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四九章杀

“天龙前辈连破气剑都给你了?”蔡文清震惊道,“若是如此,还真有可能找到祖龙脉,那就开始吧。”

黄羿内心一震。

破气剑是天龙道人的成名法器,这把剑能破除风水法阵形成的力场,所以叫破气剑,这玩意对结界之类的有强大的破坏力。

这天行道人使用,他根本不怕,若天龙道人之流使用,那威力就大了,也许还真能把昆仑结界刺出一个窟窿。

昆仑结界,毕竟还不算强大。

必须收拾掉破气剑。

那就直接把这群人给灭了?

黄羿让风水兽们观察昆仑山脉,看看还没有黄雀。

看来,蔡文清此行确实隐秘,若没有赵志,估计天龙派的人也不会尾随,现在,昆仑山脉上很安静,并没有其他风水师的气息。

那就全部弄死吧。

“雅艺,对不起,不知道会出现这样的事。”赵志道,“不过,能加入天龙派,也算是最好的反转,这样,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回去后,我会隆重的向你提亲,绝不会委屈了你。”

“滚。”蔡雅艺冷声道,她一脸冰寒,内心更是愤怒无比。

蔡家隐藏许久,为了藏着龙尺的秘密,蔡家过得很小心,她知道蔡文清的坚持,也知道蔡文清的骄傲,如今却不得不屈尊于别人。

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记名弟子赵志。

原本,她对赵志并没有恶感,毕竟赵志的努力她都看在眼里,但现在,她只觉得这人有点恶心,竟然违背了入门的誓言,把蔡家的秘密传扬出去。

最关键的是,这人竟然是为了娶她?现在还在痴心妄想?

不过,她对自己的境况很担忧,赵家依附于天龙派,据她所知,赵家高手也蛮多的,若赵志回归赵家,到时候以赵家的名义向她提亲,估计连蔡文清都没办法。

修炼界的弱肉强食,她是了解的。

赵志听到蔡雅艺的话,面色的冷厉一闪而逝,“雅艺,等你平复心情我们再谈,你,过来一下,帮我把这些东西搬过来。”

赵志后面这话是对黄羿说的,而且带着命令的口吻,毫不客气。

刚才他说黄羿泄露他们的行踪,实际上已经是跟黄羿撕破脸皮,现在他的地位无形中又被抬高了,更加没有顾忌,在他眼里,黄羿已经成了蝼蚁,而蔡雅艺的态度让他很不爽,只能找黄羿撒气。

黄羿走过去,搬起那些设备,“赵公子,搬去哪?”

赵志见黄羿识相,顿时露出笑容,带黄羿跟上蔡文清等人。

蔡文清等人已经走到原来的灵界封印深坑处。

“天行道友,想必你天龙派之前也来过此处,我觉得,从此处使用破气剑应该合适。”蔡文清道。

“好。”

天行道人拿出一把玉剑,施展法力,玉剑化作虚无,没入地里消失不见。

突然,轰隆一声,大地颤抖,竟然裂开一条裂缝,裂缝深不见底。

天行道人等人急忙躲开,他有点惊疑不定。

“天行道友,破气剑不愧是天龙前辈的成名法器,威力也太大了。”蔡文清震惊道。

其他人都无比惊骇,这种威力,简直的排山倒海。

“不好,我感应不到破气剑了。”天行道人惊叫道,“快走。”

话语刚落,裂缝内却响起咻咻咻的声响,一条条黑压压如蛇一般的树根卷上来,瞬间捆住所有人往裂缝内拉去。

就连化神境初期的天行道人都无法幸免。

黄羿也被一条树根卷住,不过并不是直接拉下去,而是匀速下去。

他看到蔡雅艺惊恐的神色,内心突然有点不忍。

他这个人,从来都是怜香惜玉的,而且他觉得蔡雅艺人还不错,顿时,他让树根加速,追上蔡雅艺,顺便让捆住蔡雅艺的树根松开一点,然后把蔡雅艺拉入怀里。

“蔡女士,你没事吧?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那些树根是什么东西?”黄羿惊恐道。

“我…我怎么知道?肯定是破气剑惹到了什么东西,完了,这下死定了。”蔡雅艺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紧紧的抱住黄羿,顿时脸色一红,但她还真不敢松开手,因为她宁愿抱住黄羿也不愿抓住那根诡异的黑色树根。

