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凶刀偃月

汉白玉石门看着很笨重,不过下面却是用滚珠滚动的,非常灵活,叶天右手轻轻一推,石门就缓缓向里开启了。

“爷早就放着呢!”

就在叶天借着头顶的灯光望向墓室的时候,一股阴寒到实质的煞气突然扑面而来,如刀般的向叶天当头砍下。

这次叶天是早有防备,左手无痕轻举,一道丝毫不弱于对方的杀气从无痕剑身脱体而出,两股煞气相撞在了一起,顿时搅动的整间墓室的元气都紊乱了起来。

两道无形的煞气在空中争斗着,叶天却是通过矿灯所散发出来的亮光,看清了墓中的情形。

正如叶天所想的那样,这个后墓室又分为四个侧室,正中摆放着一个巨大的棺椁。

在其两旁的侧室中,还有两个略小一点的棺椁,叶天知道,这是主人棺椁和他的妻妾,至于另外两个侧室,则全都是一些死人的尸骨,应该是殉葬者。

“你……你妈的,难……难道这里是关二爷的墓?”

这些都很正常,和普通的墓室也没什么两样,但是让叶天惊愕莫名的是,在三个棺椁的前面,居然横着摆放了一把偃月刀。

偃月刀属于长柄刀一种,因其重量较重,所以斩、劈的威力非同小可,关羽用的青龙偃月刀就是偃月刀之中最著名的一种。

出现在叶天面前的这把偃月刀刀身长约六十公分左右,刀背厚实,虽然历经千年,刀身处仍然寒光闪闪,犹如刚淬火出炉一般。

这把偃月刀的刀柄长约八十公分,通体黝黑光润,叶天目测了一下,应该是上好的熟钢打磨出来的,距离三四米远,叶天都能看到上面细微的纹路。

“这他妈不对啊,关二爷死在麦城,那是湖北地界,虽然河北湖北都带着个北,两边却是差了几千里路,这肯定不是关二爷的刀!”

经过开始的惊愕之后,叶天醒过神来,眼前的这把刀,和关二爷肯定是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了。

因为叶天知道,关二爷所使用的的青龙偃月刀,最初不过是小说杜撰出来的。

到了唐朝的时候,有人根据小说演绎,倒是打制出了大关刀,但因为太重,极少有人能使用,大多都是作为训练、仪仗,或宫殿侍卫的武器。

不过看着这把偃月刀,叶天的眼神却是逐渐变得火热了起来,虽然不是关二爷的武器,但是这把刀,绝对能称得上是一把宝刀,而且还是一件难得的攻击性法器。

且不说这把刀在古墓中历史千年而不腐不锈,单单是刀身所带的冲天煞气,就足以证明这是一把凶兵了。

而且刀中煞气还隐含着一股杀气,说明这把刀并非是件陈设或者仪仗品,它肯定曾经饱饮人血,无敌于战场之上,却不知为何被人封在了这千年古墓之中?

“铮!”就在叶天沉思之际,耳边的一声清脆的响声,将他惊醒了过来。

两件凶兵相争已经分出了胜负,偃月刀释放出来的煞气尽数收敛了回去,而叶天手中的无痕,则是发出得意的脆鸣,显然是占据了上风。

其实从主动攻击性上来说,这件偃月刀要更甚于无痕,因为它早年就是战场杀敌的凶器,被鲜血浸蚀的机会远远多于无痕,杀气之重就连叶天刚才都为之心颤,

如果不是无痕历经两座古墓煞气的蕴养,刚才很可能就不是偃月刀的对手了。

这也是无痕能被盗墓贼所得,最后流落到叶天手中的原因,但对于这把凶兵而言,这种可能性基本就是不存在的,除了叶天之外,它对于所有人都是祸乱之源。

“哈哈,不虚此行,真是不虚此行啊!”

