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零二章 惨

黄羿虽然内心愤恨,但他知道自己的处境。

被刻上奴隶标志,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无法抹掉,而在炎黄大陆,奴隶是一种商品,根本没有人权可言,若他挣脱锁链跑出去,任何武者看到他都会抓他,要么拿去卖,要么拿来自己用,甚至拿去和蛮族交换。

总之,奴隶都很惨,若抹不掉这个印记,永远只是一件物品。

除非遇到一个明主,并且表现出他应有的价值。

他心急电转有了主意。

安心盘坐下来,不再挣扎,闭上眼睛,研究盘古真身和那破意。

他现在已经算是入门了,浑身一体,在筋骨肌肉间存在一个庞大无比的轮海洞天,每时每刻都在吸收着外界的灵气。

可惜,这些稀薄的灵气对他只是杯水车薪,根本无用,以他的估算,若真要踏入盘古真身第一转境界,得吃大量的高品质兽肉,灵药,并且在灵山胜境修炼。

但他现在感觉力大无穷,比之前丹田还未破时的巅峰状态还强大,这是单纯的肉身之力。

手脚上的锁链,他感觉稍微一用力就能挣脱。

这锁链很普通,只能锁一般的奴隶,越强大的奴隶,往往有越高级的锁链锁住。

在炎黄大陆,一个奴隶哪怕达到极高境界,只要没有挣脱奴隶身份,永远有相应的锁链捆住。

“咦?陆远兄,你看,那废物好像认命了。”一个大汉道。

这大汉叫孙鸣,和陆远一样,都是徐家的幕僚,只不过,陆远是小少爷徐远胜的幕僚,而孙鸣是徐蕾蕾的幕僚。

幕僚,也叫跟班,通俗点说就是狗腿子,算是炎黄大陆一个普遍职业,因为大多数人都是平民,想要活得好,就得跟着一个好主人。

徐远胜和徐蕾蕾在山语城算是不错的主人,很多人想跟着他。

孙鸣和陆远本是流浪者,都已经达到炼血境巅峰,有机会踏入轮海境,才有资格进入徐家。

“哈哈,这样最好,黄羿,你最好听话,而且等下去到奴隶市场,表现得好一点,这样我们能卖好价钱,你也能找到一个好的主人。”陆远道,见黄羿闭着眼,顿时冷哼道,“听到了没有,废物。”

“你们会死!”黄羿淡然道。

“你说什么?”陆远皱眉道。

“我说,等下你们会死。”黄羿道。

“我们为什么会死?”陆远饶有兴趣道。

“因为我会杀了你们。”黄羿道。

呃…哈哈哈…众人讥笑起来。

“陆远兄,看来他不是认命了,而是在做梦呢。”孙鸣笑道,“黄羿,若是之前你还是轮海境时说这话,我们肯定会怕,但现在,你已经像个死狗一样,还敢说这话?”

陆远皱了皱眉,拿出一把刀,瞬间挑断黄羿的手筋脚筋。

“对于你的威胁,我会重视,所以,呵呵,反正卖得多少都是白得的,哪怕没人买你,就卖给异族喂异兽即可。”陆远笑道,“现在呢,你还说敢威胁我们吗?”

“陆远兄,没必要吧?这样不值钱了。”孙鸣皱眉道。

“不,他毕竟曾经是天才,还是小心为妙。”陆远道,“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存在一种人,叫觉醒者。”

“就他?觉醒者?要是觉醒者,他在炼血境巅峰时就觉醒了。”孙鸣不屑道,“算了,都这样了,尽量卖得多点钱吧。”

众人去到一栋古朴的大楼面前。

这大楼都是用巨石垒起来的,高度有三百米左右,占地方圆十里,是山语城的地标建筑之一。

这种建筑,建起来并不难,因为炎黄大陆有一个专门搞建筑的巨人种族,名为夸父,他们每一个人都力大无穷,身材都在五米以上,性情温和,有着超凡的建筑本领,据说每一个帝国的都城,几乎都是请夸父族的人去建的。

这些建筑之所以建得那么高大,是为了满足各种族在这里交易。

因为来这里的不仅是人族,还有各大异族,比如巨人族,甚至有异兽来这里跟人类做生意。

异兽往往都是高大无比的。

而这些建筑的表面,都刻画着夸父族的阵法符文,哪怕强者在里面战斗,建筑也不会倒。

黄羿来过这里。

因为徐蕾蕾每天都会来,想看看有什么奇珍异宝,或者购买奴隶去矿场工作等等。

进入建筑大门后就吵闹无比,不过大家都说着通用语言,炎黄族的语言。

就连一头巨大的猿猴也在说着人话。

有些人正在和这头巨猿讨价还价。

这场景真是有趣无比。

突然,有一群人走进来。

为首的,是两男一女。

黄羿都认识,那女人风华绝代,面色冰冷,身穿火红色的丝绸衣衫,美艳无比,正是他的妻子徐蕾蕾。

之前,他很感激徐蕾蕾,因为如果没有徐蕾蕾,他无法保住黄家的财产,更没办法有今天的修为,但现在,他很恨这个女人,因为这女人正在挽着其中一位男子的手臂,显得很亲密。

这男子他也认识,正是山语城城主府黎家的三少爷,黎显。

以前,他就知道黎显和徐蕾蕾关系很好,而黎显身份尊贵,哪怕他是徐蕾蕾的丈夫,在黎显面前只能低声下气,好在黎显还算守礼,以前并没有和徐蕾蕾有亲密行为,但现在,很显然两人有一腿。

黄羿内心冰冷无比。

不自觉的,识海内的破意通过眼睛释放出来,施展破妄神眸,顿时面色狂变,脸上闪过一丝耻辱。

他的破妄神眸竟然能透视徐蕾蕾的身体。

贱人!我跟你成亲两年,去没有给我碰一下,现在你竟然已经不是处女!

炎黄大陆,羞辱一个男人最狠的方式,就是抢他的女人,给他带绿帽子。

突然,徐蕾蕾看向黄羿,面色一变,和那两个男子走过来。

“陆远,你怎么在这?”其中一位男子道,他是徐蕾蕾的弟弟徐远胜。

陆远面色尴尬,在徐远胜耳边说话,徐远胜看向黎显,面色一沉,然后在徐蕾蕾耳边说话。

“原来是之前逃跑的那个奴隶。”徐蕾蕾冷声道,“这样不守规矩的奴隶,就该杀死,不过既然到这里了,就卖个好价钱吧,不过,不守规矩就该受到惩罚。”

徐蕾蕾抽出腰间的软剑,噼里啪啦,黄羿的脸多了无数剑痕,满脸是血,已经面目全非。

黄羿眼神凶狠的盯着徐蕾蕾,嘶哑着声音道,“为什么?”

“为什么?哼,不杀死你算好了。”徐蕾蕾冷声道,“懒得理你这个奴隶,显哥哥,我们去那边看看。”

徐蕾蕾搂着黎显离开。

“为什么?”黄羿盯着徐远胜道,“我为徐家出生入死,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