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怪物

往山上爬了一个多小时后,阳光似乎已经失去了发热的功能,迎面吹来的雪山寒气,让叶天也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蓝天衬着高矗的巨大的雪峰,在太阳下,几块白云在雪峰间投下云影,就像白缎上绣上了几朵银灰的暗花。

在山脚与积年不化的雪峰中间,还相隔着蜿蜒无尽的翠绿的原始森林。

密密的塔松像撑天的巨伞,重重叠叠的枝桠,只漏下斑斑点点细碎的日影,叶天走在林中,只能听到自己脚踩枯黄碎叶的声音,平添了几分密林的幽静。

在森林和雪山之间,生活着各种雪山生物,成群的野羊、草鹿不时从叶天的前方跑过,虽然还算不上人类禁区,但这里也已经是人迹罕至的地方了。

穿过茂密的丛林之后,入眼已经能看到地上的冰层和高处的积雪,气温也陡然将至0度左右,叶天早已换上了在山下购买的登山御寒服。

俗话说望山跑死马,叶天没想到仅仅是来到山脚处,就足足让他走了三个多小时,望着那高耸入云的雪山之巅,叶天真的不知道他能否攀登上去?

“他们究竟要干什么?”

感应到山上几人丝毫都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算是刚刚登上雪山的叶天,已经开始叫苦不迭了。

叶天虽然去过不少地方,但还真是没有任何攀登雪山的经验,唯一一点登山的知识,还是之前那位不负责任的登山教练临时讲诉的。

对于“贾老板”一行人的目地,叶天此时也充满了好奇。

叶天可以肯定,在这雪山上一定有能够吸引他们眼球的宝贝,因为叶天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这帮职业盗墓贼会改行去做专业登山家?

将登山包放到地上,叶天坐在上面休息了一会之后,感觉自己真的将此行想的过于简单了。

别的不说,此时夜幕将临,包里的几块高热量食品显然不足以让他填饱肚子,虽然此行带了不少食物,但偏偏没在叶天的马上,他只拿了一些油盐调料。

听着肚子里传来的“咕咕”直叫声,别说继续往上爬了,再解决不了肚子问题,叶天只能打道回府了。

“奶奶的,大不了过几天野人的生活,哥们又不是没过过啊!”

叶天骨子里有一种偏执,他所认准的事情,一般都会一条道走到黑的,给老道逆天改命就是如此,眼下自然不会因为面前的困境就打退堂鼓。

食物对于叶天而言,倒真的不是问题,取出包中的六枚玉石法器后,叶天将其分成六个方位,埋在了森林的边缘处。

为了这次追剿“贾老板”等人,叶天可是将家底全都带在了身上,法器所构成的阵法,其效果要远远高于一般的玉石。

不多时,一群草鹿从森林中奔出,叶天掐了个手诀,六枚法器组成的阵法顿时运转了起来,一只闯入阵中的草鹿口中发出一声哀鸣,身体瘫倒了在地上。

叶天一边将几枚法器收了回来,一边很无良的想道:“要是被祖师爷知道我用阵法杀鹿,不知道会不会气的从坟里蹦出来啊?”

虽然在茅山生活的时候,叶天没少祸害那里的山鸡野味,但用阵法打猎,这还真的是第一次,低头看向那只草鹿,却已经气绝身亡了。

右手拿着一个纸杯,左手掌中出现一把在山下买的牛角刀,叶天一刀将其插在喉咙处,纸杯凑了过去,温热的鹿血顿时流淌到了里面。

“真腥啊?”

捏着鼻子将一杯鹿血喝掉,虽然腥味让叶天有些受不了,但就在鹿血下肚的同时,一股热气从小腹升起,浑身的寒意顿时减轻了许多。

将鹿皮剥下分解成了几块之后,叶天捡了一些草木枯枝,搭起了一个篝火堆,他的背包里虽然没放食物,但油盐调料却是不缺,不多时,一股诱人的香味就飘散在雪山脚下。

“还真是天然无污染……”一顿鹿肉下肚,叶天的精力全都恢复了过来,不过看看已经快要落山的夕阳,他还是放弃了继续登山的打算。

找一处避风口搭上帐篷,叶天静坐其中,吸收起周围充沛的天地元气来。

--------------

在叶天头顶临近山巅处,狄旺一伙的身影还在艰难的往上爬着,山顶已经飘起了雪花,呼啸的风声让人不自觉的对这天地之威生出无法抗拒的心理。

山顶风大,现在几乎每走上几步,都要被一阵突如其来的狂风吹的倒退五六步,即使这些人身体强健,常年干的都是挖土掘坟的活,此时也是感觉吃不消了。

为了不使几人走散掉,狄旺用登山绳穿在每个人的腰间,走在最前面的彪子虽然身体最好,但这会也是步履蹒跚了。

“师父,咱们跑这鸟不下蛋的地方来干嘛啊?再往上走真要冻死人了……”

王顺心里那叫一个后悔啊,如果再给他一个选择的机会,他昨天晚上一准会把准备好的安眠药放入到狄旺的茶水之中,偷了那本奇书逃之夭夭的。

“不想走,你可以下去的!”

