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七三章 受辱2

闻澜面色不变,“赵伯伯,没什么可恭喜的。”

啪!闻澜一巴掌向黄羿甩去。

黄羿本可以躲开,但他并没有躲,导致脸上红肿起来。

他内心阴冷起来。

“别把自己太当回事,你只是我爸妈的工具而已。”闻澜冷声道,“诸位,今天是我结婚的大喜日子,别扫了兴致。”

众人兴致顿时好了起来。

赵光义等人脸上闪过一丝了然。

这时,闻先芒和安素琴阴沉着脸走出来。

“小澜,马上向羽升道歉,你不要脸,难道我们不要脸吗?我们闻家不要脸吗?既然你答应了,就该认命,尊重羽升,也是尊重你自己。”闻先芒冷声道。

“芒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老一套?”赵光义沉着脸道。

“义哥,这是我的家事,今天对不起大家了,本来好好的喜事,却让羽升受此羞辱,我们在里面见天一他们羞辱羽升,本想交给年轻人自己去解决,想让小澜出面,也好促进他们夫妻的关系,想不到小澜如此不识大体,今天的宴会就此作罢,各位请吧,顺便说一声,小澜结婚了,以后别再说提亲之事。”闻先芒道,“小澜,给我滚进去,好好给羽升道歉。”

哼!闻澜冷笑着走进别墅。

赵光义等人也不生气,只是摇摇头,“芒弟,我们先走了,你也不要太过责备小澜了,换成谁都有脾气,你找上门女婿不要紧,我们都理解你的想法,闻家人丁不旺,想让小澜在闻家一辈子,但你也不该找这样的孤儿,他只会成为闻家的拖累,更会拖累小澜,阻碍小澜的武道和事业,更会让小澜心生逆反心理,哎,这是你的家事,我们也不好多说,你好好想想吧,告辞。”

“闻兄,我们真是为小澜可惜啊,哎,这虽然是你的家事,但让我心堵得慌。”秦啸道。

而秦漠等年轻人纷纷来到赵天一身边,打听黄羿的情况。

赵天一回答得很详细,最后皱起眉头,“我明白了,前段时间,九鼎孤儿院拆迁,好像拆迁队的跟我提了一下九鼎孤儿院,好似说锋芒安保帮忙安置那些孤儿,看样子,是闻伯父早有打算,选了一个没前途没地位没背景的孤儿拴住小澜,哎,小澜真是倒霉,也不知道闻伯父怎么想的。”

“哎,也怪不得伯父,二十几年前那件事,闻家惨受大魔头迫害,这些年更是逐渐没落,若不是闻伯父成就宗师,闻家可守不住这些产业了,而现在又出了一个超级天才,二十三岁的宗师,伯父当然要拴住她。”秦漠道,“嘿,小澜逆反心理极大,也许,我们可以帮她处理掉那个孤儿,还她自由,啧啧,一个结过婚丧偶的寡妇,可就没那么尊贵了。”

“不错不错,我知道他的诊所在哪,改天我们去那里守着。”赵天一道。

闻家别墅内。

黄羿坐在沙发上,表情淡然,但他已经暗暗发誓,等他觉得恩情还完,就离开闻家。

“小澜,道歉。”闻先芒冷声道。

“道歉有何难?对不起了,没控制住我的手。”闻澜道。

“羽升啊,我也想不到小澜会这样,伯父给你道歉了。”闻先芒道。

“不用道歉,伯父,若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诊所那边还有事。”黄羿淡然道,他把这事看得明白,之前他还抱着报恩的态度,但现在,在他眼里,恩情已经成为交易。

虽然他不知道交易的具体内容,但他不傻,他知道今天这局是闻先芒的算计,第一,让那些家族知道,闻澜结婚了,断了他们的念头,第二,让他成为众矢之的,同时也告诉他们,闻家并未和任何家族结合,对其他家族没有任何威胁,只不过是闻先芒为了拴住闻澜采取的不得已手段,闻先芒没有得罪任何人。

现在却又惺惺作态让闻澜道歉。

这话道歉有何用?

今天这巴掌,已经断送了他对闻家抱着的一丝善意。

“哈哈哈,好深的城府,我都这样对你了,竟然还不生气,还不反抗,还能面不改色,你厉害。”闻澜讽刺道,“爸,今天这事顺你们的意了吧?那么,我也回公司去了。”

闻先芒和安素琴皱了皱眉,点点头,他们知道来日方长。

黄羿刚出门,闻澜就追上来。

突然,一道闪光灯闪过。

闻澜身形一闪,身形就出现在十米外的车旁,手上多了一台照相机。

车上下来一个美女,正是记者高晓晨。

“闻澜,把相机给我。”高晓晨怒道。

“高晓晨,你敢偷拍我?”闻澜冷声道。

“我是记者,当然要找各种新闻,啧啧,刚才在闻家别墅内发生的事真是有趣极了,天之骄女闻澜,第一才女,竟然和一个十八岁孤儿结婚,而且还当众打丈夫的脸,真是没教养极了,这也许就是你们这些豪门的婚姻吧,真是有趣。”高晓晨讽刺道,

“但是,闻澜,我告诉你,你做了你这一生最错误的事,你错过了一个天才,你让一个未来的绝世强者记恨,你终有一天会后悔今天做的事。”

“天才?你说他吗?初始气血200又如何?他能成长起来吗?你也不知道不知道有多少人追求我,而今天,他会成为赵天一那些人的目标,也许过了明天,他就彻底成为废物。”

“是吗?你只知道他初始气血值是200,却不知道初级气血仪并未检测出他的极限,他进入气血仪并没有任何动作,却已经让初级气血仪报警,还有,他的能力,超乎你的想象,哈,不说了,我很想看到你后悔,看到你低声下气求他,那将是一副多么美妙的表情。”

“不会有这么一天。”闻澜徒手捏碎照相机。

黄羿皱起眉头看着这两个女人,觉得她们都有很严重的心理疾病。

摇摇头,向诊所走去。

高晓晨看了一眼照相机,上了车,开到黄羿身边,摇下车窗,“羽升,上车。”

黄羿继续走。

“难道你就不想知道这婚姻的内幕吗?我是记者,我可是知道很多事的哦。”高晓晨笑道。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