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无巧不成书【第一更求月票】

“刘哥,怎么今儿回来的那么早啊?哎,这是来了客人了呀?我听到嫂子刚才又咳嗽了,您进去看看吧……”

听到院子里的动静,一户门脸打开了,一个三十多岁的人掀开厚厚的帘子,对着刘维安招呼了一声。

“二子,谢谢啦……”

刘维安一脸感激的对着那人招呼一声,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这都是住了几十年的老街坊,平时妻子没少让他们帮着照看。

“爸,您回来了啊……”

与此同时,刘维安站着的房门也被打开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将头探了出来。

小姑娘身材不高,梳着个羊角辫,长得倒是很秀气,尤其是一双眼睛特别的灵动,看到叶天和于清雅后,怯生生的又把头缩了回去。

“这是我家丫头……”

看到女儿刘维安脸上满是笑容,给二人介绍了一下,说道:“小叶,小于,快点进来吧,外面太冷了……”

掀开厚厚的布帘子,顿时一股热气铺面而来,这四合院虽然没通暖气,但是家家都烧有炉子,加上密封的好,屋里倒是暖和的很。

进门就是堂屋,不过这种小四合院的堂屋很小,总共就十来个平方左右大,除了中间摆放的一张饭桌和门口的一个洗脸架和炉子外,其余也没剩下多少地方了。

在堂屋的两侧分别还有两个房间,都是用布帘给挡住了,想必就是刘维安两口子和女儿的卧室了。

不过在这不大的房间里,却是充斥着一股浓浓的药味,门边的炉子上,放着一个沙煲,里面正熬着中药,那个小姑娘守在一边看着。

“蓝蓝,过来,这是你叶哥哥,这是小于姐姐,他们都是华清的高材生,你要向哥哥姐姐学习,以后也考上华清大学,知道吗?”

进屋后刘维安就把女儿喊了过来,眼前站着两个大学生,可是对女儿言传身教的好机会,这也是做家长的通病,见到好学生总是喜欢拿来教训自家的小孩。

“叶哥哥好,于姐姐好……”

刘蓝蓝懂事的招呼了下两人,然后很认真的对刘维安说道:“爸,您放心吧,我一定好好学习,以后也考华清大学!”

“呵呵,小叶,小于,你们坐,快点坐下……”

听到女儿的话后,刘维安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把手里装着水饺的保温壶递给了女儿,说道:“羊肉饺子,去热热,回头你和你妈都吃点……”

“老刘,是谁来了啊?蓝蓝,给客人倒茶啊……”

刘维安的声音惊醒了里屋的妻子,叶天能听的出来,这女人说话的中气很弱,就这么几句话,已经稍微有点喘了。

“冬梅,是我的两个客人,想……想看看那镯子……”刘维安说话的时候有些吞吞吐吐的,毕竟妻子是很喜欢那只手镯的。

听到丈夫的话后,屋里那个女声说道:“嗨,那就拿去呗,我说老刘,也别卖那么贵了,给点钱就算了,我也不戴这东西……”

“那可不行,这镯子不是一般的物件,两万块少一分我都不卖的……”

刘维安虽然为人实诚,但对说好的价格却是十分的固执,生怕叶天听到妻子的话再讲价还价,刚才那番话的声音故意说的很大。

“你这人啊,进来拿去吧……”刘维安妻子的声音透着股子虚弱。

“小叶,你们等等,屋里药味更大,我拿了就出来……”

刘维安走进了里屋,笑着对妻子说道:“冬梅,今儿有三块玉也是小叶买的,哎,你们倒是一个姓啊……”

“冬梅?姓……姓叶!!!”

虽然隔着布帘,但刘维安的声音,却是真真切切的传到了叶天的耳朵里,一时间叶天整个人都愣住了。

“行了,快点拿给客人看吧……”那个虚弱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不过这次听到叶天中,却是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响亮。

“怎……怎么可能啊,不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吧?”

外表看似和平常无异的叶天,内心已经翻江倒海的折腾了起来,原因无它,因为叶天的最小的一个姑姑,名字就叫做叶冬梅。

叶天经常从父亲口中听到这个姑姑的名字,她比叶东平小了三岁,从小和叶东平感情极好。

即使是叶东平的大姐不认这个弟弟后,叶冬梅还悄悄给叶东平写过信,只是当时叶东平极为自责,没有给妹妹回信,一来二去也就断了联系。

抬头看到桌子前面的墙壁上,挂了一个老镜框,叶天也顾不得什么礼貌不礼貌了,连忙站起身来,走到相框底下看了起来。

“蓝蓝,这个是你吗?”叶天指着一张黑白照片,对刚刚把一杯水放在桌子上的蓝蓝问道。

“不是,那是妈妈,妈妈年轻时候的照片……”蓝蓝摇了摇头,把泡着茶叶的水放在了桌子上,说道:“哥哥,姐姐,请喝茶……”

