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偃月之威

唐文远别墅的客厅里,此时被改成了个香堂,李善元和麻衣祖师的画像被挂于墙上,叶天与左家俊分坐在画像两旁,而柳定定则是双膝在二人面前。

“柳定定,我麻衣一脉门中规矩并不繁琐,一戒欺师灭祖,二戒对普通人使用术法残害生灵,三戒奸……呃,主要就是这两条,你能做到吗?”

虽然左家俊是师兄,不过叶天却是第五十一代麻衣一脉的嫡系传人,也就是门主,弟子入门的训话,自然要由他来进行的。

麻衣祖师本就出身道家,讲究的是无为而治,所以他手创的这一门派,也没有什么三规六戒的,本来还有一戒是不得奸淫好色,不过柳定定是女孩子,这个自然就免了。

“师祖,我能做到,一戒欺师灭祖,二戒对普通人使用术法残害生灵!”柳定定神情坚毅的重复了一番叶天的训诫。

“好,跪拜祖师吧!”

叶天点了点头,虽然柳定定是个女孩,但天赋极佳,又被左家俊从小培养,日后接触到麻衣术法,其修为将会突飞猛进的。

对着麻衣祖师和李善元的画像跪拜完后,柳定定又对着叶天拜了三拜,然后这入门仪式就算是完成了,叶天伸手扶起柳定定,哈哈一笑,说道:“我这见面礼可给过了啊,再想要就要找左师兄了!”

“叶师弟,你给的什么见面礼啊?”左家俊却是不知道这件事,一脸狐疑的看向外孙女。

“外公,这是师祖给的,他说的件法器!”柳定定将生肖玉石拿了出来。

“这……这真是件法器啊,叶师弟,你……你从哪搞来的这东西?”接过那生肖玉之后,左家俊面色大变,以他的修为,可以轻易感觉到这玉器之中蕴含的生吉之气。

左家俊知道,师父手上有两件法器,是一枚铜钱和祖传的罗盘。

但这些只能传给下任门主,除了这两件之外,最后一件法器却是传给了自己,现在正戴在了外孙女的脖子上。

也就是说,叶天的这枚法器,应该是他自己得到的,但左家俊这么多年寻访多地,也没能遇到一件法器,是以才会如此吃惊。

左家俊想了一下,把那生肖玉递向叶天,说道:“叶师弟,这礼太贵重了,再说定定已经有了件法器,你还是留着日后传给弟子吧!”

左家俊是知晓法器的稀少程度的,一般都是师父传徒弟,如此一辈辈的传下去,叶天送出这块玉,万一等他收徒的时候没有法器相赠,那反而是做师兄的不是了。

“师兄,定定戴的那件法器,是师父赐予你的,就让定定还给你吧,日后她戴着这件法器就行了。”

叶天笑了笑,接着说道:“至于我倒是不怕,师兄,那把偃月刀就是一件攻击法器,日后也可以传给我的弟子的!”

“什么?那是攻击法器?”

左家俊闻言一愣,也顾不得孙女在场了,急忙忙的跑到偃月刀前,仔细打量了半天,一脸狐疑的看向叶天,说道:“叶师弟,这……这不太像是法器啊?”

左家俊功夫到了,修为也够,但他之所以憋屈了二十多年都不敢前往泰国找乃他信.沙旺素西了解恩怨,就是因为缺少攻伐杀戮的手段。

现在听到叶天说这是件攻击法器,左家俊可不是一般的激动,以他的修为,即使不懂术法,拿着件攻击法器也能发挥出三五分作用来的。

只不过观察了半天偃月刀之后,左家俊有些失望,这把刀中虽然隐隐含有阴煞之气,不过并没有传说中的攻击法器的那些特征。

“怎么,师兄,想见识一下这件法器?”

叶天闻言笑了起来,偃月刀中的煞气已经被他给封存了起来,除非叶天用秘法驱使,否则这刀在外人眼里,不过就是一把稍微重一点的兵器罢了。

听到叶天话中有话,左家俊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说道:“当然想见识了,叶师弟,师父当年可是都没有这种法器啊!”

“好,师兄,你退后几步!”

叶天走到距离偃月刀三米之前,右手掐了个指诀,口中喝道:“启!”

随着叶天的喝声,一股阴森森的气息弥漫开来,这足有上百平方米客厅里的温度,似乎陡然下降了几分。

“杀!”

叶天又是一声断喝,偃月刀发出一声脆鸣,气势为之一变,房中的柳定定和左家俊眼前一花,身周突然响起了杀伐之音。

此时的左家俊,好像置身于古代战场之中,一对对骑兵捉对厮杀,马刀砍下血肉横飞,马蹄踏过尸骨遍地,让他从心底生出一股寒意。

“好……好可怕的幻境!”

