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投石问路

“吃吧,再喝口酒,都是驱寒用的!”

回到招待所后,叶天将驴肉和一瓶酒放在了桌子上,此时周啸天已经服下了他给的药,脸色比之前红润了许多。

“叶哥,谢谢你!”周啸天感激的看了叶天一眼,抓起驴肉就吃了起来,十八九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每天馒头咸菜的,可是把他给憋的不轻。

“这次劫难我帮你化解了,不过你以后怎么办?”当年周氏一脉奇门行里也是鼎鼎大名的,可是沧海桑田时至如今,后人竟然以盗墓为生,叶天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叶哥,我……我不干这个还能做什么啊?”

周啸天苦笑了一声,用力的把嘴里的驴肉咽到了肚子里,开口说道:“叶哥,我知道您是对我好,我不想瞒您,我妈那眼睛最多只能再拖一年了,要是凑不够手术的钱,我妈可就真要瞎了!”

在讲诉自己那悲惨的经历时,周啸天都是一脸的坚强,不过此时提到了相依为命的母亲,他眼里却满是泪水,拿着火烧驴肉怎么都吃不下去了。

“嗯,先吃吧,吃完咱们去那里看看地形……”叶天把那包驴肉往周啸天面前推了推,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经过这番长谈,叶天对周啸天的感观很不错,心里也有了些想法,不过眼前还件麻烦事没解决,叶天不想太早和他提起。

听到叶天的话后,周啸天愣了一下,迟疑着说道:“叶哥,干……干这个可……可是要晚上去才行的,那周围村子来来往往的人可是不少的……”

“废话,这个我还不知道啊?不过我又不是去盗墓,只是看看地形观观地气而已,分什么白天晚上的?”

叶天被周啸天说的哭笑不得,他早年跟着老道行走江湖,又不是没接触过盗墓这行当,他还没傻到大白天的往地下钻,然后被人举报给堵在盗洞里。

“嘿嘿,我就知道叶哥您是行家,叶哥,您也吃,我一个人吃不下这么多!”

生平第一次和陌生人谈了心事,周啸天的性子开朗了很多,这会的他,才像是个十多岁的少年,身上也少了一些那种暮气沉沉的感觉。

“嗯,多吃点,现在十点多了,这就当是中午饭了……”

叶天点了点头,抓起驴肉也吃了起来,他的饭量要比周啸天大的多了,没一会功夫,一瓶酒十多斤肉,竟然被二人吃的干干净净,其中倒是有六七斤都进了叶天的肚子。

“走吧,出去活动活动!”

找了张纸巾擦了擦手,叶天站起身来,伸展了下身体,浑身关节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看的周啸天眼睛都直了。

“叶哥,您这身功夫是怎么练出来的呀?”

周啸天从五岁的时候就跟着父亲练习家传武术,没有一天的懈怠,虽然功夫比不上叶天,但眼力可不差,叶天这不经意的一手,却是外门功夫练到了极致的表现,

叶天闻言笑了起来,说道:“我练的是内家拳,劲通百骸,看着像外家拳法而已,你们周氏一脉应该也有相应的功法的,没必要羡慕我……”

“有是有,不过配合术法修炼的功法,在我曾祖父那一代就遗失了,传到我父亲那里的时候,就只有祖传的一些防身术了。”

周啸天脸色有些黯淡,他小时候对父亲所说的奇门江湖也是很羡慕的,但是家里的传承典籍不是被烧就是丢失,周氏一脉也不复当年的风采了。

“丢掉了?”叶天愣了一下,继而笑着说道:“没被烧掉就好,以后机缘到了,说不定就能被你遇到的。”

说老实话,叶天也想看看这周氏传承,到底是书纸典籍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叶天所得到的传承过程太过独特,一没文字二没图像,只是一段看不到摸不着的信息而已,就是老道也从未听闻过,是以他也想找到别的风水流派印证一下。

只是解放之后,尤其是在那动乱的十年,不仅是周家遭遇劫难,几乎所有派别相关的传承典籍,都被焚烧一空,几乎全都断了传承。

李善元也曾带着叶天走访了一些风水流派,但那些奇门中人不是转行做别的了,就是拿着祖宗留下的法器在装神弄鬼,却是再没有人能沟通天地元气,再现奇门风采了。

“但愿吧……”周啸天摇了摇头,走到门口将躺倒放着的一个大箱子立在了地上。

“里面装的什么?”叶天问道,那箱子可真不小,放个人进去都是绰绰有余的。

“盗墓的家伙什,叶哥,下去没这样东西可不好使的。”

周啸天闻言笑了起来,拉开箱子拿着个帽子状的东西,说道:“叶哥,这个是矿灯,带在头上的,这个是氧气罩,一次性的,能保持20分钟,刚下去的时候要带上……”

周啸天那箱子里的物件还真不少,除了矿灯和氧气罩之外,还有短把的工兵锹和洛阳铲以及撬棍等东西,叶天真想不明白这家伙是如何将箱子搬到墓葬那地儿去的?