“小姑,真的是小姑!”蓝蓝后面的话,完全被叶天忽略了过去。

看着照片上那女人年轻的相貌,叶天心里已经可以百分之百的断定,这确是小姑无疑了,以叶天相人的眼力,一眼就能分辨的出来。

再往旁边看去,一张巴掌大小,四边还带着锯齿的黑白照片映入眼帘。

这张照片的中间,是两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女坐在椅子上,而在他们的两侧和后面,由高至矮的站着三个女孩和一个男孩,叶天一眼就认了出来,那个八九岁大的男孩,正是他的父亲。

“这可真是无巧不成书啊,没想到小姑他们过的这么苦?”

看看这几乎空无一物的屋子,想着刚才“小姑夫”那节省的样子,叶天没来由的心头一酸,他和父亲都没想到,原来自己的亲人生活的如此艰难。

一旁正给叶天介绍相片的蓝蓝突然看到叶天的眼睛红了,连忙问道:“叶大哥,您怎么了啊?是迷了眼睛了吗?这两天风可大了,我昨天上学也被迷了眼睛……”

“嗯,是迷住了眼睛,没事,一会就好……”

看着面前这机灵而又懂事的“妹妹”,叶天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从小他就没有兄弟姐妹,看着很多同学去帮妹妹打架,叶天那会都是羡慕的很。

“小叶,怎么了?是被这中药味给熏着了吧?蓝蓝,药熬好了给妈妈拿进去……”

刘维安从屋里出来后,也看到了叶天微红的双眼,不过并没有往心里去,话说这屋子的味道不是一般的难闻,很多人进来都不习惯的。

只有于清雅奇怪的对叶天看了一眼,这中药味虽然难闻,但是连她都能忍受,又怎么会熏到叶天呢?这聪慧的姑娘已经察觉到了叶天的反常。

“小叶,来,你看,就是这只镯子……”

等到蓝蓝进屋后,刘维安在桌子上铺了一块绒布,将一只通体呈血红状的手镯放了上去。

“血玉手镯?!!”

叶天打眼看去,不由吃了一惊,这惊讶的程度,丝毫都不亚于刚才得知自己来到了小姑家里,他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见到这种传说中的玉石。

血玉是出产与西藏高原的一种红色玉石,藏人称之为叫贡觉玛之歌,俗称高原血玉,因为色彩殷红而得名。

这种玉石极为的稀少,传世几乎不得见,据说在唐朝的时候,松赞干布迎娶文成公主时,曾经送出去过一块血玉。

现在的血玉多是人工的,有的是把玉放到狗嘴里,把狗噎死再埋到地下,几十年以后再挖出来,就能得到血玉。

还有一种是把玉放到羊的皮肤下,若干年让血慢慢渗到玉里也能得到血玉,再有就是在墓葬里经过铁铜等矿物质侵蚀沁色,使之结构发生变化而产生血玉。

不过这上面几种和天然血玉比起来,那又要差很多了,叶东平手里就有一块出土的血玉龙纹佩,是以叶天知道这东西的来历。

而叶天之所以认定这只手镯是天然血玉打磨而成的,那也是有原因的,因为他从这只镯子里,感受到了一股极其浓郁的元气波动。

镯子里不仅有阴煞之气,也有生吉之气,两者之间泾渭分明,并未融合在一起,这种情况绝对不是后天形成的物件所能拥有的。

“小叶,没想到你也认识这镯子……”

见到叶天一口喊出手镯的名字,刘维安脸上先是露出一阵喜色,不过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我请人看过,他们说这只镯子可能是被血气沁色的,是死人戴过的,不吉利,所以……所以价格压的很低,我一直没愿意卖的……”

“谁说死人戴过的就不吉利?”

叶天脱口而出,“他们懂什么啊,这是天然形成的血玉手镯,在民国的时候曾经出现过一次,被人用十根金条给买走了,姑……刘叔,这东西最少值十五万啊!”

“十……十五万?!”

刘维安的声音有些颤抖,“小叶,你……不是开玩笑吧?”

要知道,在九五年这会,玉器的价值并不是很高,一块极品羊脂玉的雕件,也不过就是几千上万块钱而已,十五万块钱一只的镯子,刘维安根本就没有听闻过。

--------------------

PS:九十年代玉石很不值钱,曾经有人花几百块买了一袋子籽玉放家里鱼缸里面,十年之后价值百万!

六号了,双倍也快结束了,大家要是消费出了第二张月票,还请支持相师,新书继续您的月票支援!!!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天才相师请大家收藏:()天才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