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出言指点

“这个,元阳老哥,您看?”

宋浩天是知道警卫职责的,他也没必要去难为这些跟随了他多年的贴身警卫,当下把目光看向了苟心家。

“一个人,底线!”

叶天看了苟心家一眼,甩出几个字后,转身走进了四合院,他这宅子秘密众多,可不想被那些警卫们知道,否则日后肯定不得安宁的。

苟心家苦笑了一声,摇头说道:“我也没办法,文轩老弟,对这小师弟,我都要礼让三分的,你可别把他当成是普通人!”

虽然身为叶天的大师兄,不过苟心家心里明白,论修为叶天不比他弱,或许还要强出几分,论术法的话,苟心家的术法都是得自叶天那里的,两人更是没得比。

何况叶天还是当今麻衣一脉的门主,如果真是绷起脸来说话,就是苟心家也要让他三分,而且叶天尊敬自己不假,但是苟心家也不能做的过火了。

宋浩天有些为难的看了一下四周的警卫,开口说道:“元阳老哥,要不,去我那院子说话吧?五十年前一别,小弟常在心中挂牵您啊!”

“文轩老弟,我让你进这宅子,是你的缘分,可要自己把握住呀……”苟心家若有所指的看了宋浩天一眼,却是在话中点了他一句。

叶天这四合院灵气充裕,对于老年人而言,绝对是延年益寿去病消灾的地方,像宋浩天这身体,能在里面呆上几个小时都是莫大的机缘。

“元阳兄,你这是什么意思?”听到苟心家的话后,宋浩天顿时有些迟疑了起来,他虽然年龄大了,但脑子并没有退化啊。

“好吧,我跟你进去,有元阳老哥您在,这世上想必也没人能伤的到我的。”想想苟心家当年的身份,宋浩天还是决定进这四合院。

伏铮明拦在了宋浩天的身前,一脸坚定的说道:“首长,请真的不要让我们为难!”

宋浩天摇了摇头,说道:“行了,不会让你们为难的,电话给我!”

以宋浩天的级别,享受的是高官的警卫标准,即使退下来了,他的一举一动还是会引起很多人的关注,这才选择晚上来见的叶天。

所以想要独身一人进这院子,宋浩天必须和警卫局的直接领导对话。

在电话里发了很大一通火之后,那边似乎同意了宋浩天的要求,把电话交给了伏铮明,宋浩天说道:“你们在外面等我,不许进这院子一步!”

伏铮明此时也从电话里得到了领导的指示,连忙说道:“是,首长,请您一定要注意安全!”

“哎,爸,那……那我呢?”宋之健一听有些着急了,他虽然说不上什么养尊处优,但也是五六十岁的人了,大冬天的冻在外面等着,那滋味着实不太好受的。

“你先回去吧,之健,你让我很失望!”

宋浩天冷眼看了一下儿子,说出来的话更是让宋之健如坠冰窟一般,这最少有二十年了,从父亲口中都没说出这么重的话来。

宋浩天走进四合院之后,那扇大门马上紧紧的关上了,伏铮明等人却是不敢怠慢,连忙安排人手,将靠着这四合院的几个主要巷子都给封锁了起来。

“元阳老哥,您……您这手,怎么,这是怎么回事啊?”走进四合院,宋浩天才发现身边的苟心家,左臂处衣袖飘飘,那只手臂却是齐肩而断了。

“不是这只手,我也不会诈死了,陈年往事,就不提这个了!”

关于缅甸黄金的事情,苟心家能与叶天还有左家俊谈起,但是绝对不可能和宋浩天说的,那件事情实在是牵扯太大。

要知道,大陆至今的黄金储备不过几百吨,那批黄金就达到了二十吨,这可是国家战备物资,难保宋浩天不会动心的。

“好,那就跟我说说这些年你到底是怎么过来的吧?”

宋浩天也是唏嘘不已,说道:“你怎么就不回来找我啊?有我在一天,说什么也能护得你周全的!”

当年的宋家虽然在国党政府里也有人担任要职,不过和那几个大家族相比,他们商业上或许要超出一筹,但是在政治上,就相差甚远了。

那庞大的家产早就引得众多人窥觑了,如果不是面前的苟心家与自己交好,恐怕在解放前的前夕,宋家的财产都将被劫掠一空的。

所以宋浩天这番话绝对是出自肺腑,没有一句虚言,就算是苟心家罪大恶极,他也会豁出去保他平安的。

“我出事那会,你自己日子都不好过吧?”

