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睚眦必报

听到叶天的话后,胡鸿德站起了身,对着孙女招了招手,说道:“小仙,你跟我来一下。”

当事人是胡小仙,虽然胡鸿德已经弄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但出于对叶天的尊重,这件事的经过还是由胡小仙自己来说比较合适。

进到书房后,胡鸿德把叶天让到沙发上,将门关了起来,说道:“小仙,你把前几天遇到的事儿给叶天说说吧。”

胡小仙想了一下,说道:“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莫名其妙的就晕倒了,不过在那之前,我去过北麓山脉那边……”

随着胡小仙的讲诉,事情的脉络在叶天脑中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

原本台里是准备让胡小仙做一个频道主播的,不过胡小仙的性子比较活泼,自己要求去当了记者。

不过长白市地处长白山脉,除了每年的人参交易之外,很少出现什么有价值的新闻,偏偏胡小仙也是个倔强性子,总是想做出点成绩来。

就在前天的时候,胡小仙见到住在爷爷那边农场的一个熟人,听他说起最近偷猎国家珍稀保护动物走私的现象比较严重,于是胡大小姐就动了心思。

从小跟着胡鸿德长大,胡小仙虽然没有学得家传的鹰爪功,但一些防身技能还是有的,加上对长白山又熟悉无比,胡小仙给台里打了个招呼,一人就跑去了长白山北麓。

不过这偷猎既然是偷,当然不会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看到的,在那个紧挨着长白山的小村子里转悠了一上午,胡小仙都没打听到什么有价值的新闻。

垂头丧气正准备回市里的胡小仙,刚好遇到了爷爷的一个“老朋友”,聊了几句之后,那人说他知道偷猎的事情,于是一点防备心都没有的胡小仙就跟着去了他家。

那个“老朋友”,自然就是孟瞎子了,胡鸿德虽然和孟瞎子关系不对付,但这些事情却没有和晚辈说过,是以胡小仙一直都把孟瞎子当成长辈来看待的。

当天中午胡小仙是在孟瞎子家里吃的饭,不过当她问起偷猎者的事情时,孟瞎子却是支支吾吾的不肯多说。

后来被胡小仙问的急了,孟瞎子忽然说他会跳大神,这也是民间的艺术,能让胡小仙当新闻去播出,胡小仙一想也是,就让孟瞎子跳上一段,她想看看这个素材合不合适。。

孟瞎子一口就答应了下来,拿出根绑着布条的竹竿插在了门口,然后手持羊皮鼓就跳了起来。

虽然胡小仙也见过别人跳大神,但孟瞎子那古老的唱腔却是听得她回味无穷,尤其是孟瞎子请神上身的时候,胡小仙当时就感觉浑身一冷。

当时胡小仙还以为是自己心中恐惧所导致的,就没怎么在意,反而兴致勃勃的和孟瞎子讨论起跳大神的素材来,到了下午两点多钟才返回了电视台。

不过就在胡小仙走到电视台门口的时候,突然感觉头脑一昏,整个人就失去了知觉,至于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则都是从父母口中听来的了。

“爷爷,孟……孟爷爷真的是坏人啊?”

直到现在,胡小仙还有些不相信她晕迷是孟瞎子导致的,毕竟从小到大见到孟瞎子的时候,那人总是露出一副慈祥长辈的样子。

胡鸿德不想让孙女知道孟瞎子以前所干的龌龊事,摆了摆手说道:“你年龄还小,有些事不知道,行了,你出去招呼同学吧,我和叶天说说话。”

“神神秘秘的,我还不想听呢。”胡小仙对着爷爷做了个鬼脸,气呼呼的出了书房。

等到胡小仙出去后,叶天的面色变得凝重了起来,开口说道:“老胡,说说孟瞎子这人吧,他的术法继承的是哪个门派的?”

这是叶天在国内第一次遇到术法中人,虽然对方功力远不如他,但这也让叶天心中多了一分警惕,江湖之大,未必就没有真正的高人?

“孟瞎子的爷爷曾经做过那位末代皇帝的皇家大萨满,听我父亲说,他们家传的是萨满巫术,我小时候也见过他爷爷跳大神的。

只不过孟瞎子的老子似乎没有学这些,我也不知道孟瞎子是从哪里学来的,应该是家里留下的传承,孟瞎子自己琢磨出来的。”

在孟瞎子父亲或者的时候,胡鸿德和孟家交往很多,是以对他家的情况知道的也很清楚,在孟父被枪毙后,两家的关系才逐渐恶化了起来。

听到胡鸿德的话后,叶天自言自语道:“他那术法很奇怪,我也不知道他借的是什么力,不过绝对不是一般的天地元气,难道这世上真有狐仙鬼怪?”

