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追根溯源【求推荐票】

“是心肌梗塞死亡的,不过经过检查,这人从来没有过心脏病史,身体也很健康,按照常理来说,不应该会突发心肌梗塞的……”

和叶天聊着天,陆琛不自觉的进入到了工作状态,将自己心中的疑问也对叶天说了出来。

不过陆琛虽然心里感觉有些奇怪,但当事人的确是因为心肌梗塞死亡,只能归类到意外身故,和他杀无关,要不然的话,他今儿也没空休息了。

不过这案子的确也透着古怪,因为死者当时是听到门铃声去开门,门没打开,人却是心脏病突发,等他的家里打开门后,却发现门外空无一人。

“呵呵,琛哥,你们整天和死人打交道,也不怕鬼啊神啊的?”

叶天对陆琛的话颇是不以为然,要知道,导致心肌梗塞死亡的办法,他随随便便就能施展出来好几种,而且保证不会让任何人看出来。

就像上次在宴会上布阵捉弄任公子一般,如果叶天心术狠辣一些,当时就能吓得任健心肌梗塞而死。

不过一来两人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加上叶天也不是那种喜欢把事情做绝的人,所以任健现在还能活蹦乱跳的。

“嘿,我说叶天,亏得你小子还是大学生呢,怎么也信这些?”

听到叶天的话后,陆琛笑了起来,他的工作几乎每天都要接触死人,要是笃信鬼神,他也不用干这行了,直接可以脱了警服去重新找工作了。

叶天摇了摇头,很认真的说道:“鬼神是没有的,不过琛哥,这人身上是有阴阳磁场的,接触的久了,对身体也会不好……”

“哪有的事儿啊,你琛哥我干了这么多年法医,不也是好好的?”陆琛不以为然的说道。

叶天也没和陆琛争辩,而是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玉饰,随手递了过去,说道:“琛哥,这个玩意您随身带着吧,挂在腰上就行,可以中和下外界磁场对身体的侵蚀……”

叶天拿出来的是个玉雕貔貅,与常见的双角貔貅不同,这个是单角貔貅,虽然雕工简洁,但也将这神兽的体貌雕琢了出来。

其实这东西叶天是准备送给小姑的,单角貔貅代表天禄,辟邪效果没有双角的好,不过化解掉陆琛当前的血光之灾还是没有问题的。

见到叶天煞有其事的拿出块玉石要送给自己,陆琛感觉有些好笑,开口说道:“叶天,我一老爷们挂个这东西像什么话啊?”

“挂在腰上,平时衣服就挡住了,琛哥,您拿着吧……”

叶天伸出去的手并没有缩回来,如果陆琛和他是路人,他才不会管对方的死活呢,但两者却是亲戚,叶天总不能看着他遭遇厄运吧?

“陆琛,让你小子拿着就拿着,哪儿那么多废话啊?”

正当陆琛还想推辞的时候,刘维安的声音忽然在旁边响了起来,这让陆琛微微愣了一下,小姑夫是个和善忠厚的人,好像从来没有这般对自己说过话啊?

“姨夫,您,您这是怎么了?不……不就是个玩意吗?”陆琛满心不解的将叶天手中的貔貅接了过去。

“你……你懂什么,这……这东西值多少钱你知道吗?”

“姑父,什么钱不钱的,别说这个啊……”叶天想要阻止的时候,刘维安已经是说了出来。

“维安,这个小玩意儿很值钱?”这下就连叶天的二姑夫都来了兴趣,从儿子手里要走了这个貔貅,放在掌心打量着。

“玉倒是不错,雕工就差了点,传说貔貅是龙头、马身、麟脚,你这玩意更像是个狮子啊……”

叶天的二姑夫是个有学问的人,一张嘴就把这玉雕貔貅的优劣之处给点了出来,他对这玩意看不上眼,随手又递给了儿子。

“得,以后我专门去学学琢玉……”

这物件拿出来一次被人奚落一次,叶天即使脸皮再厚,也感觉有些挡不住了,但凡是见过他手中物件的人,总是会拿雕工说事。

“小天,你……你给陆琛这东西,是……是不是过于珍贵了啊?”刘维安没有回答二姐夫的话,而是将目光看向了叶天,丝毫都没掩饰脸上震惊的神色。

“姨夫,这东西到底是个什么价,您倒是说啊……”

听到刘维安连着两次提到这物件的贵重,陆琛也吃了一惊,他知道小姨夫是个实在人,平时话不多,但从来都不会乱说话的。

“咳,早上叶天卖了一块玉,大小和这差不多,总共卖了100万,是100万RMB!”刘维安特意的把那数字多说了一次,而且还加重了语气。

“小姑夫,那……那不一样的……”

叶天苦笑了一声,都是自家人,也没必要掖着藏着,是以他并没有阻止刘维安将上午发生的事情说出来,反正早晚都会知道的。

“多……多少?”听到刘维安的话后,陆琛吃惊的差点没把手中的玉貔貅给扔出去。

“100万,卖给一个香港的富豪了,那是个玉葫芦,不过大小基本上和这块玉一样的……”刘维安虽然不知道这块玉能值多少钱,但同是叶天拿出来的,想必也是价值不菲的物件。

“真的假的啊?这……这小玩意能值那么多钱?”

