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命犯桃花

一般来说,国务院直属的事业单位,干部编制要比政府编制低上一个级别。

沙凌霄今年不过四十来岁,已经是相当于政府部门正处级别的干部了,如果能在这个年龄再上升一步的话,对于他日后的发展,将有着不可估量的帮助。

而按照正常的升迁步骤,沙行长最少还要在银行里苦熬个五六年,甚至有可能一辈子就在这个职位上了,现在有如此机会,他不可能不去争取一下的。

只不过这次的竞争过于激烈,很多人都找了各种关系打破脑袋想挤进去,沙凌霄虽然也有些关系,但心里实在是没底,要不然也不会荒唐到去询问叶天这个对他们系统一无所知的人了。

“小叶,你……你看沙叔叔这次有机会吗?”

见到叶天沉吟不语,沙行长心中有些忐忑,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如果被他的那些属下见到一向架子十足的行长大人这幅模样,绝对会跌落一地镜片。

“沙叔叔,我观您两腮丰满、下巴圆厚,口方唇红,这都是事业发达的迹象,想必您这次的心愿也是可以达成的……”

叶天仔细的看了看沙凌霄的面相,眉头忽然皱了一下,接着说道:“沙叔叔,您……您在外面,是不是有……有那什么吧?”

沙凌霄的眉毛细平而阔,眼长而深,黑白分明,嘴唇红润厚实,这些都显示出他女人缘极好。

更为重要的是,沙行长的奸门血管浮露,显示出他这段时间除了自己的妻子之外,在外面肯定另有女人。

所谓“奸门”,指的就是人的太阳穴,深谙相面之术的人,可以从其看出一个人的姻缘感情,有些私生活淫乱的人,都是眼带桃花,奸门凸显的。

不过叶天上次见到沙凌霄的时候,他还没有这种特征,想必是这两年事业成功,连带着桃花运也到了。

“有那什么?什么那什么?”沙凌霄闻言愣了一下,却是没有搞明白叶天这句听起来有些拗口的话。

“咳咳……”

叶天闻言咳嗽了一声,“沙叔叔,就是……就是你在外面有没有女人?”

叶天现在还是个处男呢,说到这样的事情,总是有些不大好意思的,不过从沙凌霄的面相和叶天刚刚起的一卦上来看,此事对他影响极大,叶天不能不出言询问。

“啊?这……这个……”

听到叶天的话后,沙凌霄的老脸一下子变红了,要是个江湖老鸟或者与他年龄差不多的人询问此事,沙行长或许不会在乎,甚至还有可能引以为豪。

不过在个晚辈面前提及此事,行长大人却是有些吞吞吐吐了,要知道,他的女儿也不过就是和叶天年龄相当,面对叶天,沙凌霄心里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行为,似乎有失道德了。

见到沙凌霄久久不肯说话,叶天开口说道:“沙叔叔,到底有没有啊,这可关系到您此次的是否能调动的主要因素……”

“咳咳,小叶,这……这事,倒是有,不过,不过沙叔叔也是逢场作戏,你……你也知道,现在社会就是如此嘛……”

沙凌霄听到这事关系到自己的进步问题,当下也不隐瞒了,“我在去年的时候认识个女孩,就是……就是那种交往了,不过,这和我此次调动有什么关系啊?”

这几年在北京的圈子里,流行包养小蜜,尤其是一些公司老板和政府企业的官员,要是参加一些聚会之类的场合身边不带个年轻漂亮的女人,都会被人认为是没有能力的。

所以沙凌霄在去年的时候,通过朋友的介绍,包养了一个在某艺术类学校上学的大学生,不过沙凌霄这事做得极为隐秘,除了关系相当铁的几个人之外,并没有外人知道。

“沙叔叔,您要是信我,最好能在半个月之内,处理好这件事情,最不济也要让这个女人离开北京,否则的话,恐怕不单您此次调动不成,就连现在的职位,也……”

