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推论

左家俊生死未知,那个非人非鬼的怪物也不知道情况如何,金刚王眼镜蛇似乎也没离开别墅,加上叶天胸腹间的蛊毒也没有被逼出。

此时叶天纵然想去追杀鬯薹鼍,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更何况师兄的性命要远比鬯薹鼍重要的多了。

回到一片狼藉的大厅中之后,叶天发现,那条金刚王眼镜蛇倒毙在了大厅的门口,蛇头下七寸处赫然有一排齿印,这自然是毛头的杰作了。

“叽叽……叽叽!”

见到这条眼镜王蛇的尸体,毛头从叶天肩膀上窜了下来,两只小爪子抓住那长达两米多的金刚王眼镜蛇,拖到门外享用去了。

大厅内是一片狼藉,地皮像是被重新翻过一遍不说,那满地的鲜血和刺鼻的腥臭味,让人闻之欲呕。

叶天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叫阿花的人,他此时已经气息全无,身上的煞气尽皆散去,而最令人恐怖的是,他那原本坚若精钢的身体,不知为何已经开始了腐烂。

叶天出去不过短短的七八分钟时间,阿花抓住偃月刀的手臂和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已然可以看到森森白骨了。

看到这种情形,叶天心中隐隐有些明白了,这人应该是被某种诡秘的术法炼制过的,其实生机早已断绝,只是通过秘术来支配着他的身体。

叶天一刀将其斩成两段,等于是破坏了他体内秘术的平衡,使其煞气尽失,才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的。

对于降头术中的这种秘术,叶天也是心有余悸,以他达到了炼气化神的境界,竟然需要使出全力才能杀死这人,可见降头术能名震东南亚,绝非是浪得虚名的。

“师兄,师兄?”

脑中想着心思,叶天脚步可没停住,不过来到刚才左家俊晕厥的地方,叶天却是发现那里已经空无一人了。

“叶天,我……我在这里!”

随着叶天的喊声,沙发后面扬起了一只手,叶天连忙跑了过去,看到左家俊那面若金纸一般的脸庞。

“师兄,不要说话……”叶天伸手拿住了左家俊的右手,两指搭在上面一探,原本紧张的心情顿时放松了下来。

左家俊虽然看上去挺凄惨的,其实他的腑脏只不过受到一些轻微的震伤,在被鬯薹鼍撞中的时候,左家俊的内劲自动护住了要害的部位。

相比腑脏的震伤,左家俊小臂的伤势反而要更加严重一些,鬼混那一拳的力量极大,左家俊的小臂骨骼上已经出现了裂纹。

叶天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瓷瓶,倒出两粒龙眼大小的药丸,直接塞到了左家俊的口中,然后起身倒了一杯水,让左家俊将药丸咽服了下去。

这两粒药丸可是老道当年剩下的最后两粒了,五六分钟过后,左家俊那张脸已经慢慢带了一丝红润。

叶天将左家俊扶到沙发上坐下之后,一脸愧意的说道:“师兄,对不起,是我大意了!”

虽然叶天对鬯薹鼍的到来已经给予了极大的重视,也做了诸多的安排,但是也正因为这些安排,让叶天在临敌之时却放松了警惕。

在叶天想来,自己可以随时启动九宫绝杀阵法,将鬯薹鼍二人困住,所以就让师兄去和那鬼混交手。

但叶天怎么都没想到,鬼混压根就不能算是人,一招之下就让左家俊受了重伤。

这也不能怪左家俊学艺不精,就是叶天后来对上鬼混,不慎之下也是吸入了一丝毒蛊,直到现在还被他用真气压制在胸腹之间呢。

“叶师弟,这……这件事情不怪你,咱们有心,对方未必就是无意啊!”

左家俊知道叶天说的是没有及早开启阵法的事情,虚弱的摆了摆手,说道:“即使咱们早早启动了阵法,和他们也会有一场恶战的……”

叶天闻言一愣,继而明白了过来,从鬼混的出现,到鬯薹鼍手中的那不知道什么物质做成的可以吸收煞气的物件,无一不表明鬯薹鼍有应对阵法的能力。

“那人并不知道我通晓阵法,为何会有这么多的准备呢?”

叶天走到门边将鬯薹鼍丢下的那幡拿起来一看,顿时皱起了眉头,有些烫手般的将其扔在了地上。

左家俊见到叶天的举动,不由问道:“叶师弟,怎么了?”

