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古怪的买家【第二更】

“刘……刘叔,我没骗您,这镯子真的是个宝贝……”

叶天此时脸上的表情,是他有生以来最真挚的一次,完全不用装的,以叶天对古玩市场的了解,在艺术品投资日渐红火的今天,这只手镯的价值会以几何倍数往上递增的。

“可……可是,小叶,你……你不是要买这镯子吗?”

看见叶天脸上的表情后,刘维安心里信了七八分,不过同时也迷糊了起来。

这做生意谈买卖,尤其是古玩买卖,一方都会尽力贬低另一方手里的物件,吹毛求疵的就是想多压下去点价格。

刘维安做了快两年的古玩生意了,还是第一次见到叶天这样使劲夸东西好的的买主,心里不由产生了几分古怪的感觉。

“我倒是想压低价格,不过老爸知道了会打断我的腿……”

听到“小姑夫”的问话后,叶天在心里苦笑了一下,却是不好解释,如果换成寻常人家,叶天绝对会不露声色的用两万块钱将其买下来。

古玩买卖本来就是考究的眼力,否则就不会有捡漏一说了,换成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会选择叶天上面的做法的,但叶天来之前也没想到,这户人家居然和他有如此渊源啊。

“刘叔,这东西我是想要,不过……作为一个大学生,我可不能干昧良心的事情,所以镯子的事情必须和您说清楚的……”

“小叶,谢谢,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你……你真是个好人啊……”

叶天这话说的是正气凛然,听到刘维安差点就热泪盈眶了,“古玩生意做了两年,净见到一些坑蒙拐骗的事情了,没想到让自己遇到一个善心人。”

刘维安没有注意到,就在叶天说那番话的时候,坐在一边的于清雅嘴角直抽抽,极力在忍着不让自己脸上露出笑容。

要说叶天心地善良不是奸诈之辈,于清雅是承认的,但肯定和好人是沾不上什么边的。

虽然叶天不至于出去坑蒙拐骗偷,不过前几个月轻飘飘的几句话,就从卫红军那忽悠来两万块钱,这种事情好人是绝对干不出来的。

“刘叔,我又不是古玩贩子,占了你的便宜会良心不安的……”

叶天接下来的话让于清雅实在是忍不住了,垂下头没让旁人看见她脸上的古怪表情,虽然不知道叶天用意何在,但是以她对叶天的了解,能让他良心不安的事还真不多。

“小叶,你真是个好人啊……”

刘维安忍不住又夸奖了叶天一句,刚认识叶天还没三小时的他,当然不知道面前这一脸真诚的大男孩,从事的是最出名的大忽悠职业。

不过即使知道了,只要叶天愿意出十五万买这镯子,刘维安也不会在乎的。

要知道,妻子患的是尿毒症,每个星期都要去做两次透析,一次就要花费五六百块钱,加上平时的中药以及营养费用,哪个月最少都要开销四千块钱左右。

对于刘维安这么一个下岗工人而言,这笔数字真的不小,如果不是自己起早摸黑倒腾些古玩去卖,加上老婆家里两个姐妹的帮衬,恐怕早就支撑不下去了。

至于治疗尿毒症最有效的办法:换肾,刘维安和妻子也都考虑过,并且去医院做了登记,但是那近二十万块钱的手术费用,却是这个家庭所负担不起的。

在去年的时候曾经遇到一个与叶冬梅肾源匹配也愿意捐献的人,只不过刘维安却是拿不出高昂的手术以及相关费用,只能将这事情拖了下来。

眼下叶天说这手镯能值十五万,顿时让刘维安看到了希望,有了这十五万块钱,自己再去找亲戚朋友借一些,不是就能给妻子换个完好的肾了吗?

“小……小叶,那……那这镯子,你……你还要吗?”

事关到妻子看病的钱,刘维安说话都有些颤抖了,叶天是唯一认定这是天然血玉的人,如果他不要的话,自己恐怕又是白高兴一场,因为东西再好,卖不出去也白搭啊。

刘维安说话的时候,叶天正用手指轻轻在这只血玉手镯上摩挲着,眼神突然变了一下,答非所问的说道:“刘叔,这镯子我要不要,您都不能留家里了,对叶婶的病不好……”

“为……为什么啊?”刘维安愣了一下,这镯子和妻子的病有什么关系?

