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斗法(七)

“阵法?”

原本泰然自若的鬯薹鼍,在房中情景突变之后,脸上终于露出了震惊的神色,身体僵硬在了原地,一动都不敢移动。

鬯薹鼍曾经听师父说过,如果陷入到阵法之中,千万不能随便走动,否则就会引动杀阵,从而导致煞气攻心。

要知道,鬯薹鼍的师父乃他信.沙旺素西在降头术上的造诣远超于他,但是在自己最鼎盛的时期依然在阵法上吃了大亏,鬯薹鼍并不认为自己能强于师父。

不过鬯薹鼍的运气要强于他的师父,因为他此时所站的方位,正处于这个九宫绝杀阵的生门所在,所以虽然看不见外面的情形,但也没有受到阵法煞气的攻击。

“阿花,杀了他们,杀了他们!”鬯薹鼍浑身的肥肉都绷紧了,他知道,这个阵法是绝对困不住自己带来的鬼混的。

乃他信.沙旺素西这些年之所以到处寻找降头术中的断绝传承,制造出了鬼混,就是想用来对付中国奇门阵法的。

鬼混没有人类的思维,阵法所造成的幻觉对他毫无影响,再加上鬼混通体都是煞气凝结而成,阵法的煞气攻击更是对他全无效果。

阵法说白了,就是利用地形和术法,对周围环境造成一种假象和幻觉,并不能隔绝声音的传出。

所以在鬯薹鼍惨厉的叫声中,鬼混阿花加快了速度,冲到了叶天和左家俊的身前,睁着一双血红双瞳,挥舞着铁拳向叶天击去。

“师兄,你去阵眼变动阵法,我来缠住他!”

叶天见状迎了上去,右手一带一缠,就把鬼混那千斤之力给化解开来,并且把他的身体也给带得踉踉跄跄的往前跌去。

以柔克刚本就是道家的学说,顺其自然,万物相生相克,刚劲的东西不一定要用更刚劲的征服,有时最柔软的事物才恰恰是它的弱点。

被叶天这一带差点摔倒在沙发上的鬼混,咆哮着转过身来,手脚并用,如狂风暴雨般的向叶天袭去,

这个人鬼结合体虽然本就是天生神力之人,再加上乃他信.沙旺素西用降头术的炼制,身体更是如同钢铁般坚硬,但是遇到到叶天这一套借力打力的功夫,却是连连吃瘪。

不过叶天的拳脚虽然接连打中这人,但对鬼混也无法造成任何的伤害,反而手脚被震的隐隐作痛。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啊?”

见到阿花不知疲倦的又从地上爬去向自己扑来,叶天一个侧步转身,身体灵巧的转到对方的身后,手掌如刀一般从阿花的脊梁中间划过。

如果细看的话,在叶天指缝中间,还有一道寒光闪过,无痕正隐于其中,顺着阿花的后背就割了下来。

“什么?没事?!”

当叶天这一刀划出后,眼睛顿时瞪圆了,因为他发现,无痕除了将对方后背的衣服划开,竟然无法割破对方的皮肤,只在上面留下了长长的一道白色印记。

见到这一幕,叶天眼中露出了毫不掩饰的震惊,要知道,无痕虽然不长,却是锋利异常,可以削金断铁。

但谁知道竟然连阿花的皮肤都破不开,眼前这人究竟是不是血肉之躯啊?这让叶天心中生出一种无力的感觉。

“妈的,再来!”叶天也是心志坚定之人,鼓动周身元气凝于右手无痕之中,刚好鬼混转过神来,一刀划在了鬼混的脸上。

这一刀内凝聚了叶天体内雄浑的真气,对方就算真的是合金打制出来的,叶天相信也能捅个窟窿。

一刀划过,鬼混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道血痕,从眼角到嘴边的皮肉翻了出来,本来就很凶恶的那张脸变得愈发狰狞起来。

“嗷呜!!”不知道是不是被鲜血激发了野性,鬼混野兽般的嚎叫了起来,攻向叶天的动作,比之前竟然加快了几分。

而且鬼混此时每一拳的打出,都蕴含了杀伤力极大的阴煞邪气,中间隐隐还有一种甜甜的味道,叶天不慎之下吸入鼻中,真气运行之间竟然忽然变得有些滞碍了。

“蛊毒?”

叶天心中大惊,他没想到这个莽汉一般的家伙,竟然会突然释放出了蛊毒,而自己大意之下居然会着了道。

感觉到胸腹间传来的那种麻痒火辣,叶天连忙往后退去,用倒在地上的沙发挡住了阿花,从衣兜里掏出一个瓷瓶,倒出颗药丸扔入嘴中。

这是叶天临来香港的那天晚上炼制的解毒丸,虽然时间短火候不是很足,但却是专门克制蛊毒用的,吞下药丸后,胸腹间火辣辣的感觉顿时消减了几分。

叶天也没想到这个阿花会如此难缠,当下在运功逼毒并且躲避着对方攻击的时候,大声喊道:“师兄,变转阵法,杀掉鬯薹鼍!”