狄旺此时也是有苦难言,他也没想到这笔生意完成起来如此艰难,他这一生虽然经历了不少恶劣的环境,但和此次相比,都是小巫见大巫了。

不过距离英国人给出的坐标地点只有一天的路程了,从下山之后到出境的渠道他都已经安排好了,想着那五百万的佣金,狄旺也只能咬着牙走下去了。

“哪能呢师父,您说走咱们就走!”

听出了狄旺话中不满的意思后,王顺心里生出了一股子透入骨髓的寒意,连忙低下了头往山上爬去。

到夜幕完全降临时,狄旺一伙人终于穿越了海拔5445米的博格达峰,由侧面开始了下山的旅程。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们还真有做登山家的潜质,最起码这一次的经历,就能让他们超越很多所谓的登山家。

“旺哥,有些古怪!”

走在最前面的彪子忽然停住了脚步,因为他发现,在自己的正前方,好像多出了一些高大的建筑,犹如鬼影瞳瞳,让一向胆大的彪子也心生寒意。

“是冰塔,咱们今天宿营的地方到了!”

狄旺拿出强光手电往前照去,口中发出一声惊喜的喊声,他到底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对这破天气的忍受力也快要达到了极限。

“都小心点,这里有冰川裂缝,要是掉进去谁都救不了你们!”

到了山的另一面,雪已经停了下来,不过天上依然没有星光,狄旺的喝声让有些放松的几人顿时又紧张了起来,摸索着进入冰塔群后,各人都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快点把东西拿出来,好好吃一顿早点休息!彪子,明儿五点叫起……”

稍微喘了口气之后,狄旺下达了命令,每个人都将身上背负的东西都卸了下来,他们野外生存的经验显然要更甚于叶天,十几分钟过后,一个冰块已经放到了锅里煮了起来。

吃了一顿在这雪山上还算丰盛的晚餐后,各人钻进搭好的帐篷里休息了起来,不一会都进入了梦想。

没有人发现,狄旺在半夜的时候悄无声息的爬起身来,在王顺的帐篷外转悠了很大一会之后,才又如鬼魅般的钻进了自己的帐篷。

“起来,都起来了……”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彪子就吆喝了起来,幸亏这里已经是冰川地带没有积雪了,否则他那大嗓门一定会引起雪崩的。

白天冰川处的景象,和夜晚完全不同,当几人钻出帐篷后,顿时被眼前的奇景惊呆住了。

在众人面前冰川交错,遍布在雪白的山坡上,蔚蓝得像翡翠一般,无数冰川汇到一处,突然好似平地上涌起许多宝塔。

成群结队宝塔群,的连成一大片,在早晨第一缕阳光之下闪着寒光,有如镜子一般,将自己的面容清晰的映照了出来。

直到这时候,彪子等人才发现,在周围的地面上,扔着不少的杂物,从氧气罐到各种塑料袋不一而足,看来这是一个登山人员宿营的地方。

“王顺,你小子还他妈的不起啊?非让老子叫你是吧?”

看到王顺的帐篷里迟迟没有动静,彪子随手捡起个空了的铁罐头扔了过去。

“起了,起了,有点头晕。”帐篷里响起了王顺的声音。

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王顺感觉有些头晕,他昨儿下半夜没怎么睡好,总是感觉耳边阴风阵阵,梦到了好几个以前他亲手杀掉的人。

从睡袋里钻出来后,王顺使劲的摇了摇脑袋,掀起帐篷走了出去。

“这……这是什么?”

就在王顺刚刚从帐篷里钻出来的时候,他突然看到,在自己的面前,出现了一个身上穿的破破烂烂,脸上的肌肉腐烂了一半,还有几丝挂在鼻子上的“人”!

“师父,彪哥,你们人呢?”

王顺惨厉的声音响了起来,但刚才耳中听到的人声,突然全都消失不见了,仿佛天地间就剩下了自己和面前的这个怪物。

------------

PS:第一更,感谢lambency老兄和众多朋友们的打赏,卡文了,明明知道下面的情节,但就是写不出来,这一章写了六七个小时,继续去写第二章,大家投几张月票鼓励下打眼吧!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天才相师请大家收藏:()天才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