黄羿面色惊恐,实际上内心冷笑起来,看着底下那些惊恐的脸,没有丝毫怜悯。

他早就吸取教训,以后绝对要把一切潜在威胁扼杀在摇篮中。

“救我,救我!”赵志惊恐叫道,伸出双手,张牙舞爪。

黄羿心念一动,让树根加速,追上去,他的脚刚好踩在赵志的脸上,一直踩着。

“混蛋,快拿开你的臭脚。”赵志怒吼道。

他竟然被这个凡人踩脸?

“赵公子,我也没办法啊,这根树枝拉着我来踩你的脸,我根本控制不住。”黄羿无辜道。

黄羿趁蔡雅艺不注意,给赵志一个轻松的笑脸,然后五指做了一个收拢的动作。

赵志面色狂变,刚想说什么,树根猛地收缩,直接把他勒得说不出话。

蔡雅艺还处在惊恐状态,没回过神来,噗咚一声,两人落入水里,然后冒出头来。

至于其他人,除了蔡文清,其他人已经被树根送入残破灵界,被空间裂缝搅得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当然,那破气剑和龙尺,还在残破灵界内,而蔡文清正在面临最恐怖的精神幻境。

“我们竟然没死?”黄羿不可思议道,“他们呢?怎么不见?蔡女士,现在我们怎么办?”

“按照我估算,这里已经是地底万米深处,而且裂缝壁是竖直的,根本不可能爬出去,除非涨水…”蔡雅艺道。

话语刚落,她不可思议起来,那水竟然开始涨起来,很快就涨到地面上。

两人急忙爬上岸,又地动山摇起来,裂缝开始坍塌,水开始消失,地面只剩下一个十多米深的坑。

“蔡女士,你是神吗?”黄羿不可思议道。

“我…我也不知道。”蔡雅艺不可置信道,“那我爷爷他们…”

“他们到底在干什么?是不是得罪了这里的神秘力量?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好像做梦一样,但我知道这是真实的,那些树根到底是什么生物?是生活在地底的树妖吗?”黄羿道。

“也许是风水树。”蔡雅艺道,“看来,昆仑祖脉已经有了掌控者,我们再等等吧,看看还有什么变化。”

黄羿也不急,陪蔡雅艺三天,她一直处于悲痛状态。

黄羿也了解了蔡雅艺,她父母被仇家杀死了,她只有蔡文清这么一个亲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杀太多人心肠变硬了,对于这次杀那么多人,黄羿内心根本不起一丝波澜。

至于蔡雅艺,杀不杀无关紧要了,并不是心软的问题,而是区区宗师境界,不可能给他造成威胁,而且她也不是那些大势力之人。

但天行道人这些人就不同了,他们若不死,会一直窥视昆仑祖脉,而龙尺和破气剑对昆仑结界有威胁。

而蔡文清,可杀可不杀,这老者对他还有大用。

“蔡女士,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黄羿道,“还要探这昆仑山吗?”

“连化神境都死了,我有什么能力再探昆仑山?不过,我一定要想办法找到我爷爷,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心玄阁风水部应该有这个能力,我要去京都心玄阁总部报案。”蔡雅艺道。

这时,一道狼狈无比神色惊恐的老者从虚空中掉出来,正是蔡文清。

“不要报案,不要再窥视,不要再得罪昆仑山神。”蔡文清惊恐道,“快,上车,马上开走,其他车辆和物资不要了。”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