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张导

文銮雄举办的这种性质的聚会,其实说白了就是为富豪们提供的一个猎艳场所。

只要双方是你情我愿,就可以发展进一步的友谊。这已经是圈子里公开的秘密了,就是那些来参加宴会的女明星们,其实心里也都是明白的。

只是富豪和明星同样都属于公众人物,这种事情的具体细节一般只限于当事人双方知道,而且绝对不能是带有强迫性质的。

像今儿那个叫阿辉的举动,已经犯了圈子的忌讳了。

当然,这种事情以前也不是没发生过,在酒醉后还是有的,由于双方身份差距悬殊,那些女明星们往往只能是自认倒霉。

不过今儿个阿辉却是踢到铁板上了,文銮雄没想到叶天不仅认识岑静兰,而且看似和对方还很谙熟,竟然因为这个女人断了阿辉一只手,更因此迁怒到了自己身上。

文銮雄小心翼翼的看着叶天,解释道:“叶兄弟,我真不知道那位岑小姐是你的女人,要不然早就告诫阿辉那个混账东西了。…”

听到文銮雄的话后,叶天脸上露出一丝嘲色,说道:“我认识的女人,难道都是我的女人?如果不是我的女人,就可以任由你们凌辱了?”

虽然结识岑静兰已经有好几年的时间了,但叶天和她并没有什么来往,甚至连彼此的联系方式都不知道,但对于这个洁身自好的女孩,叶天还是很有好感的。

而且对于这些香港富豪的做派,叶天也是很看不上眼的,你可以拿钱砸人,女人抵挡不住诱惑投怀送抱那是两厢情愿的事情,但是用强,就太过于下作了。

“叶兄弟,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阿辉他是喝多了,而且这段时间心情不好,所以才会失态的。”

文銮雄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神情,其实阿辉是个什么货色,他心里比谁都清楚,要是阿辉没破产的话,现在只会更加的张扬。

“心情不好?就要拿女人发泄?”叶天冷哼了一声。

文銮雄苦笑一声,叹道:“叶兄弟,要换你原本有二十亿身家,突然变得一无所有,想必心里也会不痛快的,看着文某的面子上,就别在和他计较了。”

“二十亿身家都能挥霍光?这也需要点本事啊?”叶天脸上露出一副奇怪的表情,能败家败到这种程度的人,那绝对不是一般人啊?

文銮雄摇了摇头,解释道:“叶兄弟,不是阿辉挥霍,主要是去年亚洲金融风暴,他股市的钱都赔进去了,他才会意志消沉的,其实阿辉原先是很能干的……”

阿辉叫罗佳辉,16岁时踏入社会做地产经纪,当时月薪只有900港元,凭着过人的胆识和眼光,在市场上一路顺风,数年间在“炒楼”上连连得手,由一个无名的小经纪成为数十亿元身家的大老板。

在进入九十年代的时候,当时将目光盯在了楼市上的文銮雄和罗佳辉结识,由于文銮雄出手阔绰,在香港人面关系极广,带着罗佳辉认识了不少富豪,顿时被罗佳辉引为大佬。

文銮雄和罗佳辉都是那种性格张扬的人,尤其喜欢追求女明星,两人在香港的风流韵事一直都是媒体追逐的对象,关系之好也是众人皆知的。

不过罗佳辉少年得志,到了三十多岁的时候,运气却是急转直下,九七年底受到金融风暴的影响,数以十亿计的身家大幅度缩水。

而且罗佳辉在炒楼上发展过促,加上香港地产价格回落,股、楼齐输,涉及债务高达近十亿港元,现有的资产已经是资不抵债了。

最近银行方面正在催促罗佳辉进入破产程序,使得少年得志的罗佳辉更是心情烦躁,文銮雄原本邀请他来散散心,却没成想闹出了这样的事情。

“算了,我去看看静兰姐。”

听完文銮雄的解释后,叶天摇了摇头,其实如果不是他从罗佳辉面相中看出此人中年运势极薄,命不过五十的话,叶天也不会仅仅断其一手以示告诫了。

“好,我陪你过去,也给岑小姐道个歉。”见到叶天没有再追究下去的意思,文銮雄心头这才松了口气,连忙走在前面给叶天引路。

文銮雄在香港商界纵横了三十多年,即使是在李超人面前也是谈笑风生泰然自若,还从来没有在任何人面前有过如此压抑的感觉。

“静兰姐,没事吧?”进入到别墅的另外一个房间后,叶天看到柳定定正在和岑静兰说着话,岑静兰的情绪似乎平静了下来。

“叶天,我……我没事,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此时见到叶天,岑静兰还有一种恍如在梦中的感觉,这里可是远离京城数千公里的香港啊,而且还是香港社会处于最顶尖的那一个阶层。

