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一夜白头【求推荐票】

“你……你是……是叶天?”

听到叶天的声音后,封况猛的转过身体,不过看着坐在地上的那个满头灰白发丝的少年,眼睛犹如见鬼一般,“蹬蹬蹬”的往后连退了三步。

满地的煤油灯被封况踢的到处滚落,如果不是阵法时间已过,恐怕老道也要步诸葛亮的后尘了,叶天不由暗自庆幸,要是早点把这位招来,说不定就要前功尽弃。

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叶天说道:“疯子哥,扶我一把,把您带来的吃食给我些……”

“真是小叶子?!”这次封况听的真切,虽然声音有些嘶哑,但的确是叶天无疑。

“老……老家伙,你……你使了什么邪法?把叶天的寿命给夺去了啊?”

看了看面色憔悴的叶天,再扭过头看了眼面色红润的老道,封况似乎明白了点什么,一把冲到床前,抓住了老道的衣领,大声吼了起来。

在封况看来,叶天在短短的一星期内居然像老了十多岁一般,而老道则是起死回生,这里面肯定有不为人知的猫腻,如果叶天是个小姑娘的话,封况都能猜想是老道采阴补阳了。

虽然封况这些年一直对李善元都是敬畏有加,但是和叶天这么多年如家人一般处出来的交情相比,愤怒却是压倒了对老道的恐惧,看着叶天那凄惨的模样,封况恨不得把老道给碎尸万段。

“混小子,一边去,先把叶天扶起来……”

老道虽然浑身无力,但也不是能被封况所欺凌的,右手微抬,指甲对着封况手腕处轻轻一拂,封况双手顿时感觉一软,却是再也无力抓住老道了。

“疯子哥,你干嘛啊……”

看到封况的举动,叶天也扶着门站了起来,自己千辛万苦的拉回师父一条命,要是被封况摇晃几下散了板,那可要成为天下最大的笑话了。

在老道手上吃了亏,封况也不敢造次了,跑到叶天身边扶住了他的身体,开口问道:“叶天,这……这老妖怪怎么把你变成这样的?”

“乱说什么啊,那是我师父,不是老妖怪……”

叶天没好气的瞪了封况一眼,接着说道:“我用逆天改命的阵法夺取阴阳,帮师父争得一些阳寿,这只不过是受到些反噬罢了,修养一阵子就好了……”

古代就有伍子胥一夜白头的故事,从现代医学的角度而言,严重的情绪悲伤、工作压力等,的确会加速身体的老化。

在美国曾经有个案例,一个人中年丧子,悲伤之下,一个星期内头发全白了,这并非是无的放矢。

而叶天在这七天之内,为了维持阵法的运转整个人是殚精竭虑,身体和精神都几乎快要到了崩溃的边缘,头发变得花白,其实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叶天原本头发就留的有些长,他也能从垂在眼前的发丝看到颜色的改变,不过叶天并不在乎,只要能救回师父,再大的代价他都愿意付出。

“叶天,真没事?”封况迟疑着问道。

“没事,把你拿来的东西给我吃点……”叶天这会早就饿的饥肠辘辘了,如果不是手上没力气,一早就将封况带来的东西抢去了。

还别说,虽然时间挺紧张的,不过王盈正好在坐月子,家里的鸡汤都是现成的,放在保温瓶里拿来,还冒着热气呢。

连着喝了几口鸡汤之后,叶天身上感到一股暖意,力气也渐渐的恢复了过来,用保温瓶的盖子倒了一些,叶天服侍老道也喝了几口。

看到叶天的举动,封况也知道自个儿刚才是想岔了,站在那里挠着头,一脸的不好意思。

闻着满屋子的煤油味道,叶天皱起了鼻子,看向封况说道:“疯子哥,您也别闲着了,帮我把这些煤油灯都处理掉吧,对了,我施法布阵的事情,您谁都别告诉啊……”

“成,您爷俩歇着,这活我干了……”

封况也没推辞,袖子一卷就忙碌了起来,不过在把煤油灯拿出屋外的时候,却是偷偷给叶东平打了个电话,叶天的变化实在是太骇人了,他心里有些没底。

当然,叶天刚交代过的事情他是没敢说的,只是说叶天身上有些变故,让叶东平快点回来看看。

一番忙碌之后,封况又从另外一个厢房搬进来一张床,叶天吃了点东西,头一沾到枕头就睡了过去,他这几天心神的消耗实在是太大了点。

而一旁的老道虽然对叶天能摆出七灯续命阵法的手段满腹疑问,但也只能在那里闭目养神,等待叶天醒转过来了。

不过叶天这一睡,就是整整睡了四十八个小时,等他睁开眼睛后,已经是两天之后了。

“爸,您怎么来了?”叶天刚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床头坐着个人,凝目看去,可不正是自己的父亲?

