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 中平枪【求推荐票】

见到叶天要走,祝维风连忙站起身来,说道:“叶天,还是等会再走吧,回头你把账号给我,我给你转一千万过去。”

“一千万?”

叶天闻言愣了一下,看到身旁的胡鸿德之后才反应了过来,摇了摇头说道:“那钱是老胡的,和我没关系,他也不用什么账号,明儿我带他开个账户再给你账号吧。”

胡鸿德和那死去的孟瞎子一样,都特别的喜欢现金,他在长白山深处的避难所里,同样藏匿了大量的现金和黄金,对于他们这些经历过战乱的人而言,最信任的还是黄金一类的硬通货。

“这个……”祝维风和叶天初次见面,关系并不是很深,叶天说出这话,他也不好再加挽留了,不过祝维风又想和叶天深交下去,当下看向了胡军。

胡军知道祝维风的意思,笑着说道:“叶天,等下还有一场兵器对决的比赛,你不留下看看?”

“兵器对决?那个叫做加藤拓海的日本人?他是什么来头?”

听胡军这么一说,叶天倒是想起了在资料最后一页见到的那个日本人,心中倒是有了点儿兴趣。

“维风,还是你来介绍吧,我对那人可不熟悉。”胡军摇了摇头看向祝维风,他只是这个拳场的股东而已,具体的经营却是不参与的,对这些拳手更是不熟悉。

“具体的信息我们也不是很了解,只知道他是最近几年在日本地下黑拳界崛起的,一手刀法十分的高明,本来我们并没有邀请他,只是有个相熟的日本社团出面,想让他与中国黑拳界交流一下,我也不好拒绝……”

祝维风苦笑着把加藤拓海的资料介绍了一下,他此刻才感觉到了自己和国际黑拳组织的差距,别的不说,就是情报上面已经差了很多,这让祝维风有点无地自容,毕竟他以前就是从事这方面工作的。

“那好吧,看完这一场再走。”

叶天无可无不可的点了点头,今儿已经见识了来自欧洲的搏杀技,再看看日本剑道也是无妨,或许从中能吸取一些有用的东西呢,中国过去之所以吃亏,就是吃亏在闭步自封上,总是以为自个儿是天下第一,却不知道世界上所发生的改变。

此时场内的观众,在主持人那如簧巧舌的解说下,情绪都已经渐渐平息了下来,虽然胡鸿德没有杀死安德列维奇,但毕竟打败了他,这让那位伪愤青们的心理也得到了一些安慰。

“下面的比赛,将是一场冷兵器的对决,对决双方分别为来自日本的加藤拓海和来自山西的伏良泽!

加藤拓海是日本黑拳组织冷兵器对战之王,至今有着不败的战绩,对战经验十分丰富,而伏泽良是岳家枪的传人,一手枪法使得出神入化。

他们二人的对决,想必会异常的精彩,下面让我们有请岳家枪传人……伏泽良……”

随着主持人拉长了声调的开场白,全场灯光骤然熄灭,一个右手拎着长条布囊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灯光下,缓缓的走上了擂台。

这人身高大概在一米七五左右,相貌十分的普通,穿着一身白色的练功服,步法十分的沉稳,登上擂台之后,就将手下布囊打开,从里面取出了三节精钢打制的枪杆。

“咔……咔嚓……咔嚓!”

三声金属对撞的声音传出,伏泽良的手上已然是多了一把长达两米多的钢铁棍棒,只见他从布囊里又掏出了一个寒光闪闪的枪头,将其装在了枪杆的顶端。

至此,一把通体泛着金属光泽的钢枪就出现在了伏泽良的手中,右手捏着钢枪的一头,伏泽良用力一抖,那长枪顿时犹如灵蛇出动,精钢打制的枪身似乎都变得柔软而富有弹性起来。

“好!”

场下不知道是谁喊了个好字,引得众人纷纷鼓起掌来,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这长达两米多的大枪在手,想必就能立于不败之地了。

叶天看了一眼那把要比伏泽良高出一头的长枪,转脸向胡鸿德问道:“老胡,这人拿的是中平枪吧?”

叶天对冷兵器所知不多,除了会几手刀法之外,其余的不说一窍不通那也相差不远了,眼下能认出这中平枪,已然是难能可贵了。

胡鸿德点了点头,说道:“没错,这枪身长度大概在两米六七左右,应该是中平枪,不过这人用精钢做枪杆,却是有违了枪法缠绕圆转意境了,我不看好这个人!”