每一次见到叶天,岑静兰总是会有不同的感觉,从火车上那个看似迷糊的大学生,到樱兰会所酒会中带了个惊艳女孩的叶天,两者之间就已经有了诸多不同之处。

但是和今天相比,叶天的形象在岑静兰心中又有了颠覆性的变化,变化之大,让岑静兰始终不敢相信面前的人就是叶天。

要知道,今儿有资格来参加这个庆生酒会的人,不是大牌明星就是超级富豪,叶天究竟是什么身份?竟然会让别墅和晚会的主人亲自相陪,言行之间甚至还有讨好叶天的意思。

“我和文兄是朋友,过来玩玩的,静兰姐,没事就好……”

叶天回头看了一眼文銮雄,接着说道:“以后在香港遇到什么麻烦,你直接找文兄就行了,他可是很乐于助人的。”

“叶兄弟严重了,以后岑小姐要是在香港有什么事情,直接找文某就行!”

叶天的话说的文銮雄一脸涨红,他是乐于助人,但是帮助的都是女人,而且还是要索取回报的,不过对于面前的这个女孩,打死文銮雄也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

“小……小岑,你没事吧?”正在文銮雄拍着胸口打包票的时候,房间的门被人敲响了,一个脑袋从外面钻了进来。

“张导,我没事,幸好遇到个朋友,我……我想还是要先回去了。”

见到来人后,岑静兰脸上露出一丝厌烦的表情,她原本就不想来参加这个什么酒会,就是面前的这个导演三番五次的劝说甚至是警告,她才会来到这里的。

听到岑静兰说没事之后,张导看向了文銮雄,原本挺直的腰板瞬间弯了下去,一脸谄笑的说道:“文生好,实在是不好意思,今天给您添麻烦了。”

张导叫张之轩,是华盛公司一个著名的导演,曾拍出过不少卖座的影片。

更重要的是,张之轩和许多早年成名的大明星都可以称兄道弟,那些刚刚出道的新人们更是以能结识他而感到庆幸,在娱乐圈的人脉极广。

正是因为如此,张之轩也成为了香港很多喜欢追逐女明星的富豪们的座上客,因为这些事情还是需要一个媒介的,总不能让富豪们直接挥舞着钞票去请女明星吃饭吧?

不过张之轩知道,自己的身份和这些超级富豪们还是没法相比的,是以在文銮雄面前才会如此的谦卑,这也是他能混迹娱乐圈二十多年始终不倒的秘诀之一。

文銮雄知道岑静兰是他带来的,摆了摆手说道:“没事,张导,这事儿……”

文銮雄话声未落,张之轩连忙说道:“文生,你放心,我这就让小岑去给罗生道歉,保证让罗生满意!”

在花园里发生冲突的时候,张之轩并不在场,他当时去外面迎接另外一位被自己召来的女明星了,所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等回到文銮雄的别墅后,张之轩一打听,竟然是他带来的岑静兰和罗佳辉发生了冲突,而且岑静兰的朋友还把罗佳辉的一只手给打断了。

听到这里后,张之轩已经是心急如焚了,也没顾得上继续听下去,匆匆忙忙的就跑别墅里来找岑静兰了。

要知道,罗佳辉可是文銮雄的小弟,虽然现在落了难,那也不是他张之轩能得罪起的啊?只要文銮雄歪歪嘴,自己在香港就别想再混下去了。

所以这刚一进门,张之轩就想在文銮雄面前进行一番补救,他连找人把岑静兰绑到罗佳辉床上的心思都有了。

“小岑,跟我去医院,如果罗生不原谅你,这部戏你就不要演了!”

别看张之轩在文銮雄面前表现的低声下气,但是在这些明星面前,他可是有着绝对的权威。

香港娱乐圈里除了老板监制之外,就是导演最大了,很多成名十多年的大明星都不敢得罪张之轩。

所以在张之轩看来,岑静兰肯定会听从自己的话前去道歉的,不过他却是没发现旁边几个人脸上露出的怪异表情。

叶天皱起了眉头,刚才发生那么多事情,这位张导竟然还会有此表现,叶天真的很怀疑他的智商是否为成年人?

---

PS:第一更,感谢众多朋友的打赏和月票,打眼今儿生病了,头疼的厉害,我会争取三更的,大家有月票和推荐票就安慰咱几张吧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天才相师请大家收藏:()天才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