叶天想了一下,说道:“这招待所不安全,咱们出去的话,把箱子带上。”

叶天敢保证,如果箱子放这里的话,等他们出去之后过不到五分钟,绝对立马有人进来查看的,那周啸天盗墓贼的身份也就保不住了。

“叶哥,这……这要等晚上没人的时候租个三轮车拉去的,现在可不成。”周啸天有些为难,这么大个箱子白天拿出去,太惹眼了。

“拿起走人,我开车来的,话再说回来,你这些东西有一半都要扔掉的,不然被查住了一样完蛋。”

在九八年这会,很多道路都是有路卡的,越是穷的地方路卡越多,万一被人检查到,那叶天就是引火烧身了。

听到叶天说开车来的,周啸天没在迟疑,搬起箱子和叶天一前一后的出了招待所。

周啸天所说的那座古墓,距离曲阳县城还有几十公里,是在羊平镇一个叫田庄村的东面,一个多小时后,叶天的车子停在了一条有些狭窄的泥土疙瘩路上。

在路上的时候,叶天把周啸天的家伙什给扔掉了一大半,只留下了矿灯工兵锹,周啸天虽然心疼不已,却是没敢多说什么。

“别下车,指给我看下!”来到地方后,周啸天就想推门下车,却是被叶天给喊住了。

虽然不明白叶天的意思,周啸天还是指着一处地方,说道:“叶哥,就是那边,喏,那里有块大石头,石头西面二十米的地方!”

隔着车窗往四周查看了一番之后,叶天叹道:“背靠三山,呈环抱之势,东西方向还有河流,果然是聚气藏风的好所在,恐怕你找到的那座陵墓,不是王侯将相,也是权势赫赫的大人物!”

麻衣一脉的术法,重于比较偏重于奇门遁甲占卜相术一类,是以叶天对于阴宅风水,并不是特别的了解。

但叶天运转秘术之后,眼睛却是可以直观的看到在墓葬上方凝聚的阴阳二气,让他惊愕不已的是,这座墓葬的占地面积,竟然足足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

也就是说,这片地下的陵墓建筑,最少在上千平方米以上的,死后能安享这种规模墓葬的人,其身份必然是非同小可的。

一旁的周啸天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说道:“叶哥,这底下用的是青砖,估计是唐宋年间的大墓,不是唐末就是宋代初期的。”

汉朝墓葬多依山而建,喜欢将山体掏空作为帝王的陵墓,而唐末宋初的时候,则是用砖石垒砌的墓葬居多,作为一名有理想的盗墓从业者,周啸天同学的专业知识还是很扎实的。

对着那处地方看了一会之后,叶天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墓葬的煞气是封堵不住了,看样子要想别的办法!”

“那……那怎么办?”周啸天一听急了,这事儿可是他引起来的。

“不关你事,这墓葬的盗洞就不下十个之多,恐怕早有你的前辈们进去过了,生吉之气大泄,若是不加以疏导的话,恐怕将来为祸更甚。”

叶天从对地底泄出的气机发现,以前对这座大墓动过主意的人还真是不少,从那盗洞挖开的位置就能看出来,里面甚至有好几个人都精通风水,走的是生吉之道。

不过如此一来,这座墓葬就变得阴盛而阳衰,即使叶天封堵住了**,但久此以往下去,当阴阳二气完全失调以后,引起的祸患将会更大。

“走吧……”叶天看到前方有辆驴车冲着这边走了过来,拧开钥匙发动了车子,径直对着那驴车开了过去。

在驴车让道的时候,叶天摇下了车玻璃,嘴里操着一口保定话,对着那赶驴车的老头问道:“大爷,赵庄是在前面吧?这路忒不好走了!”

听到叶天的话后,老头扬了扬手里的鞭子,说道:“你们两个娃去赵庄啊?就在前面,过了田庄还有五里路,不过那边的路更难走啊!”

----

PS:第二更,还差六张月票到7900,大家多支持,打眼继续写第三更,嗯,还有免费的推荐票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天才相师请大家收藏:()天才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