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零八章 闹事

新生入学典礼很热闹,因为有武道系的存在,表演的节目上丰富了许多,黄羿看得津津有味,仿佛回到了当年的校园。

让他诧异的是,主持人竟然是赵天一和安陵容?

刚开始是学校领导讲话,然后是看晚会,到最后,好戏终于上演。

“现在,宣布一件事,除了是勉励大家之外,还警告一些学生,别恃才傲物,要时刻保持对强者的敬畏之心,方能踏上强者之路,否则,容易在修武的过程中夭折。”赵天一道,

“经学校研究决定,对不尊敬紫玄道长的新生,二十六中的羽升,进行劝退处理,这个人大家都应该知道,他是今年百越省乃至整个华夏分数最高的,但十几天前,我亲自打电话给他,让他来参加拜师典礼,他却不当一回事,还说不想拜师,而就在今天早上,他来到学校,再一次表达了自己的目空一切,这样的学生,没资格上南山大学。”

下面一片哗然。

南山大学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事。

一个天才上学的第一天就被劝退了,而且是因为不尊敬武王,可见武王地位的崇高。

“不过,紫玄道长有仁厚之心,愿意给羽升一个机会,只要他现在上来,向紫玄道长道歉,并且真心悔过,紫玄道长不会再追究,并且让他进入普通武道班学习。”赵天一道。

“羽升同学,还请上来吧,年少无知,有时候是可以原谅的。”安陵容道。

下方的同学们交头接耳,左观右看,并没有人站起来。

黄羿看到陆虎和孙鸣焦急的拨打电话,心中有点感动,这两个家伙还真够朋友。

黎莜那小妞也在打电话,看起来有点生气。

“这混蛋怎么不来?”黎莜怒道。

突然,一道声音响起。

“赵老师,我看他是不来了,这混蛋,真是白瞎了我的好心,今天中午我还找过老师,请求他大发慈悲的,想不到竟然不识好人心,他一个孤儿,还是有污点的孤儿,有什么好傲气的?竟然让我们那么多人等他,真是不是好歹。”

这人是李英俊,他竟然拿着一个话筒。

黄羿十分无语,我跟你们什么仇什么怨啊,特别是这赵天一,不就是坏了你的好事吗?

“好吧,哎,这样的学生确实不能收,没有武德,练武只能成一个祸害,不愧是赌徒之后,有其父必有其子。”赵天一道。

这时,黄羿走上台。

“这位同学,你有什么事吗?”赵天一诧异道。

黄羿直接抢过他的话题,“我是羽升的大哥,名叫阳九,他跟我说,他上学第一天就被全退了,我觉得很可笑。”

所有人都好奇起来。

羽升没来,他大哥倒是来了,真是懦夫啊,这么大了竟然还让大哥出面?而且看样子是来闹事的?

“哦?有什么可笑的?”

“第一,整个暑假,我都带他出去历练了,他并未收到任何参加拜师典礼的邀请电话,而你作为负责这件事的老师,竟然说打过了,还公布了录音,你打个通知电话都要录音,是何居心?我知道你是赵天一,羽升得罪了你,但你不该公报私仇;第二,哪怕他说了不想拜师的话,这有什么错吗?拜不拜师,不是他的自由吗?为何那什么紫玄道长恼怒了,学校就因此劝退他?难道这就是武王的武德?现在人类面临大自然的挑战,危机重重,学校作为教书育人之地,竟然因为一个武王的一句话就决定了一个贫寒子弟的命运?是何道理?难道整个南山大学,只是那紫玄道长的一言堂?”黄羿冷声道。

轰!底下的人惊呼起来。

这人竟然说紫玄道长没有武德?

“你…阳九先生,还请慎言,武王的名誉不是你能玷污的。”赵天一冷声道,“羽升不尊敬武王,不敬畏强者,而且屡教不改,就没有资格来南山大学。”

“敬畏强者是对的,那么,你现在这样跟我说话,也没有敬畏强者之心,我是不是可以废了你?”黄羿冷声道。

“阳九先生,我不管你是谁,请别在这时候来闹事,这事关南山大学的清誉。”赵天一道。

“这样的大学,还有什么清誉可言?倒不如不开了吧。”黄羿道。

“口出狂言,马上给我滚下去。”赵天一怒道。

啪!赵天一被黄羿一巴掌抽到大屏幕上,掉落下来。

“这就是不尊敬强者的代价,既然紫玄道长能一句话决定羽升的命运,那么,我也能决定你的命运。”黄羿淡然道。

所有人都惊恐起来。

这人竟然当着全校师生的面抽飞赵天一?还说出这样挑战整个南山大学的话?

安陵容也不知道怎么处理了。

“狂徒,竟敢来南山大学闹事?”

这时,有十几道身影跑上台。

说话的是一位肌肉扎结的大汉。

这是一位大宗师巅峰,而且是外功修炼者,这家伙绝对比十八年前的外功修炼者强大得多,因为现在的气血在淬炼身体上十分可怕。

“闹事?我是来解决事情的,第一件事,恢复羽升的名誉,他虽然是个骄傲的孩子,但很会尊敬人,若他真的接到通知,肯定会回来的,第二,让紫玄道长对羽升道个歉。”黄羿道。

“让紫玄道长道歉?”大汉猛地向黄羿扑去,庞大的身体如同一台坦克。

砰!

大汉倒飞出去,倒在地上,捂着胸口久久站不起来。

“我看,南山大学的老师素质也不怎么样嘛,让羽升来上学,还真是个错误。”黄羿道。

“武王,你是武王。”一位儒雅老师震惊道,然后恭敬无比,“尊敬的武王阁下,可否先下去?羽升的事好解决。”

“你没听到我的话吗?”黄羿淡然道,他直接提起赵天一,气血和精神力聚集双眼,形成可怖的气势,冷声道,“说吧,为什么要陷害羽升?为什么要阻止他上学?不说,我废了你。”

“我……我说,我和他有仇,害怕他变得强大找我报仇,所以伪造录音…”

赵天一差点尿出来。

他身体和精神上都承受可怕的压力。

武王啊,尼玛的。

下面顿时一片哗然,觉得不可思议。

“看吧,嘿嘿,赵天一是南宗的人吧,他的身份确实比身为孤儿的羽升重要,所以他的录音不需要辨别真假,反正羽升一个孤儿,毁了就毁了,但能让赵天一记着一个人情,倒是很不错的是吗?这就是南山大学?傻逼大学吧?一群势利小人怎么教书育人?教出一群势利小人吗?贫寒子弟没有关系,怎么能成为强者,岂不是埋没很多人才?”黄羿冷笑道,“让紫玄道长出来道歉,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让我道歉,不可能。”一位身穿道袍手持拂尘的道人出现在台上,“区区一个黄口小儿和南山大学百年清誉以及我身为武王的名誉比起来不足挂齿,呵呵,真想不到,你堂堂一个武王,竟为了一个小孩做出如此愚蠢的事。”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