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破财

别人解石都是小心翼翼精雕细琢,生怕破坏了原石中的翡翠使其价格大跌。

可叶天却是反其道而行之,手中的砂轮机一直就没停过转动,看的一旁的人是心惊胆战,生怕他手一抖擦到了翡翠玉面上。

不过从头至尾,叶天的手都是稳如泰山一般,接连换了两个砂轮片,地上铺满了一层石屑之后,一颗体积比鸡蛋略小一点的翡翠,出现在了叶天掌心之中。

“这东西灵气还可以,不过做玉佩小了点,倒是可以雕琢成几个挂件。”

打量着手心的翡翠,叶天在心里琢磨起来,他欣赏玉石和别人的角度全然不同,一不看玉质二不看种水,只关心里面的灵气强弱。

见到翡翠被取了出来,左家俊说道:“叶天,拿给我看看。”

“师兄,这东西能值多少钱啊?”叶天随手就把翡翠递了过去,刚才他在解石的时候,一直有人在大喊赌涨赌涨的,听的叶天很是莫名其妙。

“种水不错,是好东西!”

左家俊上手一看,嘴上就夸奖了起来,“叶天你运气不错,你看这块翡翠还未经打磨,就像冰水一般透明,这种翡翠就叫做冰种,仅次于玻璃种的了,算是块极品翡翠的料子。”

“师兄,那这玩意儿值多少钱啊?”

叶天哪里懂什么冰种玻璃种?他只关系这东西的价格,卖得贵自然就是好东西,反之则就是赔钱货了。

“这水头真不错,差一步就是玻璃种了。”

听到叶天的话后,左家俊惋惜的摇了摇头,说道:“这料子的绿还是不错的,能打磨十来个戒面,应该可以卖到150万到200万之间吧?”

九八年的翡翠市场,价格两极化的现象十分的严重,极品翡翠动辄数十上百万,而比冰种稍差一点的像糯种油青之类的,价格就要差上很多。

其实左家俊这几年没有关注珠宝公司的生意,对于翡翠行情也不是特别的了解,把这价格还说低了点,准确的说,如果制成翡翠饰品的话,应该可以卖出三百万的价格。

而且随着缅甸翡翠老坑的逐渐开采殆尽,这种差距也在慢慢缩小,到了后世很多表现一般的品种,均是能卖出天价,当然,里面也不乏炒作的因素在内。

“多少?能卖200万?”听到左家俊的话后,叶天整个人都怔住了。

按照他的估计,这么大一点东西,最多就值个十几万到顶了,叶天怎么都没想到左家俊给出的价格,比他预计的还要多出十多倍。

“翡翠这么值钱吗?”

叶天使劲的咽下了一口口水,倒不是说他没见过钱,但唐文远往他账户里转的账和自己亲手赚来的钱,那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感受。

就像一个人拿着张里面有100万块钱的银行卡,估计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感受,但要是把100万的现金摆在眼前,那心跳绝对会加速很多的。

“不是翡翠值钱,是极品翡翠值钱!”

看到叶天的模样,左家俊笑道:“当年宋家那位三小姐曾经有一套极品翡翠首饰,据说也没达到玻璃种,都价值上亿,你说这玩意值不值钱啊?”

正当叶天愣神的时候,一个中年男人挤了过来,说道:“这位小兄弟,你这块翡翠卖不卖啊?我出二百万,转让给我得了。”

这几年在香港流行大戒面的翡翠戒指,很多小老板最是喜欢,而且出手豪爽,像这块翡翠如果切割仔细一点的话,即使出价200万,还是有将近100万的利润空间的。

“你要买?对不起,不卖!”

叶天有些听不懂那人的香港话,不过200万几个字还是听明白了,当下摇着头说道:“我不懂这个,师兄,这块翡翠是你的钱买的,你拿去好了!”

这块翡翠虽然还算不错,但里面的灵气还达不到叶天想要蕴养法器的程度,而想用它布置阵法,却又小了点,叶天拿着它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并且叶天也没那么厚的脸皮将其卖掉,毕竟这东西虽然名义上是自己的,但却是左家俊出钱买下来的。

如果解不出翡翠那就罢了,现在解出了块极品翡翠,要是卖给别人的话,自己的吃相就过于难看了,叶天也丢不起那人。

“别啊,叶天,师兄可不能沾你这个便宜。”听到叶天的话后,左家俊连忙摇起了头。

“别让人看笑话了,师兄,你就拿着吧。”叶天左右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说道:“我那件法器都送给定定了,这块翡翠算什么啊?”

