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踢馆(中)

“踢馆?师父,那不就是去砸场子吗?”听到叶天的话后,周啸天顿时兴奋了起来。

“踢馆”这个名词,是从广东传过来的,因为在解放前的时候,广东香港等地的武馆是最多的,各个武馆之间也很容易发生矛盾。

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武林中人血气旺盛争强好胜,从最初的上门切磋逐渐演变成寻事挑衅,慢慢就形成了“踢馆”这个说法。

像名师叶问的徒弟李小龙在习武之初,就经常上门求教一些武林前辈,他的这种“踢馆”,是以切磋武艺为主的。

但是当李小龙成名之后开了武馆,每日里踢馆的人也是络绎不绝,那些人却都是动机不存,以砸场子为目的了。

而邱文东的拆迁公司与卫红军被打有着关联,叶天喊出了“踢馆”两个字,自然不会是上门讨杯茶喝的。

“嗯,就是去砸场子,明儿你小子是主力,今天好好休息下,别给师父我丢脸了!”叶天现在感觉收个徒弟也不错,最起码不需要事事躬亲了。

而且周氏一脉举家搬迁到河北之后,和当地的一些武术门派也多有沟通,就像是周啸天身上所练的功夫,就是以实战为主的八极拳。

在中国的武术界,向来都有“文有太极安天下,武有八极定乾坤”的说法,“八极”意为发劲可达四面八方极远之处,其动作朴实简洁,刚猛脆烈,多震脚发劲动作。

八极拳发源于山东省庆云县,后传于河北沧州,周啸天祖辈曾经在沧州以武会友,将八极拳的精髓融入到他们祖传的功法之中,也算是内外兼修了。

别看周啸天虽然年龄不大,但是以祖传内功心法为底,加上刚猛无敌的外家八极拳,已经堪堪摸到了暗劲的层次。

叶天当年跟随师父行走江湖的时候,都没见过几个在功夫上能胜得过周啸天的人,即使有,也都是些六七十岁气血衰败的老人。

俗话说“拳怕少壮,棍怕老郎”,那些将外家拳练到炉火纯青的老拳师,真正动起手来,未必就是年轻力壮周啸天的对手。

当然,外家练发力,内家练发劲,如果碰到将内家拳练到暗劲的人,周啸天的功夫就不够看了,只是现代武术式微,这样的人却是少之又少了。

“得嘞,师父,您放心,一准不会给您丢脸的。”周啸天虽然沉稳,也是少年性子,当下是摩拳擦掌,恨不得现在就打上门去。

----

东城区靠外环路边有一栋两层的小楼,外面的院门处,歪歪扭扭的挂着个安顺拆迁的牌子,院子里停着三四辆车,但却不见一个人影。

不过在小楼二层的一个房间里却是人声鼎沸,七八人正吆五喝六的在那推着牌九。

坐庄的那人四十多岁的年龄,剃着个光头,头上面有条两寸多长,如同蚯蚓一般的伤疤,在他脖子上,还挂着一根小指粗的金链子。

“妈的,你们这帮小子今儿都是来宰炜哥我的是吧?”

翻开手上的牌九,却是一副瘪十,费老大没好气的将面前的一叠钱给扔了出去,不过嘴上虽然骂骂咧咧的,但眼睛眨都没眨。

现在可不同于十多年前了,什么哥们义气全是扯淡,没有点实惠的东西,是没人再会给你卖命的,费老大没事的时候,就喜欢拉着兄弟们推牌九加深感情。

费贺炜是五十年代出生的,他爸爸是总参的一个军官,在那个疯狂的年代里,费贺炜的老子当时紧跟那位副统帅的派系,所以虽然官不大,但却是极有实权。

那个年代讲究的是“父是英雄儿好汉,父是狗熊儿混蛋”,费贺炜从十一二岁的时候,就是总参大院里的孩子王,经常带着一帮小子去外面和人打架。

不过在一九七一年的九月,副统帅出逃飞机失事,费贺炜的那个英雄老爸,也是在一夜之间从英雄变成了狗熊,三个月的审查过后,被投入到了监狱里。

而费贺炜的人生轨迹,也由此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原本孩子王,突然就变成反革命的后代,一家都搬出了军队大院。