苟心家也能感受到宋浩天的那份真诚,笑着说道:“后来在山中住久了,也不愿意出去了,要不是小师弟邀请,恐怕我就终老在台弯了!”

“小师弟?对了,元阳兄,你和叶天究竟是什么关系啊?你们俩年岁可差了那么多呀?”

刚才在门外的时候宋浩天没来得及问苟心家和叶天的关系,现在又听到苟心家提起,忍不住就出言询问了起来。

“文轩老弟,我师善元是位当世奇人,我这一身本领都是得自师父的教导,他晚年收了叶天为徒,和我当然是师兄弟的关系了……”

李善元秉承祖训,不肯为当权者效力,是以在民间的声名并不响亮,很多人都不知道他的存在,苟心家略一解说,听得宋浩天咋舌不已。

“文轩老弟,我这师弟得到的师门传承最多,就算是我都比不上,我劝你还是约束下家里的人,不要给宋家招灾惹祸啊。”

苟心家是知道宋晓龙派人追杀叶天的事情的,他也明白叶天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出于和宋浩天多年的交情,他忍不住指点了其一句。

“约束家人?元阳老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宋浩天在商海政界浮沉那么多年,早就成了精了,如何能听不出苟心家话中的意思?闻言顿时愣住了。

而且宋浩天马上就联想到了宋晓哲在上海的车祸意外,因为据他所知,那时叶天似乎正在上海和女朋友订婚。

“我是外人,不便多说,你心中有数就行了。”

苟心家叹了口气,究竟不忍见到老友还迷迷糊糊,当下说道:“老哥多句嘴,叶天现在也就是看在你女儿的面子上,没对宋家做什么,否则你宋家百年基业都将毁于一旦!”

要说苟心家刚才的话只是让宋浩天心中警醒,但这句话却是说的宋浩天浑身汗毛炸起,心底竟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苟心家是什么人,宋浩天自然是最清楚不过的了,他当年可是号称国党政府中蒋先生的影子,手段诡秘狠辣,更通晓占卜和奇门阵法,是蒋先生最得力的臂助。

从苟心家嘴里说出来的话,那就是铁板钉钉的,绝对不会有一句虚言,换句话说,叶天真是有颠覆宋家的能力!

虽然这让宋浩天有些不可置信,但对于苟心家的话,他是不敢有任何质疑的,想到自己当年拆散叶天母亲的行为,宋浩天不禁有些心底发寒。

而且从叶天刚才所表现出的态度,宋浩天看的出来,他绝对没把宋家当成亲人,如果宋家子弟做出了什么事情,说不定真的会招惹大祸的。

两人说话间,已经走到了中院,坐在那里的胡鸿德和周啸天见到苟心家陪着一位老者进来,连忙都站起了身子。

“嗯,小师弟呢?”见到叶天没有在座,苟心家看向了周啸天。

“师父说不舒服,去后院了,你……你不是那个宋……宋什么吗?”

周啸天回答苟心家的话时,一眼看到了宋浩天的面貌,整个人顿时都傻了,这位银发老人在最近十年当中,几乎每天都会在电视里出现的啊。

苟心家抬起右手在周啸天脑袋上敲了一记,笑道:“行了,他是小师弟的外公,啸天,去把叶天喊出来,过来一起说话!”

“是……是,我……我这就去!”

周啸天压根就没听清楚宋浩天和自己师父的关系,有些不知所措的拔腿就往后院跑,脑子里还是像在做梦似的,不断回头看着,

毕竟宋浩天距离周啸天的生活实在是太遥远了,猛然出现在眼前,那种给人的感觉是极其不真实的。

倒是胡鸿德这十多年都生活在山里,从来不看电视,压根就不知道对面这个老人是谁,一把按在了宋浩天的肩头上,说道:“看你应该比我大几岁,既然是老叔的朋友,老胡就敬你一碗!”

“好,那今儿就喝一碗,来,元阳老哥,文轩敬您!”

宋浩天也不知道胡鸿德是什么来头,看他那样子,如果放在以前,说不定就是那个山寨的胡子头,不过今天遇到了苟心家,宋浩天心中高兴,还是举起了酒碗。

“咦?这院子里的空气,似乎和外面有些不大一样啊?”

这一碗白酒近三两,放在平时宋浩天已然是熏熏然了,不过此刻喝下去之后,头脑还是十分的清明,也注意到了这四合院与众不同之处。

----

PS:第三更送上,今儿头疼本来想两更的,可是拼到这份上,已经没退路了,拜托诸位,关键时刻,投出月票!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天才相师请大家收藏:()天才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