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六五章 獠牙

“我是宗师,刚才只是用针刺入她的穴位而已。”黄羿道,“你们看。”

黄羿从梁馨月的脖子处拔出一根水晶针。

“你真大胆。”黎莜道。

“你们是在哪里被抓的?”黄羿道。

“我是在学校被抓的。”安陵容道。

“我是在家里被抓的,也不知道那些人是怎样进入黎家的,好像…好像是熟人带他们进去的。”黎莜道,“很像我堂姐黎惠明,不过我也不确定。”

黎惠明?不就是原绫罗佣兵团的人吗?

他对黎惠明有点印象,虽然长得不错,但他看人很准,黎惠明是一种野心极大的人,而且很务实。

看来,这盘棋对方下得很大。

黄羿把葡萄酒的酒瓶放空,然后开始给梁馨月放血,把她的血液驱赶进酒瓶里,然后放入溶血病毒。

这是制造溶血病毒的方法。

“你…你干嘛?太恐怖了,你太邪恶了。”黎莜不可置信道。

在她眼里,黄羿是一个挺好的人,虽然发生过非礼事件,但随着后来的接触,她对黄羿已经有好感,但此刻,眼前的青年真的很陌生。

杀人就算了,竟然还放血?他要拿来干什么?难道拿来喝?

黄羿确保放完血后,拿出一瓶液体,滴到梁馨月的尸体上,很快,梁馨月的尸体逐渐化掉,变成一股烟气消散。

这烟气很臭,是一种二氧化硫和其他有毒气体混合体。

“这是销蚀液,只有放完血才容易消融尸体,而且气味没那么大,要不然整个房间都是有毒气体,还会泄露出去。”黄羿道,他把剩下的衣服丢到沙发下,“等下有人来敲门,我们开门,你们可得表演好了。”

十几分钟后,果然有人来敲门。

“干什么?这就是你们让我醉生梦死的态度?别来打扰我。”黄羿冷声道。

“羽升先生,请问梁小姐在里面吗?”马三笑道。

“不在,那种老女人我才看不上。”黄羿道,小声道,“快叫,叫得逼真一点。”

“叫什么?”黎莜诧异道。

“陵容姐,你叫。”黄羿道。

安陵容脸色一红,开始叫起来。

“羽升先生,打扰了。”马三笑道,“哦对了,真是有点可惜,阳九已经让机械傀儡去保护你老婆,所以我们没办法抓她来,哎,我听说她很不待见你,还当众侮辱过你,若能抓来这里就好了,我们会努力的。”

马三离开。

“羽升,我听说闻澜当众扇你耳光,是不是真的?”黎莜道。

“小孩子管大人的事干什么?”黄羿道。

“哼,死要面子,不过你真可怜,竟然入赘闻家,还被侮辱,你干嘛不像你大哥一样有点骨气呢?”黎莜道。

“关心这个干嘛?你还是关心怎样出去吧,嘿,现在还能骗,等下可就骗不了了。”黄羿道。

果然,十几分钟后,马三又来敲门。

“干什么?”黄羿道。

砰!门直接被人踹开。

“梁馨月呢?”马三冷声道。

“你问我我问谁?”黄羿道。

“有人看见她进入你房间,但没出去过。”马三道。

“哦,那你自己找吧。”黄羿道。

马三的手下进来找,直接把沙发搬过来,见到梁馨月的衣服。

安陵容和黎莜面色惨白。

“这是什么?”马三冷声道。

“你白痴啊,这是梁馨月的衣服。”黄羿道。

“梁馨月的衣服怎么在这里?她人呢?”马三道。

“她想上我,所以把衣服脱了,她觉得不够尽兴,所以用那种白色粉末助兴,最后升仙了。”黄羿笑道,“那种东西,你们是不是想拿来给我升仙的?可惜那女人贪得无厌,把一大包东西给吃下去,还喝了一瓶酒。”

“你想死?”马三沉声道。

“不想,你们肯定也不让我死。”黄羿道。

“让你死很容易,现在心玄阁还没有任何异动,表明阳九真的不在乎你,要不然他早就把整个南山市翻个底朝天了。”马三道,“所以,你现在没有价值了。”

“哦?那么快就没价值了?”黄羿诧异道,“那你们以后拿什么来威胁我大哥?我大哥可是从隐世门派出来的,他在俗世没有任何牵挂。”

“那就只能把他杀死了,可惜,他可能听到风声,竟然连面都露一下,但这样也好,他逃跑了,整个百越省就是我们的。”马三道。

“怎么会这样?羽升,阳九先生真的不在乎你?”黎莜担心道。

“可能不在乎吧,实际上,我这样的,我大哥能找到很多个,我只是在医学上有点天赋,能传承宗门的医术而已,我死了,我大哥可以随随便便再找一些弟子。”黄羿摇摇头道,“不过我真的很好奇,你们到底是什么势力?竟然连我大哥都不敢露面。”

“告诉我梁馨月在哪。”马三冷声道。

“你把这瓶酒喝了,我就告诉你,否则,你永远也不知道她在哪。”黄羿道。

马三拿过酒瓶,打开闻了闻,“这不是酒,这是什么东西?”

“你喝了不就知道了?”黄羿道,“喝吧,你喝了我马上告诉你梁馨月在哪。”

啪啦!马三把酒瓶丢在地上,那些溶血病毒流出来。

马三等人向黄羿走去,踩过那些液体。

黄羿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猛地用针射入这些人的脚,直接穿透,而他们脚底下蕴含溶血病毒的液体迅速渗透进他们的鞋子。

但他们并没有多大感觉,因为黄羿的针很小,穿透的地方也只是他们脚趾之间的薄皮,他们依然向黄羿走去。

突然,其中一位手下一踉跄。

“怎么了?”马三道。

“三爷,我这只脚没力了,鞋子里感觉有点湿,咦?怎么都湿完了?啊,这是血。”那大汉叫道。

大汉马上把鞋和袜子脱下来,发现脚趾之间如同喷泉一样冒出血液,却是一个很细小的口子。

大汉用袜子堵上,但怎么堵都堵不上,就像是那种患了严重血液病的患者,受一点伤就有可能致命。

“你什么毛病?”马三皱眉道。

突然,一个个手下踉跄倒在地上,纷纷把鞋和袜子脱下来,也是一样的症状。

马三面色狂变,也脱鞋和袜子,惊叫道,“什么回事?是那些液体,你干了什么?”

“嘘!别吵!”黄羿把门关上,“等下你们会流血而死,然后我会用一种销蚀液把你们的尸体都腐蚀掉,化成空气,嗯,梁馨月就是这么死的。”

“你…你敢!你知道我们是什么势力吗?”马三怒吼道。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