这个巨大的反差,让当时已经十五六岁的费贺炜心理发生了扭曲,整天在社会上和一帮人厮混了起来。

由于费贺炜曾经跟着部队的那些人练过几手功夫,加上出手很辣,很快就成为了东城区这一块有名的顽主,极大的满足了他当时因为父亲入狱而被人所瞧不起的虚荣心。

后来那场动乱结束后,费贺炜的父亲也出狱了,由于他涉案不深,为了弥补其当年在战争时代立下的功劳,国家给费贺炜安排了个工作,是去一家军工厂当实习电工。

只是那时候的费贺炜,出外都是一帮小弟前呼后拥风光无比,哪里还愿意去工厂当实习工?所以虽然把关系挂了进去,却是一天班都没有上过。

不过这样的逍遥日子过了几年之后,就遇到了那场席卷全国的严打,作为四九城有名的顽主,费贺炜因为流氓滋事的罪名,被判了十年。

从监狱里出来的人无非就两种,一种是彻底痛改前非老实做人,而另外一种,则是在那个大染缸里耳熏目染,愈发学的一肚子坏水。

费贺炜当然就是第二种人了,从监狱里出来后,一无所长的他发现整个社会都变了。

当年的哥们都成了老实孩子,也没人打打杀杀了,在去几个哥们家混了几个月的饭之后,费贺炜能明显的感觉到了那些人的不耐。

一个偶然的机会,费贺炜遇到了当年的一个狱友,不过那个狱友比他出狱的早,现在竟然开了家货运配送站,出手很是豪爽。

他的那个狱友,正是邱文东,当时已经是走投无路的费贺炜,厚着脸皮死磨硬缠的就赖上了邱文东,在他的货运站做起了事情。

不过费贺炜这人,天生的就是一肚子坏水,他嫌拿工资干活太辛苦,最后将歪脑筋动到了别人配送的货物上。

当时邱文东收留的那些人,也没几个好鸟,和费贺炜打着同样心思的人不少,几个人一拍即合,开始盗取起配送站的货物来。

只是没过一年,他们盗取货物的行为就事发了,那会的邱文东也是一脑门的哥们义气,直接把事情给扛下来了,被扔进监狱判了三年,配送站也因此关门倒闭了。

不过那时候费贺炜手上已经有了几个存钱,加上他平时会花些小钱请人吃吃喝喝,邱文东货运站的底子,居然被他拉走了一半,跑到东城也开了一家货运站。

邱文东是武术世家出身的,行事还知道讲究个江湖规矩,但费贺炜不同,他就是一地道的地痞流氓,即使开了公司,也是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

在货运站刚开起来的时候,费贺炜倒是也赚了些钱,但慢慢的就混不下去了,别人都不愿意将货物交给他了。

就在这个时候,费贺炜又发现了一条财路,这条财路和邱文东也有关系,当年的东哥从监狱里出来后,居然又是混的风生水起,不仅开了家保安公司,还开了一家拆迁公司。

费贺炜当时找人一打听拆迁公司的门道,眼睛顿时就亮了,这逼人搬家暴力拆迁,不正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吗?这职业简直就是给他量身定做的呀!

于是费贺炜又厚着脸皮找到了邱文东,不过这次他能感觉到,邱文东并没有接纳他的意思了。

使尽了浑身解数,费贺炜忽悠得邱文东在东城开了家分公司,而他自己则是挂在邱文东的公司下面,也开了一家拆迁公司。

在成功做了几单生意,把这拆迁公司的门道全都摸清楚之后,费贺炜的公司就独立了出来,不过他知道自己的名声不太好,有事没事的总是喜欢打着邱文东的名头行事。

邱文东这人好面子,加上费贺炜总是在外面吹嘘自己急公好义,是以他虽然知道费贺炜这人不地道,也并没有和他翻脸,一直都是睁只眼闭只眼的。

费贺炜前几个月恐吓卫红军的行为,其实都是他一人所为的,拉上邱文东,就是因为丘八名气大,有点扯虎皮做大旗的意思。

不过卫红军也是北京城小有名气的人,对上他费贺炜心里有点没底,所以才煞费苦心花了几个月的时间下了个套子,将卫红军给毒打了一顿。

在费贺炜看来,卫红军再有钱也只是个生意人,犯不着和他这光脚的流氓死磕,是以他对黄毛此次去的谈判极有信心,提前召集兄弟开赌,就准备等黄毛回来后去庆功呢。

“炜哥,出事了,出大事了!”

正当赌局正酣的时候,房间的大门从外面被人猛的推开了,一个小弟慌慌张张的冲了进来。

刚刚又输了一把的费贺炜,直接就把手中的牌九砸了过去,骂道:“妈的,你小子不会敲门啊?靠,是不是踹拆迁户的大门踹习惯了啊?”

---

PS:感谢毒爱巴神和庄john兄弟的书评飘红,谢谢众多朋友打赏的厚爱,这两天的更新,让打眼感觉有些对不住诸位。

只是打眼尾椎出了问题,一坐下就疼,每天两章就要坐五六个小时,今儿不管了,争取三更吧,大家投点月票和推荐票给打眼鼓鼓劲!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天才相师请大家收藏:()天才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