“嗯?盈盈姐,这大冷的天您来干嘛啊?”

扭了下脖子,叶天顿时发现,这屋里可不止父亲一个人,快半年没见的王盈姐也来了,正在自己不远处的椅子上抹着眼泪。

“小天,你……你这是怎么了?”

王盈本来还在压抑着自己的哭声,见到叶天醒转过来之后,再也忍不住了,原本的啜泣声愈发的大了,要知道,这么多年来,她可是一直将叶天当亲弟弟看待的。

“咳,我没事,姐,您先别哭啊……”

见到王盈这幅模样,叶天不禁苦起了脸,心中一动,嘴上哼哼了起来,“哎呦,我头疼,姐,你哭的我头都快要炸了……”

“姐不哭,不哭,小天,你刚醒,再睡一会吧……”

听到叶天的话后,王盈连忙止住了哭声,不过看着叶天灰白的头发,还是悲从心头起,眼泪不住的往下掉着。

“姐,我没事,你别那样子啊……”

叶天往四周看了一眼,有些奇怪的问道:“我师父呢?”眼下这屋里,除了叶东平和王盈之外,老道却是不见了踪影。

“老李叔说是给你采点草药滋补身体,和封况出去了,等会就能回来……”

叶东平随口答道,不过心中的疑问也被勾了起来,“叶天,你老实交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为何老李叔身体会恢复的如此之好?”

说老实话,叶东平昨儿赶来的时候,真是吓了一跳,原本这二年已经有些耳聋眼花的李善元,竟然如同十几年前一般龙精虎猛,连枯槁的脸上也充满了红润,如果不是光天白日之下,叶东平还真以为自己见鬼了呢。

“爸,我说了您也不信,这些事就不要问了,您就当我是为师父祈福换来的如此效果吧……”

看到父亲还想追问,叶天摆了摆手,说道:“爸,如果换了是您,儿子一样会这么做的,您也别去问师父,就当是成全了儿子的一片孝道吧!”

“这……这起死回生的功效,真……真的是你所学习的术法做到的?”听到儿子的话后,叶东平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他没想到一直被自己所看不起的江湖门道,竟然有如此偷天换日的本领,这如果传出去……呃,除了自己这些见过老道前后反差的人,即使传出去恐怕也没人相信吧?

不过如此一来,面对着至诚至孝的儿子,叶东平却是再也说不出什么教诲的话来了,他总不能说叶天不该出手相救老道的性命吧?

“爸,有些事信则有不信则无的,您也别太计较了……”叶天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他也不想让老爸日后把自己当成怪物看。

“小叶子,醒了?”

正当父子在进行着对话的时候,老道走了进来,看到坐在床头的叶天,连忙上去给他把了下脉。

过了半晌之后,老道抬起了头,“我传你的那滋补方子再配合导气之术,五年之内,能将你的阳寿给补足回来……”

“师父,我没事,倒是您……您怎么恢复的那么快啊?”

看到面前的老道,叶天和老爸的感觉是一样的,才两天没见,老道的模样仿若回到了十多年前,一副道骨仙风的样子。

“痴儿,你以为逆天改命的手段是那么简单的?”老道闻言笑了起来,“这些以后再说,你先把身体调养好,师父还有话要问你……”

老道虽然嘴上说的轻松,但是心里明白,自己大限已到,虽然被叶天逆天改命拉回了性命,不过最多也就是年半之期,到时候还会无疾而终的。

叶天也是精通术法之人,听到师父的话后,在心里占了一卦,顿时什么都明白了过来,此时蒙蔽在老道身上的天机已泄,他却是轻易的推算出了老道大限的时间。

“爸,姑姑他们都好吧?”有些事情叶天只能和老道谈,父亲等人在场却是没法说出来,当下出言将话题给岔开了。

“都好,你大姑将四合院给收回来了,我想着小妹家里住的挤,到时候让她一家都搬过去,对你小姑的病也有好处……”

听到叶天的话后,叶东平脸上露出喜色,这次回到北京得到姐妹们的谅解,让叶东平这么多年的心结终于是解开了。

----------

PS:第一更,打眼也不知道这会在哪了,这是存稿发布的,不过朋友们的票票别存啊,都投出来吧!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天才相师请大家收藏:()天才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