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一六章神迹

黄羿闻言,微微一笑,“据我所知,穆教人才很多的,虽然不像教廷有很多机构,但穆教的教义挺好,每一位信徒,都是兄弟姐妹,一旦聚集起来,就是一支不下于教廷的势力,隐藏的高手肯定也很多,阿拉木现在刚开始,估计不会引起那些高手的注意,但等阿拉木事业越来越大,等他成为穆教代言人,肯定是要把那些高手召集起来,若把他炼制成傀儡,我的精神种子会被那些高手看出来,我们做的一切就得白费,这样才是为他人做嫁衣,倒不如好好培养阿拉木。”

“当然了,我肯定不会做没有任何回报的事,水晶眼和天眼,都被陆压炼制过了,成了法宝,里面有十二层禁制,而最里面的禁制有我的精神种子,所以,阿拉木永远也无法成为这两件法器的主人,反而,水晶眼和天眼会融入他的肉身,和他不分彼此,我也能间接的掌控他了,就算以后有高人见到他,也不会发现两件法宝最里层禁制有我的精神种子,而且,等这两件法器融入他的肉身,我就可以以精神种子潜移默化的释放混沌禁魂术,无声无息的掌控他。”

“原来如此,我就说嘛,主人果然比我奸诈,本宝宝还是太单纯了。”小金道。

“嘿嘿,这件事若操作得好,我们寻找各种修炼资源,就不用那么辛苦了,就不用没头没脑的让那些老鼠挖地了。”黄羿道,“不过,我们还得看看教廷的反应。”

夜,很黑!

星力碟降临在埃塞国边境城市。

各国军队都已经撤军了,而这座城市以及附近几座城市都已经全乱套了,各种暴力犯罪开始横行,在病毒灾害之下,人性的黑暗彻底暴露出来。

玛索里病毒爆发之后,军队控制了边境,但也有一些信息传过来,特别是一些有钱人,有自己的信息渠道,所以都搬离这里了。

大多数留在这里的,还是一些没办法离开的人,都是穷人居多,哪怕前几日网络上曝光了玛索里的事,他们也没办法离开,因为大多人都没法上网,哪怕那些上网的传出去,他们也走不了,因为太穷,而政府也没法安置他们。

现在病毒还是爆发了。

已经陆续有人死去。

不过,大多数人都集中到零零散散的教堂之外,他们在等待神迹,等待上帝救他们,他们已经开始祈祷。

而玛索里的人也发挥了他们大无畏的精神,亲自去维护秩序,让病人们安静,不要犯罪,而是全部聚集到教堂祈祷,这样会感动上帝,降下圣光。

做戏做得非常好,很真实。

若等下降下圣光,绝对能让这些人变成狂信徒,而现在他们祈祷,已经无声无息的转变了他们的信仰。

就在这时,一股浩瀚的光芒出现在空中,那是一座四方形的房子,房子周围雕龙画凤,充满神异,房子的光芒很糅合,让所有人内心充满力量。

那是他们心中的圣物,是穆教的神圣—天房。

这一刻,所有人惊喜若狂。

他们从小信仰穆教,这是刻在骨子里甚至是血液里的信仰,他们现在更渴望真主的神迹,而不是上帝的神迹。

而现在,真主的神迹出现了。

怎能不让他们狂喜?

这一刻,所有人都成了真主的狂信徒,这是一种极致绝望之下看到希望之光的反应。

对于虔诚的信徒来说,被迫改变信仰,更是一种极致的绝望。

而那些从玛索里来的人当中,除了那些原本就是教廷的人,其他人纷纷下跪,开始忏悔,忏悔自己不相信真主,忏悔自己信仰不够虔诚,忏悔自己承受不住真主降临的考验…

这些人,反而成了真主的狂信徒。

所有原本就是穆教信徒的人纷纷向那座天房狂奔。

而那座天房之下,已经盘坐着一些人。

“那是阿訇,那是阿拉木阿訇,肯定是阿拉木阿訇召唤真主。”所有人都激动无比,态度变得更加虔诚。

阿拉木也不说话,依然在虔诚祈祷。

很快,天空那座四方形房屋开始缓慢释放光芒,这些光芒照耀之下,下方的民众体内的病毒开始被转化。

得到好处的信徒们更加疯狂。

“兄弟姐妹们,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些人,都是分散在世界各地的阿訇…我召唤他们前来,就是为了以最大的诚意感动真主,现在,真主的神迹终于降临了,我们被真主治好了,但还有更多兄弟姐妹没有被治好,我们要去拯救他们,所以,跟我一起虔诚祈祷,用我们真诚的信念,感动真主,让真主降临更多力量。”阿拉木道。

他的话蕴含一种可怕的魔力。

他在前面走,而天空那座房屋也跟着移动,所过之处,病人们纷纷被治好。

而那些教廷神职人员们目瞪口呆起来。

“这…穆教圣物天房?什么回事?难道真是真主降临?”

“别管是不是,马上上报,这个问题非常严重,而且也不是我们能管得了的。”

他们马上把事情上报,顺便还拍了视频。

这件事一上报,教廷那边简直翻了天。

圣墓之内,马拉丁等人再次聚集起来,因为这件事是他们负责的。

“什么会这样?那天房是怎么来的?上头不是说异次元内真主已经被封印了吗?怎么还会有神迹?”马拉丁叫道。

“这件事不简单啊,这种光暗病毒,我们研制上百年,唯有圣光和恶魔之力才能治好,而天房释放出来的光芒,很明显就是圣光。”班尼休道,“但这些圣光并没有和天堂相联系。”

“新教!M国!”马拉丁沉声道。

“也只有这个解释了,当年那些背叛者在美洲大地得到那么多外星科技,能发现光暗病毒的秘密也不奇怪,但这件事高层已经打过招呼了的,他们怎么还出手?”班尼休道。

“肯定是害怕我们坐大,害怕美洲人的精神世界也被我们掌控,想在中东和非洲培植自己的代理人和我们抗衡,这是他们惯用的伎俩,哼,若是M国搞的鬼,那么,我们就去破了那所谓的神迹,让他们功归一篑,反而为我们做嫁衣。”马拉丁道,突然,他又看向一座黑棺材,“我刚才好像又看到上次的黑老鼠了。”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