左家俊到底功力深厚,稍微一愣神之后,从那幻境中摆脱了出来,不过全身都已经被冷汗给浸透了。

“叶师弟,快,快停停!”

搭眼望去,柳定定的表现比自己更加的不堪,双拳正在对着空气挥舞,口中还发出了喊杀声,想必心神已经完全沉浸在幻境之中了。

“定,给我收!”叶天口中发出一声低喝,有如高僧禅唱一般,满屋煞气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尽数收敛在了偃月刀之中。

“杀!杀死你们!”柳定定似乎还没有清醒过来,闭着眼睛徒劳的对四周攻击着。

“定定,醒来!”左家俊在外孙女耳边大喝一声,柳定定这才停住了动作,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外公,我……我做了个梦,见到好多鬼啊,可是我又能杀死它们!”

要说柳定定还真的是很适合修习奇门术法,回过神来之后,表现的居然不是害怕,而是一脸的兴奋。

这种表现比叶天小时候可是强多了,那会叶天被老道逼着在孤坟岗睡觉,半夜装鬼去吓唬叶天,差点没把叶天的三魂六魄给吓飞掉。

“叶师弟,这把法器好厉害,你是从何得来的?”

左家俊没有搭理外孙女,而是将目光放在了偃月刀上,领教了这把法器的威力之后,左家俊才真正意识到攻击法器的犀利之处。

要知道,虽然偃月刀仅仅影响了左家俊心神不过四五秒的时间,但高手斗法,这四五秒足够别人杀死他好多回的了。

而且偃月刀刚才也并非针对他释放出来的煞气,否则的话左家俊也不会那么轻易就从幻觉之中摆脱出来。

“这物件得来却是很巧,也算是运气吧。”对自家师兄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叶天笑着将自己的那次盗墓经历给说了出来。

“哇,好刺激啊!”听完叶天的讲诉,柳定定张大嘴叫了起来:“师祖,以后盗墓您一定要喊着我啊,太刺激了!”

“定定,还是叫叔爷吧,师祖这称呼在外人面前不合适。”叶天闻言苦笑了一声,没想到这世间麻衣一脉的第三位传人,居然是个暴力女?

见到左家俊似乎都对柳定定的话有几分动心的样子,叶天连忙绷起脸说道:“我那次的初衷不过是为了消弭劫难,盗墓有损天和,你们以后切不可如此!”

如果自己这位二师兄为了找寻法器,真的去盗墓的话,那么叶天日后可是没有脸面去见历代祖师了。

“是,叶师弟,我不会去做那种事情的!”

听到叶天的话后,左家俊陡然一惊,从对法器的贪婪中清醒了过来,他在占卜上的造诣极深,自然懂得天道无情的道理。

“对了,叶师弟,我听定定说你这次来香港是有事情要办的,是什么事啊?师兄在香港也算是有点名声,或许能帮到你的。”

摇头摆脱法器对自己的诱惑之后,左家俊将话题给岔开了,师弟来到香港办事,自己这师兄当然要鼎力相助了。

“咳,师兄,这事儿说起来还是和乃他信.沙旺素西有关系的,我此次来,就是为了会会他的弟子……”

叶天想了一下,把自己的家世完完本本的告诉了他,包括宋家那位视自己为眼中钉的宋晓龙也没瞒着左家俊。

“你……你竟然是薇兰女士的儿子?”

左家俊一脸的惊异,“我十年前见过你母亲一面,她曾经让我推演你日后的情况,不过推演出来的结果却是一片混沌,原来如此啊?”

术法相冲,想要推演一位术法中人的命理,比普通人要难上百倍,别说是左家俊了,就是李善元,当年也无法推演出叶天日后一丝发展轨迹的。

“又是豪门恩怨啊。”

左家俊在香港多年,见惯了那些豪门子弟争抢家产的事情,却是没想到自己这位小师弟居然也会陷入到这个漩涡之中。

“叶师弟,你这件事做的有些冒昧了,鬯薹鼍这个人我知道,是泰国乃他信.沙旺素西之下名头最大的一个降头师。”

左家俊一脸担忧的说道:“咱们这一脉的攻伐术法尽失,仅靠着这把法器,怕是不一定能对付得了他的!”

术法和内家修为是两回事,虽然叶天功力深厚,但缺少攻伐手段,所以在左家俊看来,叶天对上鬯薹鼍,恐怕是败多胜少的局面。

---

PS:第二更,还差20多张月票就到3000了,打眼继续写第三章,有月票和推荐票的朋友多多支持!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天才相师请大家收藏:()天才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