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 断臂

伏泽良的反应虽然很快,但加藤拓海的经验却是更加丰富,他自然知道长枪和武士刀这两种武器之间的差距,一刀劈出之后,身体有如附髓之蛆般的贴了上去,双手把持着的武士刀闪电般的劈出三刀。

“铛……铛铛!”

三声金铁交击的声音响过,两道人影骤然分开,伏泽良连连退后了七八步,直到后背碰到拳台四周的护绳才停了下来。

“受伤了?”

台下有眼尖的人发现,伏泽良的左手在不断颤抖着,左肩处的白色练功服已经被鲜血给染红了,很显然肩膀上被砍了一刀,只是伤势如何就只有伏泽良自己才知晓了。

“丢人现眼,竟然还练的是岳家枪,岳飞要是还活着,能被他给气死!”

看到方才的交手,胡鸿德忍不住冷哼了一声,一枪在手居然被人给逼得连身体都护不周全,简直就是练枪之人的耻辱。

要知道,枪有百兵之王的美称,两军对阵最管用就是枪,刀棍还算不上。

枪若是使得好的,就如同有生命一般,马踏连营之时,“枪似游龙”,一条丈长大枪把人马团团护住,枪头寒光到处,鬼哭狼嚎,大将百战百胜,靠的就是一把横扫千军的大枪,更是改朝换代、扫荡乾坤的神器,非刀、棍可比。

可是这把精钢打制的中平枪拿在伏泽良手中,却是变得软弱无力,连门户都守不住,看的胡鸿德就差没破口大骂起来。

坐在一旁的祝维风,此时脸色也极为难看,刚才派出的神腿张三被安德列维奇活生生的撕裂,眼下冷兵器对决中,这才一个照面,伏泽良又是受了伤,他真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如何应对了。

派伏泽良上场,祝维风其实也是迫于无奈,因为现在江湖中练拳脚的人或许还有很多,但习练兵器的,却是少之又少,主要是因为兵器被国家列为管制刀具,出门无法随身携带,所以相应练习的人也就少了许多。

“你……功夫的不行,当年我师父曾经砍下你们中国人的一条胳膊,现在……我也会效法师父,只要你一只胳膊,不会要你性命的!”

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台上的两人分开之后,加藤拓海没有急于进攻,竟然一脸狂傲的用有些生涩的中国话,对着伏泽良挑衅了起来,并且将手中的武士刀收入到鞘中,极尽轻蔑之举。

“他师父是谁?”

台下的叶天听到加藤拓海的话之后,眉头不由皱了起来,自从知道大师兄的手臂是被日本人砍断的之后,叶天对使用武士刀的日本人就愈发敏感。

“我不知道他的师父是谁。”祝维风摇头说道:“我只知道他出身日本一家剑道会社,原本也是日本很有名的剑道名家,却不知道好端端的为何会突然进入了黑拳组织?”

在日本,刀法剑术统一被称之为剑道,剑道在日本源远流长,修习剑道的人地位极高,加藤拓海放弃了日后有可能进军剑道宗师的机会,毅然投入到这种无规则对战组织中,的确是令人费解。

由于加藤拓海是在前天的时候,在一家日本机构的介绍下自动要求参与在中国境内组织的黑拳比赛的,由于时间很紧,祝维风只是通过日本的朋友了解到加藤拓海大概的一些情况,还真是不知道他师从何人。

“他以前出身的剑道会社叫什么名字?”叶天扭脸看向祝维风,说道:“祝总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叶天话中的嘲讽意味有些明显,一旁的莎莎听着都撅起了嘴,不过祝维风却是苦笑了起来,他知道自己这次接连引进两个外国拳手却都没摸清对方的底细,确实给人一种不靠谱的感觉。

“叶天,这个我倒是知道,好像叫什么北宫会社吧,他修习的是北宫一刀流的刀法,在日本也算是颇有名气!”

加藤拓海在日本无规则对战大赛中初出道的时候,就夺得冷兵器之王的称号,后来更是远赴韩国,十天内连胜二十场,是以对他浮于表面的一些资料,祝维风还是知道的。

“北宫一刀流?”叶天闻言一愣,继而脸上露出笑容,“这个世界还真是小啊,居然被我碰到了两次北宫家族的人?”

“怎么?叶天你认识?”看着叶天脸上和煦的笑容,祝维风心中不由一紧,如果叶天和擂台上这个人有些渊源,那他岂不是一会无法请得胡鸿德再次上场对战加藤拓海了?

