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江湖切口【第四更,求月票】

在距离叶天等人十多米处,一辆挂着京字头牌照的面包车,已经在这里停了一个下午了,谁都没注意在面包车后排坐着的两人,将刚才发生的这一幕都收入到了眼底。

如果被纪然看到这两人的话,肯定会吓一跳,因为这两个不是别人,正是那天在花园里他所见过的樱兰女士的保镖。

从四叔吩咐他们来查叶天的底后,两人早就把叶天在大学里的点点滴滴给查清楚了,和普通的大学生并没有什么不同。

只是四叔对他们调查的结果不大满意,哥俩就只好在这里守着了,想看看叶天外出后会有什么异于常人的表现。

“老胡,下车吧,别让那孩子吃亏了……”

见到叶天和两个人走进巷子后,虎子最先忍不住了,将脸上的墨镜一摘就要拉开车门。

“虎子,别急,你没发现,那个叫叶天的太镇定了吗?”

胡杨一把拉住了虎子,接着说道:“这场面换成你,你会怎么样?”

听到胡杨的话后,虎子眼睛一瞪,没好气的说道:“靠,换成我哪那么多废话啊,直接一拳一个放倒了了事……”

“和你这粗胚就没话说,你用脑子想想,如果你是叶天这样的学生,见到这些人你会有什么反应?”

胡杨简直无语了,和虎子搭档了那么多年,就没见过他用脑子解决问题的,通常都是用拳头和别人讲道理。

“我要是能考上大学就不干这行了……”

虎子嘴里嘟囔了一句,接着说道:“我要是像他那身板,遇到这情况保证转头就跑,哎,我说胡杨,你……你是说叶天的反应很不正常?”

虎子说到这里,总算是明白了过来,连他这么脑袋一根筋的人都懂得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叶天这么一个大学生,莫非还没自己聪明?

“没错!”

胡杨打了个响指,说道:“你别忘了,叶天在监控上抓住任健的动作,可不是一个弱不禁风的人能做到的,依我看……这小子绝对是扮猪吃虎,水深着呢……”

“是啊,那……咱们就等等吧,如果那小子真是深藏不露,我就出去探探他的底……”

听到胡杨的话后,虎子点了点头,一双眼睛紧紧的盯住了叶天他们进去的巷口。

******************

进入到小巷十多米处后,叶天站住了脚,这里刚好有个拐角,从外面完全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话说马老三怕殴打学生出事,叶天同样也害怕啊,要是被学校知道他在外打架,一个处分绝对是跑不掉的。

“任大哥,我只是没有让女朋友陪您跳舞而已,不用这么大的怨念吧?”

这些富家子弟们虽然纨绔了一点,不过杀掉是肯定不行的,但是教训轻了又像个狗皮膏药一样缠着自己,所以叶天还是决定以德服人,和这哥们再说说道理。

“臭小子,少扯淡,我那天见鬼的事情,是你搞出来的吧?”

看着叶天淡定的面容,任健不知道心里为什么就充满了邪火,不过在说话的时候身体还是向后退了几步,他可不想重温那尸山血海般的场景了。

“任大哥,您说什么啊?我没听懂……”叶天摇了摇头,手掌一翻,一枚一元的硬币出现在了手背上,若无其事的把玩了起来。

“马上你就懂了……”

任健狞笑了一声,看向伍伟说道:“三哥,好好教训下这小子,您只管打,出了事我负责……”

任健也不完全是个草包,他打听过叶天的底细,知道叶天不过是于浩然的子侄辈,在京城并没有什么关系,就算是打断他一条腿,花点钱也能解决了。

“这事儿闹的……”

马老三摇了摇头,目光转向叶天,说道:“小兄弟,有些人是不能招惹的,得,算是三哥给你上了一课吧……”

进巷子的时候,叶天是走在前面的,和马老三任健差了七八米的距离,此时马老三话声一落,身体就向叶天逼去,离着叶天还有三四米的时候,右手的拳头就挥了起来。

“锃!”

就在马老三刚刚抬起右拳的时候,一声脆响突然在耳边响起,紧接着就感觉到挥舞出去的右手一阵剧痛,带的整个身体都往后仰去。

“砰”的一声过后,马老三的后背重重的撞在了小巷的墙上,整条右臂都在情不自禁的抖动着,就是近在眼前的任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这……”

强忍着剧烈的痛楚,马老三把右手抬了起来,这一看整个人都愣住了,敢情在他的右手手背上,一枚一元的硬币,有三分之一都插进到了肉里面。

叶天这还是手下留情了,弹出硬币的时候并没有灌输多少元气在内,否则就不是只插进去三分之一了,直接就能将马老三的右手给废掉。

“小兄弟,原来是个高手啊?马某再领教几招……”

