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江相派【第九更,求月票】

“罗大师,叶天年纪小,没见识过国外的奇人异士,不过他也是有真本事的,在这北京城里,许多人都认识他……”

叶天是高钱进带来的,罗大师这番说叶天,等于也是不给高公子面子,是以在罗大师话声刚落之际,高钱进就出言打起了圆场。

“就是,罗先生,你和一孩子计较什么啊?小叶只不过对国外这行当的收费感到好奇,没什么大不了的……”

唐文远此次来北京,其实也是有求于叶天的,并不想让他过于难堪,当下说道:“叶天,罗大师是当世高人,占卜相术风水堪舆无一不精,找他看一卦,就是这个数!”

唐文远伸出一个巴掌,反过来正过去的在叶天面前晃了一晃。

“五万?”叶天出言问道,这价也不高吗?看来这老骗子倒不是很贪婪的。

“哼!井底之蛙……”叶天话声未落,罗大师口中就发出一声冷哼。

“是十万,而且是美金!”

唐文远苦笑了一声,自己没事吊什么胃口啊,这么一来,罗大师又把叶天给得罪了,等会自己那事向叶天开口,却也多了几分麻烦。

“什么?十万美金?”

叶天眼睛猛地瞪大了,看来这果然是国外的和尚好念经啊,自己前段时间公司开业所制定的价格,占卜算命不过是5000到5万之间,这老家伙整整比自己高了十几倍啊。

“少见多怪,我等窥视天机,本就在逆天行事,收取一些钱财算什么?”看到叶天吃惊的样子,罗大师有些快感,果然是国内的土鳖,一副没见过钱的模样。

“逆天行事?”

听到罗大师的话后,叶天一脸古怪的看着他,这老家伙浑身上下没有哪怕是一丝元气的波动,叶天不知道他是如何触犯天机的。

要知道,不管是占卜算命还是风水堪舆,都是利用术法紊乱天机后,从中窥得一丝真解,这位罗大师话说的很漂亮,但叶天实在搞不清楚,单凭一张嘴,就能说得天花乱坠天机紊乱吗?

叶天从五岁起开始学习术法,到现在也整整有十五年的时间了,中间更是得祖师传承,通晓逆天法术。

可以说在当今之世,再没有人比他对术法研究的更加透彻了,就连活了近一百三十岁的李善元也不行,眼下这位罗大师给叶天讲术法,不禁让叶天哑然失笑。

“小高,这样不知礼数的人,下次就不要带来了……”

见到叶天脸上的冷笑,罗致不知道为何就是压制不住心头的火气,按说以他的年龄地位和叶天去计较什么,那端的是有失身份了。

“叶老弟,你,唉,要不,你先陪老爷子去说说话?”

高钱进也没想到叶天来到这里之后,竟然和罗大师不对路,一个是自己千辛万苦陪了人情从国外请来的大师,一个是新结识的小兄弟,高钱进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高兄,无妨的,我和罗大师交流下经验而已。”

叶天笑道,却是不肯离开,他原本正忙着呢,被高钱进喊来见什么大师,没想到居然是个江湖骗子。

各行有各行的规矩,叶天本来也并不想揭穿他的,不过这老骗子欺人太甚,竟然在麻衣一脉嫡系传人的面前倚老卖老横加指责,这就让“叶大师”也忍无可忍了。

“黄口小儿,我和你有什么好交流的?小高,今天思绪不佳,帮你占卜一事,明天再说吧!”

罗大师对叶天的话呲之以鼻,在他看来,以叶天这般年龄,恐怕连行里的一些口诀都背不全呢,居然敢来挑衅自己?

作为大师,总是要有几分脾气的,而且最好因为自己发脾气,让那位高公子着急起来多付点卦金,这样一举多得的手段,罗大师玩的是轻车熟路。

果然,罗大师此话一出,高钱进着急了起来,对着叶天无不埋怨的说道:“叶老弟,我喊你来是见老爷子的,你说你给我捣什么乱啊?”

听到高钱进的话后,叶天脸上的笑容忽然收敛了起来,目光直逼高钱进,说道:“高兄,你这话再说一遍?我给你捣乱?”

“我……我不是这意思,唉,这都哪跟哪啊?”

不知道为何,面对叶天的眼神,高钱进竟然感觉到一丝心悸,那眼神和自家身经百战的老爷子居然有那么几分相似,让人不敢与之对视。

“算了,没劲,罗大师,上得山多终遇虎,您老人家还是悠着点吧,钱是赚不完的,别太黑心了……”

叶天摇了摇头站起身来,也不和房内的众人打招呼,直接就往外面走去。

“慢着!”