叶天说到这里就停住了嘴,他知道沙凌霄会明白自己的意思。这人的面相和气运,并非是一成不变的,往往一件事情,会引起诸般变化。

沙凌霄气运极强是没错,但并不是说他在事业上就无往而不利了,外界的因素,也是可以改变一人的气运,使其盛极而衰。

“这……这,小叶,你……你说的当真?”听到叶天的话后,沙凌霄倒吸了一口气,额头上冒出了细细的汗珠。

在银行工作了二十多年,同事间相互倾轧的事情多了去了,沙凌霄自己也曾经背后往别人腰眼上捅过刀子,叶天这一提醒,他立马就明白了过来,有人想拿这件事来做文章。

得到证监会重组消息的内部人员,并非是他沙凌霄一个,在四九城范围内条件比他好或者不如他的,也大有人在,人多位子少,必然就会出现竞争。

不管是在体制内,还是在企事业单位中,其中刀光剑影的情况太多了,踩着别人肩膀上位,那都是再寻常不过的了。

就连沙行长自己,也曾经琢磨过那些竞争对手的资料,想着是不是给别人制造点麻烦呢。

九十年代末期的时候,在政府或者企事业单位工作的人,男女作风问题虽然不像前些年那么严重了,但只要证据确凿,影响还是极大的。

沙凌霄包养大学生的事情,虽然做的隐秘,但别人未必就查不出来,而这种事情一旦上了台面,沙行长别说想着升迁,恐怕屁股下面的位子都要坐不稳当了。

“沙行长,话我说到了,信不信,可就是您的事情了……”

看到沙凌霄的脸色,叶天就知道他是信了八九成了,所以这称呼顿时从“叔叔”变成了“行长”,要知道,给叔叔看相,可是没法收钱的啊。

“信,我信,叶天,沙叔叔谢谢你,我……我这还有事,就先走了,回头等沙叔叔忙完了这段,一定会来感谢你的……”

想到证监会的通告再一个星期就要下来,行长大人哪里还有功夫去琢磨叶天的想法?冲着叶天交代了一句,拔脚就往外面走。

“哎,我说沙行长,这……这是要去哪啊?”

叶东平估摸着沙凌霄和叶天谈的差不多了,这会刚好买了菜进了四合院的门,迎面就遇到了沙凌霄。

“叶大哥,实在是对不住,单位临时有事,我得回去处理下……”

沙凌霄这会哪还有心情和叶东平扯淡啊,交代了一句就出了四合院,匆匆离去了。

“小天,这人怎么回事?不是说留家里吃饭吗?”叶东平有些迷糊了,别是叶天年龄小不懂事,得罪了这位财神爷吧?

“爸,他还有点事,今天不留下吃饭了……”

叶天对老爸解释了一句,回转到刚才那个房间后,不由愣了一下,因为沙凌霄走的太急,那方花了十万块钱的砚台居然忘在了房间里。

“哎,小天,这……这砚台怎么也没带走?是沙行长忘了吧?”

叶东平进屋之后,一眼也瞧见了那方端砚,心里愈发疑惑了起来,这要多重要的事情,才能把这方价值十多万的端砚都丢下了?

叶天闻言笑了笑,说道:“爸,过几天沙叔叔还会来的,到时候给他不就得了,这几天他真有事,您别打扰他了……”

“这都什么事啊?”

叶东平狐疑的看了眼叶天,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还是听了儿子的话,将已经从包里掏出来的手机,又放了回去。

“爸,我出去遛弯了啊……”

叶天也懒得向老爸解释,施施然的出去转悠了,这每天蹲在皇城根下去观察来自天南海北的人的面相,对于叶天而言也是难得的体验。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叶天仍然重复着之前的生活,享受着在都市中难得的这份安宁,

不过每到周末的时候,叶天都会和于清雅一起出游,一个多月下来,北京城大大小小的名胜,却已是都被叶天走遍了。

“叶天,我可不想当记者,要不,我也退学吧,咱们一起开个小店?”

在叶天家中四合院的后院中,于清雅坐在一个竹藤椅上,头顶是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在这炎热的夏季,显得倍加阴凉。

最近于清雅就要去实习了,而且实习单位也被确定了下来,是很多人挤破脑袋都想进入的央视,不过只去了几天,于清雅就感觉有些厌烦了。

“开什么店啊?”叶天闻言笑道:“我只会占卜算命堪舆风水,难不成以后我去做神棍,你去当个小神婆?”

“什么小神婆?叶天,又在胡说八道了是吧?你小子就欠收拾。”

一脚跨进后院的叶东平刚好听到叶天的话后,有些奇怪的问道,不过当他看到于清雅一脸绯红的模样,顿时明白了过来。

“我可什么都没干啊,爸,是不是有客上门啊?”叶天知道于清雅脸皮薄,笑着将话题给岔开了。

----------

PS:第一更,有几个作者朋友来东莞,要招待下,昨儿陪着打了一夜牌,争取两更吧,别怪兄弟我啊,你们鄙视那个一天十更八更还有存稿的胖子吧。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天才相师请大家收藏:()天才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