叶天想了一下,说道:“刘叔,这镯子是出土的物件,由于在墓葬里放置的位置不对,沾有一些阴煞之气,对于正常人来说问题不大,但是对于病人而言,就会影响到她的身体健康了……”

这只血玉镯子内的阴煞之气和生吉之气并存,说明出土它的墓葬,是一处风水佳穴,只是手镯摆放的方位不对,在蕴养的同时,也沾染了些许阴煞之气。

其实想化解手镯内的阴煞之气也很容易,办法也很多,除了叶天用阵法将阴煞之气驱除出去之外,还有一个简单的办法。

那就是找个处女将这镯子戴上三五个月,就能将这些阴煞之气吸收掉,并且还不会影响佩戴之人的健康,但是对结了婚的妇女而言,这镯子就是会给其带来灾祸了。

“小叶,你……你说的这些我不懂,你的意思是说,你叶婶戴这东西,会对身体不好吗?”

听到叶天的话后,刘维安似懂非懂,不过心里却是存了一丝警惕,叶天刚才还夸这镯子好,现在又说它对病人身体不好,莫非是想先扬后抑的压低价格吗?

想到这里,刘维安也是在心里打定了主意,如果叶天真用这个原因压低价格的话,自己是不能让步的,因为让妻子康复的希望,就全在这只小小的手镯上了。

叶天没留意刘维安脸上神色的变化,点了点头说道:“这镯子给蓝蓝戴都没事,但叶婶是肯定不能戴这东西了……”

叶天这也是进入了个误区,他觉得东西既然是小姑喜欢的,那自己买走就不合适了,所以就将手镯的弊端给说了出来。

但是他却没有想到,对于这只手镯日后的归属,刘维安并不关心,他只关心这镯子能换多少钱去给妻子治病。

所以听到叶天说给蓝蓝戴这镯子,刘维安一时都愣住了,这也就是妻子平时卧床不会磕碰了才戴着的,给小孩戴,万一磕碎掉了,岂不是拿钱往水里丢嘛?

刘维安有些摸不准叶天的心思了,干脆说道:“小叶,刘叔和你说实话吧,你叶婶的病很严重,家里实在是快负担不起了,刘叔就想拿这镯子卖点钱给你叶婶看病,你就说买不买吧?”

“刘叔,叶婶看病需要花多少钱啊?”

叶天闻言一愣,心里那弯顿时转了过来,自己怎么只考虑镯子的问题,却是没想到钱对这个家庭的重要性了?

“我想给你叶婶换个肾,手术的钱七七八八的大概需要二十万……”刘维安答道。

“老刘,他们只是学生,说这些干嘛啊……”

突然,里屋的帘子被掀了起来,一位面色苍白的中年女人走了出来,看向叶天和于清雅,笑着说道:“别听我们家老刘的,这镯子值不了那么多钱……”

“冬梅,你怎么出来了?快,躺着去,好好休息,明天还要去做透析呢……”

看到妻子出来了,刘维安也顾不得和叶天谈手镯的事情了,连忙搬了把椅子,上面还放了个垫子,扶着妻子小心的坐了下来。

“小姑夫倒是个好人……”

看到这一幕,叶天心里暗暗点了点头,俗话说久病无孝子,夫妻间能做到这样的,实在是很让人感动。

看着身材消瘦的小姑姑,叶天心中有些酸涩,当下站起身说道:“刘叔,这件事我要和家里人商量下,等会给您答复行吗?”

现在叶天兜里一共就几百块钱,即使加上银行的,也不够十五万的一个零头,这钱的事情确实让他有些头疼。

“行,行,小叶,不急这一天两天的,要不……让你家大人来看看东西再谈吧……”

听到叶天的话后,刘维安连连点头,本来他就觉得叶天虽然挺沉稳,但总归是个学生,别说十五万了,就是和他谈两万块钱的买卖,也是有点不大靠谱的。

知道小姑没钱换肾,叶天比刘维安要着急多了,给于清雅使了个眼色,说道:“刘叔,不用那么久的,我们先出去打个电话……”

“要不就在屋里打吧,外面挺冷的……”

于清雅心里也很奇怪叶天的表现,当下笑着说道:“不用了,刘叔叔,屋里信号不好……”

“那好吧,我送你们出去……”刘维安也知道这是别人有些话,不方便让他听到,当下将叶天和于清雅送出了门。

“叶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是不是认识他们?”

走到小四合院的院门后,于清雅终于忍不住了,以她的聪慧,从刚才叶天的表现中,多少也看出了点端倪。

听到于清雅的话后,叶天深深的看了一眼小姑所住的屋门,小声说道:“清雅,你说的没错,这家的女主人叫叶冬梅,是我小姑……”

--

PS:感谢鲁树宏、逍遥笨笨仙、庄john、大王派我來看书、快乐好运几位兄弟姐妹的月票打赏,谢谢所有支持相师的朋友!

双倍倒计时了,嗯,再来50票晚上加更,双倍就是100票,拜托诸位了!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天才相师请大家收藏:()天才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