“小叶,留步!”

两个声音同时响了起来,分别出自唐文远和一脸怒容的罗大师之口。

“小叶,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唐文远还想着从叶天那里再买一块法器,断然不肯让叶天负气而去的。

“叶天是吧,你刚才那番话是什么意思?”

罗致从八岁起就被某一行当的人带着,从国内跑到国外,十五岁就单独立杆。

四十多年来为人算命从未失手过,如今铁打的信誉却被一黄口小儿质疑,罗大师感觉到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

叶天回过头来,笑眯眯的看向罗致,说道:“罗大师,请问您的鳖号儿,是什么?!!!”

在说到鳖号儿的时候,叶天猛的加大了声音,“是什么”三个字,有如响雷一般在罗大师的耳边炸响。

佛家有狮子吼,道家有“临兵斗者,皆数组前行”九字真言,刚才叶天的一声断喝,就用上了“兵”字真言,瞬间震慑住了罗致的心神。

“快说,鳖号儿是什么?!”叶天又是一声断喝。

“罗致柄!”罗大师不由自主的答道,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了。

“窝柄在哪里?!”叶天追问道。

“四川乐山!”

“大师爸是谁?”

“早年川中秦百川,现在顶水风子……”

一问一答之中,罗大师眼中露出了惊恐的神色,不过叶天的话似乎有魔力一般,让他情不自禁的跟着说了下去、

“勘载?”叶天的追问在继续着。

“则局流!”罗致一脸痛苦,似乎在忍受着莫大的煎熬。

“劈党否?!”

“噗嗤!”

就在叶天问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罗大师突然死命的咬住了自己的舌头,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都萎顿在了沙发上。

不过如此一来,他却是脱离了叶天真言的震慑,面色苍白有如见鬼一般的瞪着叶天,深藏在心中数十年的门派切口,居然被叶天一口给叫破了。

叶天最初问的“鳖号儿”,是在问罗大师的真名叫什么,“窝柄”则是在问他是哪里人。

至于“大师爸”,叶天是在问罗致的领头人是谁,罗致的回答是早年跟四川秦百川的,后来就没有了组织,自己流窜作案了。

而后面的“勘载”,问的是罗致这行干了多久了,罗致的回答是四十一年,“则”是数字四的意思,“局”和“流”分别代表十和一,这些都是罗致那个门派中的切口黑话。

叶天最后问的“劈党否”,是在问罗大师是否杀过人,不过罗致显然对这个问题很抵触,宁愿咬破了舌头,也不愿意回答叶天。

“出了几年国,就忘了祖宗是哪里的了?”

叶天冷笑不已,通过上面那番对话,他早已知道了这人的身份来历,他压根就不是什么风水相师,而是当年在国内被围剿殆尽的江相派的余孽。

“江相派”在中国的历史上存在了近三百年的时间,兴起于清朝康熙乾隆年间,兴盛于清末民国,在解放后逐渐消亡掉了,是一个打着算命旗号骗人钱财的江湖门派。

这个组织最初是洪门五祖之一的方照舆创建的,目地是为了“反清复明”算得上是当时天地会的一个分支,也是洪门的一个流派。

但是随着历史的发展,到了清末民国的时候,这个群体逐渐失道,其存在的作用也由“反清复明”演变成了纯粹的坑蒙拐骗。

建国后的五十年代,在国家打击“会道门”的运动中,成千上万的江相派门徒被彻底瓦解掉了,不过由于其信徒遍及全国,有不少人逃亡到了国外,依靠当年同为洪门中人的便利,倒是也生存了下来。

眼下叶天可以断言,面前的这位罗大师,就是当年逃往国外的江相派中的一员,不过看他年龄,在出国的时候应该就是七八岁的样子,很可能是某个大师爸的子孙晚辈。

在被叶天控制住心神,疾风暴雨的一般询问之后,罗致早已不敢再端什么架子了,强忍着口中舌头的疼痛,站起身恭恭敬敬的向叶天问道:“叶……叶兄弟敢情也是“在玄”中人?”

“叶兄弟?你也配喊我兄弟?!”

原本低调内敛的叶天,此时却是锋芒毕露,一丝面子都不给罗致留,自从知道他是江相派中人之后,叶天那火气就是蹭蹭的往头顶直冒。

-----------

PS:第九更送上,马上三点了,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朋友在看书,能否投上一张月票,让打眼知道还有兄弟在陪伴着我?一张月票足矣!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天才相师请大家收藏:()天才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