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零零章 威胁

“杨成兄,什么事那么生气?”红一道。

“红一宗主,你什么意思?怎么那么多天都不见我们?”为首的中年人道。

“咦?难道闻龙没跟你说清楚吗?”红一道,“十几天前,我确实遇到伏击了,受了重伤,好在并没有伤及根本,修养了十多天已经恢复了,真是抱歉。”

“哼,既然是受伤修养,那我也没话说了,但你的人太不识趣,难道你不在南宗就运行不了了?为何让我们等那么多天?现在,把东西给我,翻倍。”杨成道。

“嗯?给什么东西?”红一道,“我南宗欠你什么东西吗?”

“哦?闭关十几天还真就觉得自己很厉害了?红一,你信不信我一句话就能让南宗运行不下去?”杨成冷声道。

“不信。”红一道,“我现在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从今天起,我南宗只会按照约定给心玄阁供奉气血丹,不会再给任何个人好处,如果你想要好处,那就让心玄阁换一个人来办这件事,从现在起,我们南宗出去的东西,都要有发票。”

“你…很好,看来是翅膀硬了。”杨成冷声道,“我们走。”

“宗主,这样得罪心玄阁是不是不好?”一位老者道。

“哦?你觉得不好?那么,以后你的资源给心玄阁一半?”红一皱眉道。

“不,好,这样好。”老者急忙道。

“这些年,我们给杨成这些人很多好处,但我南宗并没有得到什么好处,他们反倒一直在觊觎我们南宗的产业,导致我们的弟子修为不前,从今天起,有潜力的弟子,修炼资源翻倍,不过,从此以后会得罪某些人,希望你们不要做白眼狼。”红一道,“若谁成了白眼狼,我会把他的修为收回来。”

“我支持大宗主的决定。”陈大刚叫道。

“我也支持。”金刚团其他人道。

他们代表的是长老会和供奉殿绝大多数人。

有他们表态,很快就有更多人表态。

不过,有些人怀有其他心思,这些人,是其他势力的棋子,这是红一早就知道的事,不过之前南宗很弱,红一也想借助这些势力发展,只不过要付出一些代价而已。

现在,黄羿却不需要这些怀有其他心思的人了,有陈大刚他们在,南宗发展不是问题,倒不如只留下一些忠心的。

黄羿看向秦明月,发现她很崇拜的看着红一,内心顿时不爽起来。

“是不是这十几天又寂寞了?”黄羿道。

“你…”秦明月羞愤起来,想抽开手却抽不开。

她内心却有点悸动,这十几天,黄羿没在碰她,让她很奇怪,内心深处更是有一丝渴望。

这让她有很强烈的羞耻心。

她竟然渴望?心里明明是拒绝的啊,身体怎么会渴望?

不过想起那晚上…秦明月顿时觉得浑身无力。

“都打起精神来,接下来肯定会有一场硬仗,谁有异心,今晚就可以离开,否则我会亲自劈了他。”红一冷声道。

有些人面色一变。

“大宗主,你有把握吗?”一位中年人道。

这人名叫王威,是南宗供奉殿的大供奉,武王高手,这一次他并没有跟红一去鼎金融。

红一也知道他的来历,王威来自京都王家。

百越省背靠百越丛林,越过百越丛林就是大海和东南亚各国,资源丰富得很,很多势力都想来百越省发展。

王威也是有这个使命,他也借助南宗暗地里在南粤羊城和百越省边境城市建立了商业势力。

“我没把握。”红一道,“当年黄家村的事,是那些人逼我们做的,但这件事不合法,心玄阁完全可以用这件事致我们于死地,所以,害怕的人,现在就可以走了。”

“宗主,我觉得,能不能像以前那样?只不过是给一些人好处而已,伤不到我们南宗的根本,大家相安无事不好吗?”王威道。

“我不想南宗的人身上拥有奴性。”红一道,“好了,你们谁想走,我不拦着,也不为难,马上回去收拾东西。”

“大宗主的想法是好的,只是…不过,我会与宗门共存亡。”王威道。

黄羿有点诧异,这王威竟然这样表态?

“我告辞了。”一位供奉道。

“我也告辞了。”

一个个供奉都告辞,供奉本来就不忠诚,只是拿钱办事而已,现在南宗得罪杨成这位百越省心玄阁的执事,会很麻烦。

他们来南宗,本来也只是想借助南宗的历史底蕴而已。

到了第二天晚上,整个南宗静悄悄的,两百多人,竟然只剩下五十多人。

这些人都是十八年前南宗附属家族子弟,他们本来就是南宗的人,还有一些是南宗招收的平民子弟。

“大宗主在搞什么?怎么让那些高手离开?万一心玄阁真的降罪南宗,我们能抵挡吗?根本不可能,到时候,若心玄阁宣布南宗为异端,我们只会变得人人喊打。”秦明月道。

“放心吧,大宗主可不傻,心玄阁可不会宣布南宗为异端。”黄羿笑道,“心玄阁哪怕对付南宗,也不会从明面上,更不会以官方的名义,只会一些人偷偷摸摸的来,我们并不怕。”

“大宗主,还是不是原来那个大宗主?”秦明月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黄羿道。

“没什么,但我想知道。”秦明月道。

“不是了,这只猫,才是原来的大宗主,你看它的眼神。”黄羿道。

“什么?”秦明月看向怀里的猫,顿时毛骨悚然起来。

“夫人,别管它了,我们就寝吧。”黄羿道,“是时候修炼了,最近我进步挺大的,可以让你进步。”

“休想。”秦明月怒道。

嗷!波斯猫又吼起来,却被黄羿丢出去,然后抱着秦明月进入温泉。

两个小时后,黄羿神清气爽走出来。

突然,他面色一沉,“王供奉,这么晚了来这里有什么事?”

“赵光义,你这是什么态度?”王威冷声道,“你只不过是南宗在世俗的工具而已。”

“哦?你想干什么?”黄羿皱眉道。

“嘿,今晚南宗就不存在了,我当然得来完成早就想完成的事,以前我就知道你是无能,早就想帮你夫人解独守空房之苦,可惜她成了红一的禁脔,但今晚,红一必死,我当然要来尝尝秦大美人的滋味。”王威道,“你还不滚出去?等着看好戏吗?”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