叶天哈哈大笑了起来,虽然这偃月刀体积过大,无法随身携带,但是作为镇宅宝刀却是再适合不过了。

将其放入叶天那四合院里,将会百邪不侵,稍微有点灵性的动物都会远避,到时候估计毛头想抓只老鼠都难了。

攻击法器在奇门江湖中一向是难得一见的,老道行走江湖百余年都没遇到一个,叶天这短短一年之中竟然连得两件,忍不住放声大笑了起来,震得墓室里灰尘四溅飞扬。

不过想把这偃月刀带出去,叶天却是要先收服了他才行,法器通灵,尤其是凶煞类的法器,没有一件是简单的,一个不慎就会遭到反噬。

门口的那具尸骨,就是被这法器侵入心神死掉的,而这后墓室没有被搜刮的痕迹,想必是那些古代盗墓贼见到同伴无故死亡,这才没敢进入墓室内大肆劫掠的。

叶天用手安抚了一番无痕,返身将其放入了墓道之中,这才回到墓室里,径直往偃月刀走去。

似乎感觉到了叶天的用意,那把凶刀内的杀气脱体而出,对着叶天冲击而来。

曾经有过收服凶器的经验,叶天并没有慌张,也没有做任何的抵抗,任由那股凶煞之气侵入体中。

不过这把凶刀内的煞气之中,还蕴含着浓烈的杀气,叶天脑海中顿时出现古战场的画面,刀光剑影尸山血海不断的在身边上演着。

一丝丝煞气在叶天体内游走,只是叶天所修炼出来的元气,也在逐渐和这些煞气融合着,只是融合偃月刀的速度,却是比收服无痕的时候慢了很多。

整整过去了一个多小时,横放在叶天面前的偃月刀,突然发出一声脆鸣,叶天身上的煞气席卷而回,尽数收敛到了刀中。

而此时,这把偃月刀才能算得上是一把真正的法器,没有叶天的驱使,它再也不会主动去释放煞气对人进行无差别攻击了。

“真他娘的麻烦。”收服这把凶器,显然耗费了叶天许多的心神,苍白的脸上挂满了汗珠,神情显得疲惫之极。

站在原地稍稍休息了一会之后,叶天先是把无痕取回插在了左臂上,这才来到了偃月刀架前。

叶天用右手握住了偃月刀的刀柄,往上一提,放在刀架上的凶器,被叶天平抬到了胸前。

一股血肉相连的感觉涌上叶天心头,但是从刀中传来的那种无形的阵阵喊杀声,却是无法再影响到叶天了。

至此叶天才能细细打量这把偃月宝刀,正如他之前所想的那样,刀柄全是由精钢打磨的,在尾处镌刻着一只惟妙惟肖的虎头。

而刀身光滑,刀头阔长,形似半弦月,背有歧刃,刀身穿孔垂旄,刀头与柄连接处有龙形吐口,给人一种细腻中的粗犷感觉。

“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

提着这把重达三四十公斤重的偃月刀,一股豪情激荡在叶天心中,想象着骑在马上挥舞偃月刀冲杀于千军万马之中的情形,就忍不住让人心潮澎湃。

叶天挥刀向前斩去,顿时一股劲风划开了空气,发出阵阵呼啸之声,可见这把刀如果拿在力大之辈的手中,在战场上绝对是无可匹敌的绝代凶器。

“这座古墓不知道到底是谁的陵墓?放着这么一把刀原本是为了镇压这墓主人,却没想到历经千年变成了一把凶器,反而便宜了我!”

把玩了一番偃月刀后,叶天激动的心情渐渐平息了下来,看了下手表已经是夜里三点多钟了,他并没有太多的时间耗在这里。

“开,还是不开啊?”

看着墓室中这三具大小不一的棺椁,叶天为难了起来,打开棺椁倒是简单,手中偃月刀正合用,但惊扰前人安息,却是对古人的大不敬,为天理所不容的。

对于棺椁中可能陪葬的大量珍贵文物古玩,叶天倒是没有多大的兴趣,因为他通过气机感应到了,这三个棺椁中均是再没有了法器的存在。

但如果想揭开这座陵墓主人的真正身份,却是需要在棺椁中寻找印章,一般而言,棺椁中都会有这些证明其身份的物件存在的。

“算了,还是在别处找找吧!”叶天摇了摇头,最终决定还是不去惊扰这倒霉的墓葬主人了。

死后被人布了这么个阴损的**绝地,想必后人早已断子绝孙了,不过他的尸骨倒是得以保全了下来,叶天不想去破坏这冥冥之中的天意。

围着三个棺椁转了一圈,叶天皱起了眉头,这里千年都没有人进入,地面除了汉白玉打造的棺椁基座之外,甚至连殉葬品都没有一件。

在主墓室没有得到什么线索,叶天将目光看向了两边的侧室,或许在那些殉葬人的身上遗留有什么物件也说不准呢。

“真他妈的凶残啊!”

走进殉葬室之后,叶天才发现,这些殉葬而死的人,基本上都是被当场格杀的,很多尸骨上还残留着没有拔出来的刀剑。

这两个殉葬室里人的身份也是不相同的,一个里面全是身穿锦罗绸缎的女人,而另外一个则都是穿着粗布麻衣的男人。

“嗯?这个人是谁?”

当叶天看到一具尸骨的时候,不禁愣了一下,因为这具尸骨所穿的,居然是一件尚未腐朽的青袍道衣。

--

PS:第二更,感谢诸神老兄的再次飘红,感谢所有打赏和投出月票的兄弟们,啥也不说了,打眼去码字,用更新回报大家!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天才相师请大家收藏:()天才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