叶天身上在元气真力,都是自己苦修得来的,他从来都没想过竟然还有这种不劳而获的办法,而且前日与他相抗衡的那股元气,也是叶天从所未见的。

“哪有什么神仙鬼怪啊?”

在山中生活了一辈子的胡鸿德对叶天的话有些不以为然,“我小时候也见过父亲请神上身,开始像抽羊癫疯似的,不过上身之后和原来也没什么两样,如果真是鬼怪的话,我肯定能看出来。”

胡鸿德小时候不愿意修习日月道中的术法,就是因为那请神时的模样太过滑稽,年轻人怕丢脸,现在后悔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难道这世界上还有不同的元气?对了,一定是这样!”

叶天苦思半晌之后,脑中忽然一亮,他修习的是道家心法,运用的是天地间的阴阳二气,不过这也只是道家一派的理论。

佛家所说的是信仰之力,汇千万信徒的信仰于一身,也能打造金身佛陀成就正果,这与道家的理论完全不同。

而西方信奉的则是耶稣,***教信奉真主安拉,这些都与道家理论相悖,但并不妨碍他们发展教众,想必也是有其奥秘所在。

萨满教出现的年代非常早,原本是东北三省包括蒙古这些地域最为盛行的教派,只是后来逐渐被藏传佛教所取代。

但这并不能抹杀萨满教的存在,古老教派中的神秘之处,只是不为世人所知罢了。

就像叶天之前遇到的欧洲黑魔法,那种邪恶的诅咒之力,他虽然能破解,但却无法知晓其中的奥妙。

叶天沉思了一会,抬起头看向胡鸿德,开口问道:“老胡,这萨满教还有什么传人吗??”

萨满教最早的时候能成为清廷的国教,虽然现在没落了,但叶天相信其传承还在,他这是想搞清楚孟瞎子是否还有什么帮手没有?

胡鸿德摇了摇头,说道:“我倒是认识不少跳大神的,不过好像只有孟瞎子有点门道,其他的都是些江湖骗子!”

跳大神的学名就叫做萨满舞,不过东北会这一手的人多了去了,胡鸿德最少也认识百八十个,但真正能请神上身的,就他所知,只有孟瞎子一个人。

“唉,奇门江湖真的快要消失了啊。”

听到胡鸿德的话后,叶天心中松了口气之余,也感觉有些萧索,古老的传承一个个都泯灭掉了,让他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老胡,孟瞎子为人如何?”叶天沉声问道,奇门凋落,他并不是很想对其赶尽杀绝。

“孟瞎子的为人?”

胡鸿德鼻中哼了一声,说道:“要不是看在他父亲的面子上,我早宰了他了,妈的,这老小子杀人越货,什么事没干过?”

胡鸿德早在三十年前父亲刚刚去世,还没和孟瞎子有嫌隙的时候,就曾在长白山中,目睹了孟瞎子杀害老参客,从其手中抢夺人参过程。

胡鸿德和孟瞎子的祖辈,都是干这杀人越货的勾当的,胡鸿德小时候更是在土匪窝里长大的,加上他也不认识那个参客,当下警告了孟瞎子几句,就把这件事给揭过去了。

不过后来的二十年,长白山中时常可以听闻采参人丧命的消息,其中不乏胡鸿德相识的一些人。

当时胡鸿德就怀疑上了孟瞎子,一次他跟踪孟瞎子进山,果然又发现他残杀参客的事情,这次胡鸿德却是大怒,差点与孟瞎子动起手来。

从这次事情之后,孟瞎子有所收敛,但两家从此也再无往来,胡小仙只是很小的时候见过孟瞎子几次,所以也不知道爷爷和他的恩怨。

只是就连胡鸿德都不知道,孟瞎子之所以恨他,却是因为自己幼年丧父后,胡家在那段时间对他家断了接济的缘故。

讲诉了自己和孟瞎子结怨的过程后,胡鸿德说道:“叶天,孟瞎子这人心胸极小,睚眦必报,前儿斗法吃了亏,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老胡,怎么着?和我玩儿起心眼来啦?”

听到胡鸿德这句话,叶天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我拍拍屁股就回京城了,孟瞎子要找也只会找你的麻烦,和我有什么关系啊?”

“咳咳,叶天,我不是那意思。”胡鸿德的老脸被叶天说的一红,在见识了叶天施法只会,他还真是多了几分忌惮。

---

PS:第三更送上了,打眼吃点东西继续写四五章,高潮在后面,大家的月票推荐票,还请多多支持相师啊!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天才相师请大家收藏:()天才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