陆琛父子俩都震惊了,他们也只不过是普通的老百姓,工作了那么多年,家里存款也就是三四万块钱而已,100万对于他们而言,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数字。

“姑父,琛哥,这东西就是个护身符,有人愿意花钱图个心安,其实值不了那么多钱的……”

叶天连忙出言解释了一下,这卖东西还是要看人来的,如果换个人的话,恐怕也卖不出100万的高价,即使叶天当时都没能想到。

“陆琛,你就收下吧,姨夫知道你不信这些,但正如小天说的那样,带着求个心安,不算什么封建迷信的……”

见到叶天送给陆琛这块玉貔貅,刘维安倒是帮着叶天劝说了起来,他知道叶天懂得看相风水,说不定陆琛身上就出了什么毛病了呢。

“可……可是,这也太贵重了……”

如果没听到刘维安先前的那番话,陆琛可能就收了下来,但是一听这东西价值百万,他心里也有点发虚。

见到表哥还想推辞,叶天开口说道:“琛哥,实话给您说,这玩意是我自己雕的,真的不值什么钱,摔了碰了都没事……”

叶天这话也没说错,像这样的风水法器,遇到慧眼识珠的人才能看出玄妙来,常人见了只不过会认为是块玉质不错的玉饰而已。

看见陆琛还有些犹豫,叶天继续说道:“琛哥,这阴阳学说并非是空穴来风,您身体强健没有事,不过寒寒哭闹却是和您有些关系的,平时带着这东西,有什么邪气也不会传染给孩子的……”

中国人的思想,向来都是宁可信其有不会信其无的,自己用陆琛的儿子说事,想必他就会正视起来的。

“不……不会吧?”果然,在听到叶天的这番话后,陆琛终于动容了。

昨儿孩子哭闹了一夜,他这当爹的也是心疼的很,去医院又检查不出什么问题,眼下听叶天这么一说,他心里还真是有些发毛。

“得,这东西我先收着,叶天,什么时候缺钱想卖掉了,你再给我说……”

为了孩子的健康,陆琛终于是把这块玉貔貅收了起来,不过却是没像叶天所说的那样挂在腰间,而是珍而重之的放在了羽绒服的内衣口袋里。

看到陆琛眉心见的血丝开始逐渐散去,叶天这才松了口气。

如果表哥执意不收下这东西的话,叶天说不得又要布阵作法帮他驱除煞气了,不过相比给寒寒治病,陆琛身上的阴气却是要凝聚了许多,想不动声色却是不太可能了。

在厨房里发生的这番对话,最终还是被叶天的几个姑姑知道了。

不过孩子有本事赚钱,又不偷不抢的,她们做长辈的也不好说什么,只是交代叶天不要乱花钱,平时要以学业为重,这倒是和叶东平的话如出一辙。

原本赚了一百万的兴奋,也被长辈们的一番教育给打压下去了,直到出了小姑家,叶天才长长的舒了口气,敢情老爸喜欢唠叨的习惯都是来自遗传的啊?

看了下手表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叶天想了一会之后,伸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师傅,去密云XX山庄……”

虽然陆琛已经说了,那人被断定为意外死亡,不过叶天心里清楚,以陆琛身上阴煞之气的强度,死亡的那个人,绝对是被阴煞侵入致死的,而这件事,十有八九也是有江湖术士出手。

不管是在解放前还是在现代,像叶天这类人,都是很神秘的一个群体,他们也有着自己的行事准则,其中有一条就是,不得贸然施法祸害普通人。

当然,如果在自己受到伤害时,这条准则自然就不作数了,就像任公子得罪叶天在先,叶天惩罚其在后,即使被行里人看出来,也无法指责叶天的。

而叶天虽然不知道密云这人死亡的前因后果,也不想多管闲事,但事情涉及到自己的亲人,却是不可能袖手旁观,最起码也要搞清楚陆琛身上的煞气,究竟是不是被人有意为之的。

--------

PS:第二更,求推荐票支援,嗯,凌晨有更!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天才相师请大家收藏:()天才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