在短暂的惊愕之后,马老三回过神来,他也是个滚刀肉的性子,当下用左手拇指和食指捏住了硬币,口中闷哼一声,硬生生的将硬币给拔了出来。

不过当马老三正准备揉身再上的时候,左肩处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道,将他死死的给按在了墙上,抬眼看去,却是叶天不知道什么时候欺到了身边,一只手正按在他的身上。

马老三虽然比叶天足足矮了一头,但身体却十分的粗壮结实,脖子肩膀几乎连在了一起,腰身有力,从小也是蹲马步滚石碾子长大的,身上着实有真功夫。

这要放在平时,马老三发起横来,就是七八个人也不见得能将他治住,不过此刻叶天仅仅用了一只右手,就按的马老三浑身发麻,心中顿时大骇。

“老海,我知道您是拉桂子的,大家都是合字上的朋友,兄弟没有开山立柜的意思,但也不能让人水漫了,今儿您算是出手了,也挂了彩,这二道杵该收的还是要收,咱们这过节,就此掀过可好?”

正当马老三还想挣扎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叶天的这一番话,整个人顿时呆住了,绷紧了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放松了下来。

叶天这番话是用江湖切口说出来的,老海是江湖人的称呼,拉杆子则是保镖的意思,合字上的朋友,是叶天点明了自己的身份,也就是大家都是江湖道上了。

至于开山立柜的话,则是叶天表明了态度,我不是来您这儿抢地盘的,后面不能让水漫了,那是指不能白白被人给欺负了。

最后那几句话的意思就是老兄您出了手,也受了伤,可以找主顾要第二次的钱,咱们之间的事情就算是了了,以后谁也别找谁的麻烦。

“小……小兄弟,敢……敢情您是江湖道上的朋友啊?是老马招子昏了,您松手吧,这事儿是我做岔了,回头给兄弟您摆酒赔罪!”

听到叶天的这一番江湖切口后,马老三头皮一阵发麻,在这年头能说出这番话来的人,绝对不是一般人,就连他也不过只听懂了七八分。

在清末至解放前很长一段时间里,不仅是江湖人,就是生意人之间,都流行着暗语,也就是黑话或者切口。

要知道,这不管是跑江湖还是做生意的,都有自己的规矩和圈子,你做之前要先找人拜师,师傅教了你暗语,你才能算是真正进入这个圈子。

解放后跑江湖的人倒是少了,但这些暗语和黑话还是流传了下来,并且在某些场合里都能用得上。

而且马老三也知道,即使是现代,江湖也是存在的,只不过以前的那些门派现在都变成了各种公司,就连丘八的这家保安公司,往上追溯都能看到江湖的影子。

江湖上的规矩马老三也是懂的,对方既然没有开山立柜抢地盘的意思,那来到这里自己就应该好酒招待着,临走的时候盘缠准备着。

虽然今儿这件事情是他们不了解情况下做出来的,但没打听清楚对方的来历就贸然出手,这本身就是坏了规矩的,所以马老三很光棍的认了下来。

听到马老三的话后,叶天知道这事儿算是了解了,笑了笑说道:“摆酒赔罪就算了,刚才兄弟没递门坎,也是兄弟的不对,再说了,现在兄弟只是个学生,也不希望有那么多的事情……”

“学生?!”

看着一脸笑容的叶天,马老三才想起来,站在自己面前笑得春光灿烂的这个大男孩,可不就是个学生?

如果不是叶天刚才满口的黑话还萦绕在耳边,马老三真的会以为自己产生幻觉了,眼前的这位是个大学生,同时也是个江湖中人。

想到这些,马老三右手上的疼痛,立时全被一股子恐惧给替代了。

“这要什么样的家族,才能教出这样的一个人物啊?”马老三甚至都不敢往深里去想了,反正他知道在对方面前,自己连个屁都不是。

“三……三哥,这……这算怎么一回事啊?”

站在一旁的任健这会总算是回过神来了,怎么自己想象中叶天被打的满脸桃花开的景象没有出现,这二位倒是在一起聊上了呢?

“三哥,不能轻饶这小子,一顿酒就想没事,想的美啊……”

由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巷子里也没灯光,是以任健并没有看到马老三受伤的事,加上刚才那些黑话他也听不懂,稀里糊涂的还以为是叶天要给他们摆酒赔罪呢。

“你他妈才想的美呢,给三哥下套是吧?”

正一腔愤慨无处发泄的马老三,听到任健的话后,反手一个巴掌就甩了过去,“回去准备十万块钱,少一分我他妈的要了你小子的命!”

---------------------

PS:多写了几百字,晚了点,不过承诺完成,总算是更出来了,一天十更两天四更,打眼是累瘫了,大家要是看得爽了,就把月票都投给打眼吧!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天才相师请大家收藏:()天才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