九宫绝杀阵可不是你站在生门就能高枕无忧的,只要阵法稍加变幻,生门也能变为死地,听到叶天的喊声后,左家俊顿时掐动指诀,场中情形为之一变。

原本站在生门处的鬯薹鼍,忽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陷入沼泽中一般,浑身都被绑缚住了,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

九宫绝杀阵所凝结的煞气,在瞬间就让鬯薹鼍脑中出现了幻觉,往日残杀的那些人一个个都化成厉鬼,张牙舞爪的向他扑去。

“破,给我破!”

鬯薹鼍常年就是和阴煞之气打交道的人,对于眼前的幻觉倒也不惧,他从身上取出一物,对着面前那些煞气形成的厉鬼一抖,漫天幻影顿时消失不见了。

“这是什么东西?”正上蹿下跳躲避着鬼混攻击的叶天,见到鬯薹鼍手中的物件竟然能破掉煞气,也是不由吃了一惊。

“嘎嘎,你们都要死!”

鬯薹鼍得意的看向了手中的物件,这是他用人皮炼制的招魂幡,里面糅合了各种毒物,不但能吸收煞气,还可以攻击敌人,端的是阴毒无比。

手里拿着招魂幡,鬯薹鼍也不管眼前阵法形成的幻境,大步往前冲去,他本身就是站在门边的,眼看就要来到阵眼之处。

鬯薹鼍对阵法也并非是一无所知,之前就感觉到客厅中间的那把大刀有些诡异,等到阵法开启后,更是确定了那里就是阵眼的所在。

每个阵法都有其薄弱的环节,阵眼要是被破坏,阵法也就将失去效果,鬯薹鼍此时打的就是这个目的。

右臂断折的左家俊见到鬯薹鼍直奔阵法,心中大惊,也顾不得自己的伤势了,几个跨步堵在了鬯薹鼍的身前。

“滚开!”见到左家俊挡在身前,鬯薹鼍伸出蒲扇般的手掌对着左家俊劈头盖脸的打了下来。

虽然右臂受伤,但左家俊的身法还是要远比鬯薹鼍灵活,当下一矮身躲过对方的攻击后,左掌重重的击在了鬯薹鼍的肚子上。

只是让左家俊郁闷的是,他这力含千钧的一掌打中鬯薹鼍后,竟然感觉像是击中了一团棉花,软绵绵的毫不受力,这种感觉让他郁闷的差点吐血。

“死吧!”鬯薹鼍一声狞笑,趁着左家俊左掌还没来得及收回的时候,整个身体往前一冲,犹如炮弹般的撞到了左家俊的怀中。

“嘭”的一声响过,左家俊被鬯薹鼍撞个正怀,身体向后飞去的同时,大口的鲜血就喷了出来,重重的跌落在了地上。

“师兄?!”看到左家俊被鬯薹鼍击中后倒在地上生死不知,叶天也是红了眼睛。

降头师的强大和诡异大大出乎了叶天的预料,尤其是非人非鬼的鬼混,给叶天造成了很大的威胁,所以虽然做了诸多准备,但还是出现了意外。

一脚将那鬼混踹开几米,叶天的身体快如闪电般的移动到了阵眼正中处,伸出右手握在了偃月刀的刀柄之上。

原本叶天是想用阵法解决鬯薹鼍的,但是鬼混的出现和鬯薹鼍手中的那张人皮,让阵法效果全无,那就只能和对方拼死一战了。

从出道以来,叶天还是第一次遇到了生死危机,这也激发了他心中的血性,当下连胸腹间所中的蛊毒都不去压制了,单手提起偃月刀,对着向自己扑来的鬼混就迎了上去。

“给我死!”

叶天右手高举偃月刀,左手也按在了刀柄上,将全身真气尽皆注入刀中,往下劈去的同时,刀身竟然显露出一股金锐之气,一道长约三寸的刀芒显现了出来。

“死吧!”

看着面前的鬼混竟然毫不躲闪,叶天这重于千钧般的一刀径直砍在了阿花的面门处,“噗嗤”一声轻响,鬼混那高大的身体被定在了原地。

一刀劈出后,叶天再也不看对方一眼,一个拖刀就往鬯薹鼍迎了过去,躺在地上的师兄还不知生死,这让叶天对鬯薹鼍心中生满了恨意。

从叶天拿出偃月刀之时,整个阵法就已经失去的效果,鬯薹鼍刚好清楚的看到了叶天那带着惊天刀气的一刀。

“阿……阿花?!”就在叶天回身的时候,鬯薹鼍看到了让他不敢置信的一幕,口中发出一声惨厉的惊呼。

---

PS:第一更送上,今儿发奋下吧,月票到100张就三更,有月票的朋友投出来吧,推荐票也请支持一二!(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天才相师请大家收藏:()天才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