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 占了便宜还卖乖

对付安娜这样的人,叶天根本就没有必要动用术法,单是他身上的那股子杀气,就如同三九天中的刺骨寒风,向安娜扑面而去。

杀气不等同于煞气,这是五感以外的第六感,也就说不是通过耳朵,鼻子,眼睛等来察觉对方所散发出来的一种信号,这种信号可以解释为“杀气”。

就像是古代行军兵营之中,那些身经百战的老兵们,身上就自然而然的带有一种杀气,杜甫曾经有诗“孤云随杀气,飞鸟避辕门”,就很形象的形容了什么叫做杀气。

只是人常久的脱离自然,这种感觉慢慢弱化,但是没有消失。

比如说那些战场上的老兵往往能感觉到对面是否有埋伏的敌人,或是那些一辈子都生活在森林里面打猎的猎人,这些长久穿越生死的人,能够慢慢的激发这种感觉。

安娜就是如此,在叶天腰板挺直的那一瞬间,她浑身的汗毛突然间就炸开了,一种惊秫的感觉从心头升起,仿佛面前站着的是一个待人而噬的猛兽一般。

那股无形的压力,让安娜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胸口在不断起伏着,后背的汗水顺着脊梁骨流淌了下去,面对着叶天,她甚至提不起一丝动手的勇气。

叶天的气势在不断提升着,强大的压力让安娜的背脊都有些弯曲了,额头的刘海都被汗水打湿掉了,心中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就算当年在西伯利亚训练营中面对那些教官的时候,安娜也没有这般不堪,心头那丝倔强让她拼命往上挺拔着身体,对抗着叶天那如同山一般的压力。

“行了,再硬撑下去你就要受伤了。”

看着这倔强的外国女孩,叶天心中也有些钦佩,如果换成另外一个习武之人,说不定早已被他逼的瘫软在地了。

要知道,叶天这股杀气,对普通人未必有作用,但对气机敏感有功夫在身的人,却是一种强大的震慑,这也是安娜苦不堪言的同时,叶东平和宋薇兰毫无察觉的原因。

说着话,叶天将气势一收,那股杀气突然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而正奋力相抗的安娜则是一头往前栽了过去。

“小心了!”

叶天伸出双手在安娜两肋之间扶了一下,入手那弹性极佳的感觉,让他如同触电般的收了回来,这目测还是出了差错了啊?

“你……你们这是干什么啊?”

旁边的叶东平和宋薇兰,对二人的举动看的是莫名其妙,不是说要比试下功夫的吗?怎么在那站了一会之后,安娜就往叶天怀里钻啊?

“主……主人,我……我不是他的对手!”

安娜此时的呼吸还没有平复,站稳了身体后,看向叶天的目光充满了惊恐,她没想到这个看上去一脸无害的年轻人,居然能那么大的杀气。

安娜手上也有人命,早在十二岁的时候,她在西伯利亚训练营中,就用牙刷捅死过一个想侵犯她的男学员。

在西伯利亚的六年之中,死在安娜手上的,最少也有七八个人,在同期的学员里更是有着毒寡妇的称号,形容她就像那剧毒无比的蜘蛛一般难以招惹。

正因为如此,安娜才能感觉得到杀气的存在,只是不管是她本人还是那个曾经参加过多次战争杀人如麻的教官,其身上的杀气都远远不如面对的这个年轻人。

“你们交过手了?”

宋薇兰看着浑身湿漉漉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的安娜,心中似乎有了一丝明悟,看来自己对儿子的了解,还是远远不够的。

“是的,主人,我面对他,甚至没有对战的勇气!”安娜的呼吸恢复了顺畅,但眼中却满是羞愧。

“呵呵,别说是你了,就是安德列维奇在中国,不也是铩羽而归了吗?”叶天摇着头笑了起来,这外国妞倒是很好强。

“安德列维奇?您说的是有北极熊之称的安德列维奇吗?”

安娜猛的抬头向叶天看去,虽然她进入训练营的时候安德列维奇已经不在了,但是关于他的传说,却是经常可以听闻。

传闻中的安德列维奇,在断水断粮的情况下,在沙漠中生存了四十天,并且孤身一人虐杀了一支阿富汗的特种部队,在那场战争中闯出了赫赫声名。

那些训练营中个个都不可一世的教官们,唯有提及安德列维奇,脸上才会露出尊敬的神色,这也让历届学员们牢牢记住了这个名字。

“北极熊?”叶天闻言愣了一下,继而笑了起来,“这外号倒是很贴切,那家伙长得的确像一头北极熊。”

安娜的性格很爽直,认识到自己和叶天之间的差距后,马上说道:“我不是您的对手,还请您指点!”

