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巨款

“你,你们……”

封况几人的表现,让廖昊德气得差点没背过气去,眼瞅着就能找到母亲的尸骨,谁知道这几个小子竟然撂挑子了。

几个人不肯承认自己胆小,却是找了个理由,尤其是封况,开口说道:“老舅,这……这要是踩在舅姥姥身上,多不合适啊?”

对于未知的事物,人们永远怀着畏惧的心理,就像是鬼神之说,虽然谁都没见过,但是从心里就怕了三分。

一想到脚下有具死人尸骨,这几个火气正旺的年轻人,也是心底直冒寒气,相互推脱着,却是没人敢再下去了。

“你们不干,我自己来!”

俗话说狗不嫌家贫,儿不嫌母丑,见到几人脸带惧色,廖昊德卷了卷袖子,从土坑上慢慢爬了下去,下面可是老母亲埋骨的地方,他可不敢直接跳下去,惊扰了母亲的安息之所。

“廖爷爷,我来帮你吧……”

叶天说着话,小身体从上面突溜了下去,他晚上在坟场里都睡过觉,尸骨见得多了,半夜三更的时候都不在乎,现在光天化日的,更没什么好怕的了。

本家的侄子外甥都不帮忙,倒是叶天这个外人下来了,廖昊德不禁有些感动,嘴唇蠕动了下,说道:“好……好,叶天,廖爷爷一定会感谢你的……”

“老舅,我也来帮把手吧……”

见到廖昊德和叶天一老一少的呆在下面,封况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再说他还指望美国老舅帮他出资搞个古玩店呢,这会要是不帮忙,那也没脸提这事情了。

“棺木已经见到了,下面只能用手把泥土拨开,嗯,黑线以外的地方就不用管了……”

等到封况下来后,叶天给二人讲起了要注意的地方,只不过话刚说了一半,叶天的小眼睛突然直直的看着封况背后,颤声说道:“你……你背后有东西!”

“什么?!”

听到叶天的话后,封况顿时感到头皮发麻,浑身的鸡皮疙瘩瞬间鼓了起来,屁股上像是装了火箭推进器一般,“嗖”的一声就窜到了土坑上面。

“哈哈,哈哈哈……”土坑里的叶天见到封况的样子,顿时笑得是前仰后合。

“你……你,我揍你小子……”

当封况惊魂不定的回头望去时,却听到了叶天的大笑声,也明白自个儿是被这小子耍了,看了眼老舅,一张脸憋的通红。

“行了,叶天,这眼瞅着天就快黑了,早点办完事情回去吧,廖爷爷让人杀鸡做饭了……”

廖昊德对叶天的行为也是哭笑不得,不过对方是个小孩子,他也不能说什么,只能是连哄带骗好话说尽。

“好,廖爷爷,你那位置是棺木的头部,小心一点啊……”

叶天这次没捣乱,给廖昊德说明了位置之后,拿了个小铲子,往外拨起了泥土,上面的封况犹豫了一会,也悻悻的下到了坑里。

“哎,叶……叶天,你……你来看看,这……这个是?”清理工作进行了十几分钟后,廖昊德带着颤音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叶天循声望去,在廖昊德的手下面,出现了一个颜色有些发黄的头盖骨,连忙说道:“是头骨,廖爷爷,您轻点啊……”

江南多雨,加上廖母当时安葬时,所用的棺木并不是很好,棺木腐朽之后,泥土也渗入了进去,其衣服血肉早已被腐蚀掉了。

“妈,儿子来看您了,儿子带阿爸来看您了……”

见到母亲的尸骨,廖昊德悲从心头起,“噗通”一声跪在了泥土里,五十六岁的人,竟然像孩子一般放声大哭了起来,一张脸上抹得全是泥土。

少年就离开了母亲,廖昊德多年对母亲的思念,在此刻都化作了悲恸的哭声,引得封况等人也是抹起了眼泪,嘴里直喊着“舅姥姥”,搞得周围是哭声四起。

“小叶子,廖爷爷让你见笑了……”过了好半晌,廖昊德才停住了哭声。

“廖爷爷,没事……”

叶天的眼睛也有些红红的,听到这哭声,他也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只是叶天不知道,为什么母亲会不要自己和父亲了呢?

不知道是不是被哭声唤起了真情,廖昊德的几个晚辈都下到了坑里,帮忙收拾起了尸骨,一个多小时后,整座坟都被清理了出来,尸骨全部被移到了旁边的棺材里。

至于这座坟的主人,是否为廖昊德的母亲,在一支顶端刻着凤凰模样的金簪出土后,也失去了悬念。

因为当时廖昊德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母亲从前的饰物,廖昊德小时候还曾经帮母亲戴过呢,见物思人,说不得又是一阵伤悲。

见到廖昊德迟迟不肯离开,封况上前说道:“老舅,天黑了路不好走,咱们早点回去吧?”