“师兄,这是张人皮幡!”叶天脸上满是厌恶的表情,他虽然不懂降头术中的手段,但是蛊术中也有这些邪术,他却是知道的。

“师弟,你说师父当年曾经伤过乃他信.沙旺素西?”左家俊突然问道。

叶天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按照师父所说,乃他信.沙旺素西好像都没有这么厉害,可是为何鬯薹鼍手段这么多啊?”

李善元虽然没有细说当年和乃他信.沙旺素西交手的情形,不过大概就是以阵法困住了乃他信.沙旺素西,然后抽冷子在他背后打了一掌。

不过乃他信.沙旺素西也释放出虫降咬了李善元一口,然后用出秘术逃出了法阵,二人的交手算得上是两败俱伤。

但今天如果不是叶天发威,这场争斗简直就是一边倒的情形,这也是叶天百思不得其解之处。

“叶师弟,你这是当局者迷了!”左家俊闻言笑了起来,看着叶天说道:“师弟,你会不会在同一件事情上吃两次亏啊?”

“师兄,你是说……乃他信.沙旺素西回到泰国之后,就专门针对咱们的阵法之道进行研究了?”

叶天闻言顿时醒悟了过来,一拍脑门接着说道:“鬯薹鼍的这些手段,还真是克制了九宫绝杀阵!”

那个非人非鬼的鬼混,根本就没有人类的思维,阵法对他而言就是个笑话。

而鬯薹鼍手中的人皮幡可以吸收煞气,在某种程度上有些法器的功效,能使得鬯薹鼍不受煞气的侵扰,如此一来,九宫绝杀阵启动与否,真的是无关紧要了。

叶天说的没错,当年乃他信.沙旺素西在李善元手下大败之后,回到泰国就开始研习中国的奇门法阵。

不过阵法之道博大精深,隐含五行八卦周易术数的原理,乃他信.沙旺素西根本就找不出门道来。

但乃他信.沙旺素西也是一位降头术中不世出的奇才,既然无法从根本上去理解,那就用别的办法去破解。

沙旺素西另辟蹊径,改动降头术制出了可以吸收储藏煞气的人皮幡,然后又走遍整个东南亚,得到了鬼混的炼制方法。

可以说,乃他信.沙旺素西这些年一直都在针对中国法阵进行着研究,而鬯薹鼍跟随他时日最久,叶天阵法不能奏其功,却也是在清理之中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叶天心中也是生出一股寒意来,这个泰国老和尚太可怕了,如果师父早几年再与他遭遇的话,绝对不会是其对手的。

左家俊同样想通了这个环节,口中叹道:“师弟,这世上奇人众多,你我……却是坐井观天了!”

“师兄教诲的是!”

叶天心中一凛,连忙点了点头,细细想来,自从他进入到炼气化神的境界之后,心中就产生了一种睥睨天下的感觉,却不曾想天下之大,并非只有他一个高手。

别的不说,当年李善元也进入到了炼气化神的境界,不然也不可能活到一百二十多岁,只是手中缺少术法传承这一点不如弟子而已。

李善元如此,难保这世上就没有再进入炼气化神并且拥有术法传承的高人了,叶天之前确实是有些妄自尊大了。

经此一战,也让叶天的心性发生了些微的改变,少了一分年轻人的浮躁,心中多了一丝对这未知世界的敬畏!

见到叶天沉思不语,左家俊以为他还在自责,开口劝解道:“师弟,别想这些了,对了,那个鬯薹鼍如何了?你把他留住没有?”

左家俊是知道叶天实力的,自己没能留得住鬯薹鼍,不代表叶天也不行。

“师兄,他在外面有人接应,被他给跑了!”

叶天闻言有些惭愧,想了一下说道:“不过他被我抓出了肠子,后心处也挨我一掌,应该活不过三天了!”

叶天那一掌可是用尽了全身的劲力,没有丝毫的保留,别说那会鬯薹鼍绷紧了肌肉,就是再用脂肪卸力,叶天也有把握震的他腑脏尽碎的。

“斩草不留根,叶师弟,去给阿丁打电话,一定要把鬯薹鼍留在香港!”

叶天只不过跟着师父跑了几年江湖,但左家俊现在偌大的名声都是自己闯出来的,江湖经验远比叶天丰富,这世上只有死人才是能令人放心的。

“是,我这就打电话,这里也要让人收拾一下的……”叶天苦笑了一声,心中多少也有些忐忑。

叶天并非是没见过血的人,相反他手中已经有了不少人命,不过那会都是用术法伤人,死的再多警察也找不到他的头上。

但这次可不一样,客厅中这血腥的场面,要是被香港阿sir看到,叶天一准会比当年省港旗兵叶继欢还要红透港澳台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天才相师请大家收藏:()天才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