宣佑连忙趁热打铁的说道:“大哥,咱们买这别墅的时候,刘老二和包风凌已经在京城了,他们绝对不会知道这里的,咱们躲在这儿,就是神仙也找不到!”

沉吟了好一会,吉老大终于点了点头,说道:“好吧,那咱们就先住在这里,明年叫人出去打听下,看看有什么北方道上的人过来没有?”

何止林宣佑不愿意去越南?就是吉老大自己也不乐意去那地方,而且林宣佑说的确实在理,自己这别墅里就藏了十多把枪,只要不是军队前来围剿,吉老大谁都不怕。

不过这大凶之卦让吉老大心里还是有些不落实,想了一下之后,又重新回到了地下室中,取来四把手枪和八个弹夹,分别交给了林宣佑等人。

“宣佑,你带着他们守好了,今儿都把眼睛给老子瞪大点。”

交代了一番林宣佑,吉老大这才返身去二楼睡觉了,不过心头的那一丝阴影怎么都挥之不去,足足过了两个多小时才沉沉睡去。

“大虎,二牛,你们两个去前后院的门口守着,都别睡觉了。”

林宣佑对吉老大的安排虽然很不满,但是也不敢怠慢,地下室里就有那么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存在,林宣佑可不想让自己变成那木桩上的人。

安排好人守夜之后,林宣佑就跑到一楼房间去打电话了,明儿再能劝说吉老大留下的话,他白天就可以抽个时间去和那骚娘们幽会一番了。

----

就在吉老大去到别墅的当口,叶天也结束了占卜,敲响了周啸天所住的房间。

“师父,怎么样?找到那王八蛋没有?”

经过苟心家的推测,吉老大十有八九就是当年周氏的旁系子弟,想着祖辈蒙羞,周啸天对吉老大的恨意甚至比叶天还要强烈几分。

“大致方位推演出来了,不过卦象有些散,我怕他连夜逃脱,今儿就辛苦一趟,把这事儿给解决了吧。”

叶天的脸上也显露出一丝疲惫的神态,他没有任何吉老大的详尽资料,完全是凭着包风凌的讲诉去推演,这对心神的消耗是非常大的。

“叶……叶爷,就……就您二位?”听到叶天的话后,蜷缩在房间床上的包风凌大吃了一惊,连忙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此时包风凌已经和叶天是一根线上的蚂蚱了,如果叶天栽在了吉老大的手上,那他也将会小命不保。

“叶爷,我……我看您那京城武馆里的好手不少,要不再等上两天调集好人手,咱们再去找吉老大怎么样?”

对于吉老大那凶残的性格,跟随他多年的包风凌和刘老二都是知之甚深,也知道吉老大手下几个打手都配备了枪械。

要说对叶天的手段,包风凌只是畏惧,但是一想到吉老大那个变态,他骨子里都往外散发着寒意。

“对付这么个奇门败类,还用召集人手?”

叶天闻言笑了起来,说道:“你小子要是害怕的话,就在这里睡觉好了,明儿一早我们就能回来!”

“我……我……”包风凌嘴唇蠕动了半天,到底是没敢说出和叶天一起前往的话来。

“别我了,你小子就留在这里吧,”叶天笑着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周啸天身上那白色的运动服,说道:“啸天,换身黑色的衣服。”

这月黑风高夜,正是杀人时,不过事情总归要干的专业一点吧,一身白衣服未必太惹眼了一点。

等周啸天换好衣服,师徒二人走出宾馆的时候,正是晚上九点多钟,打了一辆出租车,两人直奔南昌而去。

不过就在叶天二人离开后的十分钟,包风凌鬼鬼祟祟的也从宾馆里溜了出来,万一这俩人栽了,他留在宾馆不是等着被抓啊?

丰城距离南昌还有六七十公里的距离,加之前些天刚下过雪,车子开的并不快,到了深夜十一点的时候,才来到了市区。

在车子从一座跨江大桥上驶下去后,叶天叫停了出租车。

“应该在那个位置,咱们顺着江边过去。”

支付了车钱,叶天带着周啸天走到江边,这一月的深夜,路上行人已经非常少了,他们如果大模大样的走在马路上,未免太过于惹眼了。

---

PS:第三更,为逍遥盟主的加更,熬到这会才写出来,也不好意思单章了,大家的月票推荐票多支援咱几张吧!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天才相师请大家收藏:()天才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