“那……好吧,叶天,回头你离开香港的时候,师兄再给你准备点东西。”

左家俊一想也是,叶天那法器要是卖给香港的这些超级富豪,出价千万绝对有人上赶着会买,那价值可不是这块翡翠能比拟的。

这会周围的人多,哥俩让来让去的也不好看,左家俊就把那颗翡翠给收了起来,不过却是在心里打定了主意,等叶天离开香港的时候,一定要送他份大礼。

“熙国,看的怎么样了?琢磨好就拿过来解吧!”

叶天来了个开门红,左家俊想借着这吉头顺势将自己买的那些原石解开,当下大声喊起了女婿。

“爸,差不多了,可以解了!”听到岳父的招呼后,柳熙国带着几个工作人员,把他们这次买到的十多块原石都搬了过来。

左家俊将女婿画好线的原石看了一遍,点了点头说道:“熙国,爸的手不行,今儿你解石吧。”

原本左家俊是想让叶天帮他解石的,不过想想叶天解石时的那股凶猛劲,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只是左家俊不知道,叶天早已对身体掌控到了细致入微的境地,刚才解石时看起来鲁莽,其实全都在他掌握之中的。

柳熙国解石就要比叶天稳重多了,几乎每下一刀都要停下观察一番,虽然这在众人眼里是解石的正确方法,不过叶天就看的快要打哈欠了。

“师兄,你们解着,我四处转转。”看一会之后,叶天有些无聊,抬眼见到不远处阿丁竟然也抱着块石头在和文銮雄说话,不禁笑着走了过去。

上前拍了拍阿丁的肩膀,叶天说道:“阿丁,你小子竟然也赌石啊?”

“小爷,来都来了,我也买了块玩玩的。”

见到是叶天,阿丁嘿嘿笑了起来,他除了打打杀杀之外,最喜欢的就是赌,不过早在十年前就戒赌再也不去澳岛了,今儿见到赌石这种方式,忍不住手痒了起来。

“丁老弟,你……你喊叶天什么?”

一旁的文銮雄听到阿丁的称呼后,眼睛都有些发直了,要知道,唐文远带阿丁有如子侄一般,就是他也不敢过于轻慢阿丁的。

“呵呵,文兄,我和阿丁有些别的渊源,他按辈分叫的。”

叶天笑了笑,也没多解释,却是搞得文銮雄心里纠结不已,他发现自己是知道的越多,就越发看不透面前这个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年轻人了。

“小爷,您今儿手气不错啊,您看看我怎么样?”阿丁就是刚才看到叶天赌涨了,这才忙不迭的把自己的石头抱过来准备解开的。

叶天仔细看了阿丁一眼,笑道:“阿丁,你今儿眼散如毛发,瞳聚如黍米,是个失财倒霉的日子,这块石头,啧啧……”

“什么?小爷,您……您怎么不早说啊?”听到叶天的话后,阿丁顿时哭丧起了脸。

叶天没好气的回道:“你小子也没告诉我要赌石啊,怎么着,不信我的话?那你去切一刀看看。”

“买都买了,当然要切啊。”

阿丁苦着脸将那块足球大小的石头抱到一个切石机上,不过有了叶天的话,他也懒得去擦石了,直接开动了合金齿轮,一刀从中间切了下来。

“唉,垮了……”旁边围观的人齐齐发出一声叹息。

“小爷,下次您可要给阿丁提前打个招呼啊……”

将那分成两半的原石丢在地上,阿丁凑到了叶天的面前,不过脸上却是没有什么懊丧的神色,毕竟十多万港币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数目。

“以后少沾这些东西……”叶天没好气的瞪了阿丁一眼,以叶天的身份,岂会没事去给他看面相是不是适合赌博?

“叶兄弟,你看老哥今儿怎么样啊?”

叶天这边刚训斥完阿丁,文銮雄却是又问出了相同的问题,这让叶天有些哭笑不得起来,怎么没见他们敢去询问左家俊啊?

“文兄,想听实话?”刚才赌涨了块翡翠,叶天这会心情好,也懒得和这二人计较。

“当然要听实话啊!”文銮雄连忙点了点头,其实他这一问,却是想和叶天拉近点关系。

“好,那就恕我直言了。”

叶天盯着文銮雄看了一会,说道:“文兄,你下巴上长了个痘,这是破财的面相,而右眼眼白呈现粗长血丝,这是漏财的面相,我看您今儿比阿丁也好不到哪里去!”

---

PS:第二更,感谢末土兄弟和众多朋友的打赏月票,谢谢大家,不过今儿的推荐票很苦逼,兄弟们看完书就不能顺手投几张吗?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天才相师请大家收藏:()天才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