“女人的体质虽然不如男人,但是韧劲很强,回头你来找我,我给你一些呼吸吐纳的法子,能修复你体内的隐疾。”

叶天看向安娜,语言变得严厉了起来,“不过记住,我传你的东西,切不可外传!”

麻衣一脉择徒的标准非常严格,呼吸吐纳之法向来不会轻易传出,更不要说传给个老外了,如果不是看在安娜是母亲保镖的份上,叶天是绝对不会传给她的。

安娜点了点头,说道“是,我绝对不会传给别人的,可……可是我要不要拜师啊?”他认识不少洪门中人,知道这些中国人传授技艺,是要敬茶磕头的。

叶天连忙摆起了手,说道:“得了吧,我要是收个老外徒弟,师父会气得从坟里爬出来的。”

李善元这一声经历了不少中国近代的大事件,无论是对后面侵华的小日本,还是对之前的八国联军洋鬼子,那都是没有丝毫的好感。

所以叶天要真是敢收安娜做徒弟,老道指定会在阴曹地府大骂弟子不肖的,而且恐怕在苟心家这一关也过不去。

“好了,来,吃饭吧,饭菜都凉了。”

通过两人对话,宋薇兰总算是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儿子很厉害,虽然不知道原因,但这足以让当娘的满心欢喜了。

“好,吃饭!”

叶天点了点头,对安娜说道:“你也坐下一起吃吧,刚才你的消耗也不少,正需要补充呢。”

“这……”

安娜有些迟疑,不过当叶天眼睛一瞪,还是乖乖的走到餐桌前坐了下来,站在叶天面前,她有种在面对当年训练营教官一般的感觉。

安娜的举动,让坐在沙发上的宋薇兰有些发愣,他带了这丫头那么多年,都无法让安娜和自己一起同桌吃饭,叶天一句话,居然办到了。

宋薇兰心中一动,悄声在叶东平耳边说道:“东平,你……你说,给儿子找个外国媳妇怎么样啊?”

“成……成啊!”

妻子的亲昵,让叶东平有些意乱神迷,不过张口答应了之后,马上就反应了过来,连忙说道:“不行,那可不行,叶天可是有未婚妻的,那是我老朋友的女儿啊,这事绝对不行!”

宋薇兰白了叶东平一眼,说道:“我……我又没说让儿子明媒正娶,留下当小的不就行了?”

“这……这也行?”

叶东平有些傻眼,脑子顿时一片混乱,老婆这意思涵义很深啊?早知道自己这些年就先养个小的了,反正妻子是如此的通情达理。

“想什么呢?敢乱动心思,我这就回美国去!”宋薇兰嗔怒在叶东平额头上点了一记,站起身去陪儿子吃饭了。

要说女人最不可理喻的地方,就是宋薇兰的这种心态了,当母亲的十个里面有八个希望儿子妻妾成群儿孙满堂的,但放在自己身上,一定却是要老公守身如玉。

“这……这肯定是自己的亲妈!”

叶天是什么耳力,宋薇兰和叶东平的对话声音虽然很小,但一字不漏的都被他听到了耳朵里,心中苦笑之余,只能低头扒饭了。

这一家团聚之后的第一顿饭,就在宋薇兰那不时有些暧昧的笑容中过去了,好在刚吃完饭,宋浩天竟然来了,倒是省去了叶天的尴尬。

“我帮你那么大个忙,你事后好歹也给老头子我打个电话啊?”见到叶天也在这里,宋浩天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这臭小子除了在缅甸向自己发了一通火,后面就再无消息了,害的自己担心的他的安危,打听了半天才知道他居然在港岛逍遥快活呢。

“哎,我说,我和您没关系啊,是您答应我大师兄的,甭想我领这个情!”

叶天根本就搭理宋浩天的话茬,没好气的说道:“再说了,那十五吨黄金最少能值十二三亿吧?您只给了十亿,算起来我还吃亏了呢!”

“你……你小子占了便宜还卖乖?”

宋浩天被叶天的话给气得差点打了个踉跄,天知道他是卖了多大的人情才把那笔黄金从缅甸给运出来的?到了叶天嘴里,居然还是他占了便宜?

叶天和父亲的对话,让宋薇兰有些莫名其妙,上前扶住了父亲,问道:“爸,什么十五吨黄金啊?”

---

PS:第二更,继续写第三更,今儿无论如何都写出来,推荐票,你们大胆的投,一定有第三更!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天才相师请大家收藏:()天才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