“好,回去……”

由于国内这会的政治环境,对于封建迷信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在收拾好尸骨后,一行人将棺材重新抬到了马车上,悄无声息的返回到了村里。

……

封家晚上的饭菜,做的特别的丰盛,七八斤重的大鲤鱼,正在下蛋的老母鸡,就算平时过年也都是吃不上的,此刻摆了满满一桌子。

“叶天,吃,多吃点……”廖昊德不断的给叶天夹着菜,似乎只有用这样的办法,他才能表达出心中的谢意。

而同在桌上的封况等人,看向叶天的目光,也是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味道,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实在超出了他们所能理解的知识范畴。

叶天也不客气,一顿狼吞虎咽之后,伸手拍了拍小肚皮,说道:“廖爷爷,够了,我吃饱了……”

“小叶子,你说……让廖爷爷怎么谢你啊?”完成了父亲的遗愿,廖昊德也放下了一个沉重的包袱,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不过同时,廖昊德也背了个大大的人情,叶天可不是行走江湖的术师,他只不过是个孩子,但是正因为如此,廖昊德才感觉到难办。

如果是从业的风水先生,那该给多少酬劳,给多少酬劳就行了,但叶天偏偏是个孩子,给钱少了,那是欺负小孩,廖昊德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

但是钱给多了的话,廖昊德又感觉不合适,他了解过国内现在的情况,普通工人一个人才几十块钱,要是叶天或者叶天家里多出一笔“巨款”的话,对于他们而言,并不一定是好事。

叶天可没那么多的想法,听到廖昊德的话后,有些奇怪的问道:“廖爷爷,你不是答应师父帮他修缮道观的吗?”

“这……这是两码事,小叶子,你想要什么啊?是要钱,还是要东西?”

廖昊德闻言愣了一下,他还真没将这两件事扯在一起,一来那道观已经有人在修缮了,自己也花不了多少钱,二来在廖昊德心里,这件事情从头至尾都是叶天出的力,和那老道关系并不大。

见到廖昊德态度很诚恳,叶天歪着小脑袋想了好一会,开口说道:“嗯?那廖爷爷,你就再给我一百块钱吧……”

“多?多少……一百块钱?”

听到叶天的话后,廖昊德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去,他怎么都没想到叶天提出了一个如此之“大”的数目。

在廖昊德心里,父母合葬是比天还要大的事情,叶天帮他完成了心愿,就是掏个十万八万的他也愿意。

而且话说回来,如果是在港台地区请个顶级的风水师,那也是要这个价码的,是以叶天开出的条件,让他一时间感受到了巨大的落差。

看着廖昊德的神情,叶天还以为是自个儿狮子大张嘴了,当下弱弱的说道:“一百块钱……多了吗?要不……五十也行!”

要知道,在叶天心里,一百块钱那就是一笔很大的“巨款”了,可以给自己和父亲还有老道,嗯,再加上个于清雅,每人都做一件新衣服了。

“别,别说了,小叶子,这些钱你先拿好了……”

没等叶天把话说完,廖昊德就从身边的包里面掏出了一叠十块的工农兵,直接塞到了叶天的手里。

“这……廖爷爷,太多了吧?”

叶天被廖昊德的举动给吓了一条,这厚厚的一叠钱,怎么着也要一两百吧?自己只不过帮他寻个坟,半天功夫都没花到,难不成吃着喝着还有这么多钱拿?

“不多,一点都不多……”

廖昊德摆了摆手,想了一下之后站起身说道:“小叶子,走,我送你回家,封况,你也来……”

和叶天这小孩子说不清楚,廖昊德这是想找叶天的父亲,表达一下自己的感激之情,而且就在刚才他心中也多出一些别的想法,需要和叶天的家长去谈的。

“回家?好……”

叶天闻言愣了下,随即把那叠钞票塞到了自己的小书包里,和师父的罗盘放在了一起,不过这会在叶天心里,那钞票要远比罗盘重要的多了。

坐在封况赶的马车上,叶天的心里却是多了一丝明悟,看来给人堪舆风水看相算命,似乎是一件很有“钱途”的事情啊?

当然,这种想法不过仅仅是在叶天心里产生了那么一丝萌芽。

作为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每天学习**好榜样的这一代人,叶天同学的理想,还是做一个科学家,为祖国四化做贡献。

喜欢天才相师请大家收藏:()天才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