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九八章阴阳刺客

黄羿利用阴阳生死路把阴阳山上的阴阳宗阴阳师全部灭杀,灵魂融入到引龙阵龙符的精神种子内。

突然,一声大吼从阴阳山上响起,轰隆一声,阴阳山半山腰某个山洞爆炸开来,一位长相阴柔的青年从山洞内走出。

他外貌还算英俊,脸色苍白,整个人看起来就如古代的宫廷太监,只穿一套白色的和服,脚下穿着一双木拖鞋,腰间挂着一把剑,整个人看起来像极了R国的苦行者。

青年看着差点被毁灭的阴阳山,面色阴冷,再看向兰凯等人的尸体,听着阴阳山上无数哭声,面色更加难看。

阴阳宗,只剩下妇孺,所有修炼者,全部被灭杀。

“你们,自裁吧。”青年脸色变得淡然。

黄羿心念一动,让所有傀儡杀向青年,他想知道这位阴阳老祖的修为如何。

突然,他面色大骇。

只见青年握在腰间剑柄上的手往后一拉,剑出鞘,寒光一闪而过,所有傀儡都人头落地。

而那把剑已经入鞘。

卧槽!牛逼!

这家伙不是阴阳宗老祖吗?应该使用阴阳术才对,怎么使用剑?那道剑光,莫非就是传说中的斩天拔剑术不成?

他知道R国有一种叫拔剑术的修炼之法,这种方法,实际上就是修炼精神力,利用精神力感应剑,同时通过无数次拔剑,让剑出鞘的那一刻充满杀意的剑气融入精神力内,久而久之,就炼成这种拔剑术。

拔剑,必杀!因为这是用剑者长期练就的杀人技,若不杀人,必定反噬自己。

这实际上和佛门的怒火明王之法相似,都是平时积累一种精神力量,等到用时,会有可怕的效果。

这玩意好强大啊,最起码也是金丹巅峰吧,再加上他的拔剑术,绝对是当世顶尖高手之一。

他是阴阳老祖,想必阴阳术也十分强大吧?

要不要出现?在这里,我应该不怕这个人。

而且这个人应该不是风水师,要不然阴阳山也不可能只有引龙阵。

突然,他感应到这青年看向他,锁定他。

他只好出去。

“见过前辈。”黄羿道。

“你是谁?”青年皱眉道。

“在下黄羿,纯属路过,不知道前辈这里发生了什么?他们,好像是华夏三元宫的人吧?”黄羿道,据他所知,阴阳老祖闭关很久了,想突破金丹境,踏入化神,所以从来不让任何人打扰,除非阴阳宗生死劫难。

所以,这家伙应该不知道他是谁。

“你认识他们?”青年道。

黄羿内心一喜,这阴阳老祖果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估计是被虚空血咒唤醒,出来后就见到那种场面。

“我认识其中两个,那位应该是叫郁裘玄,三元宫金丹后期高手,十分强大,我曾经跟随师父拜访过这个人,还有那位名叫于洪,之前只是虚丹巅峰境界,想不到现在突破金丹境了。”黄羿道,“哦对了,我师父名叫齐禹,是稷下学宫宫主。”

黄羿运转浩然正气,整个人气势大变。

他这样做的目的,是想以浩然正气掩盖地气,并且吸引青年的注意,同时还能用齐禹的威名。

“原来是齐禹,你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齐禹倒是收了个好弟子。”青年道。

“前辈认识家师?”黄羿诧异道。

“认识,他是我仇人,不过,我这个人从来不把仇恨牵连给其他人,跟我走,带我去三元宫。”青年道。

“这个…就不必了吧?我稷下学宫一直隐世,我可不想因为我导致稷下学宫和三元宫起冲突,我们稷下学宫以和为贵,不想沾染世俗纷争,我之所以出现在这里,也只是出来游学而已。”黄羿道。

“带路。”青年淡然道,话语里有一股威严。

“好吧,我只能带前辈到三元山,至于剩下的,可不关我的事。”黄羿道,“还有,捉贼要捉赃,你上门报仇,总该有点证据不是?刚好,我把刚才发生的事都录下来了,这块玉石给你,这是可以播放影像的,只需传入一丝法力即可。”

“好。”

两人赶紧飞行,速度极快无比,在很多岛屿上停留,然后继续飞,终于来到江南市。

江南市的三元山,就是三元宫的派址,离山海市大概有两百公里左右。

这里人杰地灵,除了有三元宫,还有元阳宗,也就是和阴阳宗外门宗主去过黄家村的那个元阳宗。

元阳宗的元阳玉,还被黄羿用来制成升龙阵的阵心了。

黄羽得到郁裘玄等人的记忆,当然也熟门熟路,很快就到了三元宫所在地。

这里山清水秀,山不算高,却是风水宝地,有大湖,一股地气升腾而起。

“娘的,三元宫的地脉也太好了吧?”黄羿很嫉妒。

这里的山水简直太好了,地气浓郁不说,品质还很高,长期在这种地方修炼和生活,寿命都很长,修为肯定也进步很快。

而且,三元宫是有风水师的,布置了很强大的风水法阵,不懂的话,进去肯定有危险。

据郁裘玄的记忆,那位风水师修炼的是大三元风水术,分为天元龙、地元龙、人元龙,分属于上元、中元、下元,讲究天地人和,所以外表看起来,此地很和谐自然,让人很舒服。

“前辈,我就送到这里了。”黄羿道,见青年还想抓他,他马上捏碎地移术玉符消失。

回到山海市后,他又悄悄的来到三元山上空,让光潜艇缩小,然后派出一些飞行摄像设备,然后坐在光潜艇的驾驶位上,惬意的观看。

此时,三元宫高手已经出来了。

“阁下何人?”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道。

这老者名叫郁都,是三元宫最老资格的人之一,金丹后期巅峰修为,地位比郁裘玄还要高。

“雪藏风!”青年淡然道。

“雪藏风?”老者疑惑,显然没记起这个名字,“来我三元宫有何贵干?”

“杀人,灭宗。”青年道。

郁都等三元宫高手面色一沉,“三元宫和阁下有何仇怨?”

“灭宗之仇。”雪藏风捏碎一枚玉符,天空演绎一些画面,正是郁裘玄等人和阴阳宗之人战斗的画面,最后阴阳宗之人全部被灭杀。

“不可能!”郁都惊骇道,“雪藏风,你是雪藏风,阴阳刺客雪藏风。”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