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一六章 误会

闻澜接起电话,顿时惊诧无比,“您是鼎金融的总裁助理闻显先生?你说什么…要跟我们锋芒安保合作?可是你们鼎金融不是有南宗弟子护卫吗?啊?以后指定锋芒安保?还会派大宗师进锋芒安保工作?好,好的,明天见。”

闻澜放下电话,震惊的看着黄羿,“你不会随便找个人跟我打电话吧?”

“明天不就知道了?准备接收十几位大宗师和几位武王吧,如果有这力量还不能把锋芒安保做到百越第一,那我就没办法了。”黄羿道,“还有,从明天开始,秦氏安保的每一单生意都会黄,秦氏安保在南山市寸步难行,你就等着秦家的人来道歉吧。”

黄羿离开闻家,回到那些孤儿的住所。

“羽升,你发达了,就忘了我们了吧,那么久都不回来。”方圆叉着腰站在门口叫道。

“你怎么还不去上学?”黄羿道。

“我明天才开学,话说,闻澜小姐对你好不好?你入赘受没受委屈?”方圆道。

“受委屈?那娘们被我收得服服帖帖的。”黄羿道,“来,都过来,我有好东西给你们。”

“哇气血丹!”方圆说完马上捂住嘴,“你不会是从闻家偷出来的吧?这可不行,你赶紧还回去,都上大一了还不懂事。”

“就你懂事。”黄羿捏了捏方圆的小圆脸,“这都是我自己赚来的,快,所有人都有,以后都成为武者。”

黄羿帮众人针灸,让他们充分吸收气血丹的力量。

不过他们还年轻,不能补得太厉害,只能循序渐进,等到十八岁之后就可以多吃点。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我回去了。”黄羿道。

“羽升,你不能留下来一晚吗?”方圆道。

“让那娘们独守空房可不好。”黄羿道。

等黄羿走远,方圆嘟囔道,“让我独守空房就好嘛?”

说完脸色一红,原来是春天来了。

黄羿回到一号别墅继续修炼。

第二天,他也不上学,而是到锋芒安保内。

“你来干什么?”闻澜冷声道,但她眼睛内分明带着笑意,而且好似整个人都放松了一样。

“你这黑眼圈很明显啊,昨晚没睡?”黄羿道。

“睡不着。”

“想你那个心上人?”黄羿道。

“滚!”闻澜冷声道,“我说你是不是受虐狂?我都不提你提什么?”

“我可不是受虐狂,我只是想知道他是谁,然后去灭了他,断了你的念想。”黄羿道。

“就凭你?”闻澜不屑道,“何况,你也杀不了他了,因为他死了。”

“死了?不会吧?”黄羿有点同情闻澜,“看来他生前你们爱得死去活来,他死了你还挂念他。”

“我…我没见过他。”闻澜道。

“啥玩意?难道是神交?看来他很优秀。”黄羿道。

“他当然优秀。”闻澜道。

“既然死了,那我就不问他是谁了。”黄羿道,“不过,你这是精神出轨,也是不可原谅的,等解决这件事,我们还是离婚吧,还大家自由。”

“不可能!我闻澜这一生只会结一次婚,绝不离婚。”闻澜道,“何况,能和你这个武王结婚是我的荣幸,哈哈,最起码性命无忧。”

黄羿猛地向闻澜扑过去,把她压在老虎椅上。

“你…想干嘛?”闻澜面红耳赤道,她觉得眼前的男孩一身阳气,熏得她面红耳赤,心跳加速。

“想。”黄羿道。

“混蛋,放开我。”

“既然你这么想当我老婆,我怎么可能放开你?今天就在这里把事情办了吧?啧啧,办公室啊…”黄羿道。

“滚!”

突然,门开了,走进来一位美少妇。

“啊对不起闻总,我等下再来。”美少妇尴尬道。

“不用了,现在就说事。”闻澜道,“你还不下去?”

“不下,除非你答应我。”黄羿道。

“你…帮我把事情解决了再说。”闻澜道。

“哈,那就这么说定了。”黄羿道。

“林芸,这是我丈夫,羽升,你有什么事就说吧。”闻澜恢复冰冷女总裁风范,好似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鼎金融集团的总裁助理闻显先生来了,就在会议室。”林芸道,“同时来的还有秦啸,好像来者不善,因为他们还带来了两尊机械傀儡。”

“来者不善?”闻澜看了黄羿一眼。

黄羿也疑惑起来。

他可是通过赵光义的身份给闻显传达命令,闻显不可能有胆量违逆吧?只是闻显怎么和秦啸一起来?

“去看看吧。”黄羿道,“我出去一趟。”

他回一号别墅拿赵光义的面具。

此时,锋芒安保会议室内,闻显秦啸等人坐在椅子上,一脸倨傲,见闻澜进来,也不起身,连眼都不抬一下,而是示意身边的美女秘书。

美女秘书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叠资料,走到闻澜身边。

“闻总你好,我是闻显先生的秘书邢若柳,你叫我小柳就行了,这是我们起草的合同文书,请你过目。”美女秘书道。

闻澜诧异,拿起文书仔细看,很快,她面色难看无比。

“闻先生,昨天你不是说要合作吗?不是说鼎金融的安保工作交给锋芒安保吗?怎么现在是来收购的?而且是百分百收购?”闻澜冷声道。

“闻小姐,虽然我们是本家,你们南山市闻家还是我们南宗闻家的分支,但在商言商,你说说,以锋芒安保现在的情况,我给的条件丰不丰厚?厚不厚道?昨晚我确实说过那些话,但是,你觉得会没有条件吗?你觉得我们南宗会平白无故让那么多高手入职锋芒安保吗?”闻显道,

“虽然我不确切知道赵董为何会让我们来帮你,但也能猜出一二,以前,赵董就跟我提过,让你嫁给他的公子赵天一,可惜闻先芒不识趣,想永远把你留在闻家。”闻显道,

“想不到赵董如此好心,让我好好帮你,不仅让那么多高手免费入驻锋芒安保,还要把鼎金融所有安保业务都交给锋芒安保,让你白赚钱,我当然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但作为下属,要会揣摩上意,我想了一个晚上,终于想明白了,赵董真是为他儿子煞费苦心,赵天一被南山大学开除,心生绝望,唯一的念想就是你了,所以,我才自作主张起草这这份合同,你只有两种选择,第一,和那个叫羽升的小子离婚,嫁给赵天一,第二,让我鼎金融收购锋芒安保,从此以后,锋芒安保不关你们闻家任何事。”

闻澜明白了,内心冰冷无比。

这一切都是羽升和赵光义的阴谋。

锋芒安保被打压,肯定也是羽升的阴谋,他想跟我离婚,而他跟赵光义的合作条件肯定是让锋芒安保价值更大,好让他和我离婚后分到更多财产,真是一举多得啊,离婚摆脱我,又分到那么钱,他可以去找更多女人。

哼,我让你人财两空。

“我答应了,把锋芒安保股权全部给鼎金融,离婚后嫁给赵天一。”闻澜冷声道。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