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四四章 顾崇明死之谜团

那群大汉面色一变。

警车上走下来一位身穿警服的年轻女子。

看到这女子,黄羿想起了韩冰和陈冉冉,都是一样的火爆身材,漂亮的脸蛋。

还有一位女法医,也很年轻,满脸冷酷,身材同样很好。

她们都应该是武者。

为首的大汉屁颠屁颠的向那些警察走去。

“陈队长,你怎么来了?”大汉谄媚道。

“你是谁?在这里干什么?”美女皱眉道,看向外面那些挖机和钩机,顿时明白过来。

“我叫赵志敬,是这片地区拆迁办公室的拆迁队长。”大汉道。

“我知道这片要拆迁,但人没安置好,你们急什么?当然,我没权利管这些事,但别给我弄出事端,要不然我会让你知道牢饭好不好吃。”陈然道。

“是是,我们当然不会弄出事端,现在是和谐社会,打黑都打那么多年了,我们怎么敢乱搞呢?我们只是吓唬吓唬人,实际上我们是好人,平时连一只蚂蚁都不舍得踩死。”大汉道。

“屁话少说,一边去。”陈然道,“听说这里死人了?”

“小然。”那个武装押运车辆也下来几个人,他们都身穿特勤服,还带着头盔,显然是刚做完押运任务。

“龙哥,你怎么来了?还开着锋芒押运公司的押运车来?”陈然诧异道,“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是这样的,我们奉闻总命令来这边,看看你们检查过尸体后怎样处理,若不用拉回警局,我们就直接拉去殡仪馆了。”陈龙道。

“哦?你们亲自来拉尸体?尸体和你们锋芒押运有关?”陈然诧异道。

“怎么说呢,闻总说这孤儿院一个叫羽升的,很对他的眼,所以想帮帮他,闻总郑重吩咐我,让我一定处理好这件事,若死者死得蹊跷,让你们警方一定要追查到底。”陈龙道,“羽升小兄弟是吗?闻总让我们过来配合你,你叫我龙哥就好,闻总说事情很急,所以我们都没来得及换衣服,刚刚帮银行押运了几千万,顺便跟你说,节哀。”

这大汉话很多。

“多谢龙哥,陈警官,请进吧,院长的尸体就在里面,他是中毒而死的。”黄羿道。

那群拆迁大汉怎么也想不到这孤儿院能和锋芒押运扯上关系。

锋芒押运可不简单,闻先芒是宗师武者,而锋芒押运大部分都是武者,而最可怕的还是闻家,是公安系统里的。

他们只能灰溜溜的离开。

突然,陈龙拦住他们。

“陈先生有何指教?”赵志敬道。

“赵队长是吧,你们先不用过来赶人,我们闻总已经亲自过问九鼎孤儿院的安置问题,等安置好了,你们再过来拆。”陈龙道。

陈龙丝毫不把赵志敬放在眼里,因为他是武者,而赵志敬并不是武者,也只是身材魁梧而已。

“是,对不起了,我们只是没收到上峰指示,所以才出现在这里,毕竟这里已经拖了很久,项目不能实施,我们也难做,希望大家互相理解。”赵志敬道,“羽升小兄弟,我为刚才我手下吓唬你们道歉。”

“你们不用道歉,跟自己的良心道歉即可。”黄羿道,“记住,人在做天在看。”

“你什么意思?你不会是说死…你们院长的死和我们有关吧?拜托,我们只是拆迁队,拿钱办事,而且是按规程办事,我们怎么敢伤害人命?这年头人命官司我们可不敢沾,平时也只是装出一副凶狠模样吓唬钉子户而已。”赵志敬道,“不过,我倒是希望陈队长赶紧查出来,免得我们被波脏水。”

黄羿皱了皱眉。

VC病毒可不简单,这群拆迁大汉真能有这种原料吗?

而院长只是普通人,怎会沾上这种毒品原料?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而方圆说这几天院长东奔西跑,回来后就染毒了,他到底去了哪里?

可惜院长死了,只说了那些话,却没说他去了哪里,经历了什么事。

黄羿觉得,这其中有很大的谜团。

赵志敬等人离开了。

陈然和那位美女法医黎姿进去检查。

经过抽血化验还有各种仪器验证,然后对尸体进行采样取证。

“是VC毒素。”黎姿皱眉道。

陈然面色一变。

“羽升小兄弟,你们院长的社会关系是怎样的?平时都接触什么人?最近又去了什么地方?最近他的行为有什么反常?”陈然道。

黄羿仔细考虑了一下,“这两年我都住校,很少回来,最近也没回来,小圆,你们来说吧。”