“我不认识他,我认识他师父……”

叶天脸上的笑容可是发自内心的,能被这个加藤拓海引以为豪并且挂在嘴上的战绩,想必只有北宫英雄当年一刀斩断苟心家手臂的那件往事了,眼下见不到正主,向加藤拓海收取点利息倒是也不错。

“妈了巴子,这谁教出来的徒弟,什么玩意啊?”

就在祝维风心中暗自叫苦的时候,台上的对决又开始了,而胡鸿德看到伏泽良耍出的一个枪花后,忍不住站起身大声骂了起来,引得周围众人纷纷将目光投了过来。

刚才分开的时候,伏泽良和加藤拓海已经拉开了七八米的距离,按理说这么大的距离,足可以使他完全发挥出枪的特点,制敌于三米之外。

真正的枪法高手,进攻时讲究的是一招破敌,一枪扎出去,万朵梅花,先把敌人胸口的护心镜打碎,再往里钻,枪花朵朵,朵朵都致命,不知该挡哪个,拳经上讲“棍怕点头枪怕圆”,说的就是大枪一但抖起来,枪头乱摆,神仙都难防。

可是伏泽良偏偏用的是把钢枪,柔韧性极差,刚才抖了个枪花,别说万朵梅花了,就他娘的连三朵梅花都没抖弄出来,被加藤拓海用已经入了鞘的刀鞘一格挡,那重达数十斤的枪身居然一歪。

看到这里,叶天叹了口气,说道:“祝总,这样的拳手,以后就不要让他们上台了,丢的可是中国人的脸!”

随着叶天的话声,加藤拓海握在刀柄上的右手,猛地往外一抽,那锋利的武士刀脱鞘而出,顺着枪身就滑了下去,一阵刺耳难听的金属摩擦声传遍了场内。

从格挡开伏泽良的枪到武士刀出鞘,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的,那金属摩擦声刚刚通过擂台上的音响传出之后,一声惨呼也随之响起。

练了几天岳家枪的伏泽良根本就没想到,自己重达数十斤的钢枪竟然会被对方挡开,这一愣神还没反应过来的功夫,只感觉面前寒光一闪,右手传来一阵剧痛。

低头一看,伏泽良这才发现,自己右手的五根手指,除了大拇指还在之外,其余四根手指已然是齐根断去,当那股剧痛传到脑部神经之后,伏泽良手心的中平枪也“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不过伏泽良的噩梦还没有完结,就在他大声哀嚎全然忘了身边环境之时,方才刀锋斜掠削断伏泽良四根手指的武士刀,此时已经高高扬起,闪电般的对着伏泽良的右肩劈了下去。

“啊?!”

伏泽良的惨嚎声随着这一刀的落下嘎然而止,当手臂掉落在擂台上之时,伏泽良甚至还不敢置信的看了一眼,只是当肩膀处的鲜血犹如泉涌一般的喷出时,这哥们干脆两眼一闭,直接昏倒了过去。

“王八蛋!”看到这一幕,祝维风再也坐不住了,站起身重重的将手中的杯子摔在了地上。

在他的地下拳场,这三年中并没有多少冷兵器对决的场面,仅有的三五次,伏泽良也凭借武器的重量,把钢枪当成铁棍用,着实把对手给横扫了。

伏泽良在国外训练的都是潜伏和追踪技巧,练得也多是一招制敌的功夫,对冷兵器所知不多,原本还以为伏泽良的功夫有多高?所以即使没有比赛的时候,祝维风也是用大价钱把伏泽良给养了起来。

可是今儿这一战,刚刚几个照面下来,伏泽良居然就被这日本人砍断了手臂,典型的就是古话说的银枪蜡杆头,顿时把祝维风那白皙的脸色气的有些发紫。

“上去两个人,把这个丢人现眼的东西给我抬下来。”

摔了杯子之后,祝维风情绪也稳定了一些,接着说道:“送到医院去,尽量把他那胳膊给接上吧!”

不管怎么说,伏泽良都是他拳场的拳手,如果真是置之不理任其自生自灭的话,祝维风也怕寒了众人的心,日后再想招揽拳手,那肯定会难上加难了。

听到祝维风的话后,四五个人抬着担架冲上擂台,两个人将伏泽良抬了下去,另外几个人开始用清水冲洗起了地面,幸亏在擂台边上一道水槽,否则今儿光是血水都能流淌半个拳场了。

“岳家枪,不过如此尔,和我们大日本的剑道相比,根本就不堪一击!”

在清理拳台的时候,加藤拓海并没有下场,而是等众人下去之后,用脚重重的踩在了伏泽良的那把中平枪上!

---

PS:第一更,还差10张月票就爆了菊花关了啊,恩,我也就这点出息了,求月票,求推荐票,双榜垫底啊.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天才相师请大家收藏:()天才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