胡鸿德在解放前就已经不小了,解放后那么多年又生活在深山里,所以还是老辈人的思想,见到这个人将号称为“中平枪,枪中王,当中一点最难挡”的中平枪改成这个样子,心中很是不喜。

有句老话叫做月棍、年刀、一辈子的枪,从这句话可以看出,枪法是十八般兵器中最为难学的。

而枪本身又分为步下枪、花枪、中平枪、大枪和大杆儿以及长矛等多种规格,每一种规格的枪都有精确的尺寸。

最好的枪杆,就当属为白蜡杆,其柔韧性极佳,无论是挑、刺、格挡还是弹起伤人,都能胜任,这种制作材料也是千百年先人经验的总结。

所以见到伏泽良为了追求更大的杀伤力,将整杆枪都用精钢打制,胡鸿德开口就断定此人是有输无赢了。

“胡老,伏泽良枪法上的造诣还是很高的,未必就打不过加藤拓海。”

见到对战尚未开始,胡鸿德就灭起自家的威风,祝维风心下也是有些不满,他曾经在伏泽良训练的时候见过,他用一根没有枪头的白蜡杆,在瞬息之间接连点在七人的胸口要害处,枪法之精妙让人叹为观止。

“多说无益,看吧!”

胡鸿德压根就懒得和祝维风解释,东三省会使大枪的高手有不少,胡鸿德更是接触了很多,他一眼就能看出擂台上的伏泽良脚下沉稳,但腰力不足,虽然不能断定他就是花架子,但绝对称不上的枪法的高手。

要知道,枪法最早是应用于马战的,长达两三米的枪,已经算得上是重兵器了,两马相交,都使硬兵器,硬碰硬,谁重谁占便宜,但是比枪更重的马上兵器却还有很多。

像是《水浒》中霹雳火秦明使的狼牙棒,急先锋索超用的开山斧都要比枪重得多,几十斤的狼牙棒、开山斧借着马力,横扫过来,万不可硬架,硬架的话,铁矛都要打弯,两臂就得骨折。

所以这时候就要借助腰力卸力,加上白蜡杆有弹性,用枪头硬架斧、棒,枪一弯,有那么个小小的缓冲,手上就不震了,敌人兵器的劲道也给卸了。

只是这伏泽良舍本求末,腰力没有练到家不说,甚至连白蜡杆都不用了,这要是换成胡鸿德的徒弟,恐怕早被他一巴掌给拍死掉,省的出来丢人现眼了。

“下面有请来自日本的加藤拓海……”

由于第一场安德列维奇的拳赛让主办方失了不少面子,所以主持人对加藤拓海的介绍并不多,他出场时场内的大灯也已经打开了,一个中等身材的日本人怀中抱着一把武士刀,从伏泽良的一侧走上了拳台。

这个日本人大概一米七二左右,赤着双脚,在其额头上缠了一个布条,正中处有个日本国旗的标志,上台后一言不发,冷冷的看着对面的伏泽良。

“好了,五分钟的投注时间,现在开始计时!”

对战双方都已经上台,主持人连忙跳了下去,虽然还有投注时间,但难保这些人不会狂性大发,现在的拳台绝对是这个世界上威胁系度最高的地方。

五分钟的时间转瞬记过,随着“铛”的一声铃响,拳场内的气氛陡然变得紧张了起来,围观的那些贵妇淑女和豪商巨富们,一个个均是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冷兵器的对战,要远比赤手空拳的格斗更加的危险,不管是一枪扎中对方或者是一刀砍中了对手,那都有肢体分解的可能性,场面将更加的血腥,而且胜负往往都在一招之中定乾坤。

“请赐教!”

听到铃声后,那个日本人对着伏泽良弯下了腰,不过就在伏泽良不知道是该摆出枪架子还是回礼的时候,那个日本人突然欺身而上,“锃”的一声脆响,一抹亮光随之弹出,闪电般的往伏泽良的咽喉处划去。

“卑鄙!”

场内所有人心中都冒出了这个想法,只是谁都没有喊出声来,因为这场冷兵器的对战,很有可能在这一刻就会分出胜负!

伏泽良虽然功夫在胡鸿德眼里有些稀松平常,但他的对敌经验还是很丰富的,就在那刀光快要切到咽喉处的时候,下意识的将右手提着的钢枪往上一抬。

“当!”一声金铁交击的声音响起,伏泽良身形暴退。

枪在冷兵器中是远距离攻击的兵器,如果和加藤拓海拉不开距离,那这场对决伏泽良也不用打下去了,直接跳下擂台认输就好了。

---

PS:第二更,还差一张月票就爆了章鱼帝啊,哈哈,再有一千张推荐票就能一路菊花,恩,数了下,最少七八朵,朋友们月票推荐票多多支持吧!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天才相师请大家收藏:()天才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