方圆仔细回忆,“院长总是叫我们不用担心生活的问题,还说一定要全部送我们上学,学费的事他已经申请了政府补助,还有,他想让我们都尝试考武道系,他还说已经准备好给羽升哥哥的报名费和体检费,至于他接触什么人,我们确实不知道,只是他最近一年,他有点神神秘秘的,脾气也变大了,精神也不好,总是说胡话,说什么…他怎么还没回来?他什么还没回来?我就要坚持不住了…之类的话,至于具体的,我们就不知道了,哦对了,最近几天他去过二十六中,处理羽升被开除之事,还见过拆迁队的人,回来后就躺床上,把自己绑起来,他不让我们报警,也不让我们送去医院,我们也没钱送医院,他说过了今晚就好了!最后一次醒来是刚才羽升用针灸和人参救醒他,但只是吩咐一下让羽升踏踏实实安分守己,就没说其他的了。”

“哦?羽升小兄弟,你会医术?”陈然诧异道。

连冰冷的黎姿都闪过一丝诧异。

“自学一些,刚才我是在闻先芒先生和济世堂神医华鸿艺老先生的见证下才勉强给院长提一口气,可惜,他毒入膏肓,连百年人参都救不了。”黄羿道,“我看过很多医书,也看过本草纲目之类的草药书籍,并没有这种毒素的记载,不过,倒是和罂粟之类的致幻毒品差不多。”

“想不到你懂得那么多,这种毒素是化学合成毒素,是通过化学药物经过化学方程式合成的,是最近十几年最流行的毒品原材料,这种毒品,甚至能让武者致幻。”陈然道,“黎姿,还要运回去吗?”

“没必要了,我都取证了,不过,若你们不急,我们倒是可以先保存起来,等破案了再处理。”黎姿道。

“不用了,入土为安吧。”黄羿道。

在他看来,顾崇明的尸身已经没有疑点,已经看不出什么,要查,也得查顾崇明去过什么地方,总能从监控之类的查出蛛丝马迹。

而且他相信警方会重视,因为vc毒素大量出现在一个普通老人身上,可不是开玩笑的。

只要没有了疑点,处理尸身就符合法律程序,没必要等破案。

而且,他现在也不想卷进这件事中来,哪怕他很想查清楚顾崇明之死,但是他没有力量,倒不如置身事外,让警方查,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赚钱,修炼。

有陈龙等人的帮忙,经过殡仪馆各种程序,然后把顾崇明送到公墓,后事就算完成了。

闻先芒帮顾崇明买了一块墓地,花费了十几万,这些都是恩情。

然后再安置好那些孤儿,三天时间都过去了。

华鸿艺也通知他,让他去济世堂。

“前面堵车了,看样子是交通事故。”陈龙道,“羽升小兄弟,从这里过去大概八百米就是济世堂,你走过去如何?”

黄羿点点头。

走了大概八百米,终于找到济世堂。

以前的济世堂只是小诊所加药店,而现在,济世堂却是一栋高楼,和十八年前的大医院差不多。

看来中医在这十八年得到长远发展了,这让黄羿内心欣慰。

而他也看到了车祸,很惨烈,竟是多车连环相撞,有一辆公交车,有两辆豪华超跑,而且这种超跑是能飞的那种,还有一辆小货车,还有一辆无轨电车,还有很多私人飞行摩托之类的…

现场血红一片,很多人躺在地上等待救援。

很多身穿济世堂制服的人在忙碌,比如华晨,不过并不见华鸿艺。

还有很多武者在维持秩序,看样子事故没有多久,警察和救护车还未到。

绫罗佣兵团的关颖等人竟然也在,也许是路过,帮忙维护秩序。

黄羿见还有很多伤者,济世堂的中医们根本忙不过来,而且他明显看出,那些医生都是先治那些开私家车或者飞行摩托之类的人,他们穿着都不错,显然家境富裕,而且能开得起飞行交通工具的,都是有钱人,大部分是武者,而那辆公交车,很多都是平民,普通人,却没人管。

这种情况,他也不想指责谁,毕竟谁的命都是命,能救富人,他们当然先救富人,至于那些普通人,若真的死了,反倒会给家里带去一大笔赔偿金,若没死,反而成了一生的拖累。

黄羿曾经是这样的阶层,他深有体会,现在,他也是这样的阶层。

他径直向那公交车走去,倒是没人拦着,因为现场太乱,警察也不多。

突然,一声冷哼响起,“谁让你进来的?谁让你乱扎针的?你扎死了谁负责?马上给我住手,等保险来给我定损再说,哪怕死了人,保险也会给我陪,但若你把他们搞死了,你来陪吗?”

说话的是一个站在超级跑车边上的青年,这青年一身名牌,看气质,显然是富家子弟,而且还是一个武者。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