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四二章老杂毛

“清雅,你不想混了?现在那人是全民公敌,是全修炼界的公敌,你想进岳麓书院,想进入修炼界,以后就别再帮那人说话,否则后果很严重,得亏是我,要是别人,你现在已经被打了。”东陵昊急忙道。

“让开。”单清雅道。

“哼,单清雅,你牛什么牛?以前有周浦追求你,没人敢对你怎么样,但现在连周浦都求我,而且明说不会再追求你,你还有谁保护?有美貌的女人,就应该找个强大的男人保护,要不然就是红颜祸水。”东陵昊冷声道,“现在这个社会的秩序变了,以后,是强者的天下,弱肉强食这种思想体现得更加淋漓尽致,你若不答应做我的女朋友,你以后想毕业都难,哼,我爸就要升职了,话语权更大,还有,你中了那魔头的毒了,现在连周浦他们都不想靠近你,你还不自知?”

“我再说一遍,他不是魔头。”单清雅尖叫道,“我和他素不相识,他却暗中治好我的病,甚至都不让我知道,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魔头?他在衡山上的所作所为,最起码治好了很多人的病,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魔头?魔头,还不是那些人说了算?就像他说的那样,估计是那些人想得到他的本事吧。”

她的一声尖叫,顿时引起很多人注意。

都在指指点点。

“她是单清雅,上次在寻龙散人妖魔的直播间里出现过的,好像是被寻龙散人治好了心脏病,所以她一直帮寻龙散人说话,甚至在网上发帖支持寻龙散人,呵呵,估计她想红想疯了吧。”

“是啊,她现在完全是众叛亲离了,连跟她关系很好的同学都远离她,哼,也不想想,现在寻龙散人是心玄阁通缉的第一魔头,整个主流社会都在抵制这个魔头,她竟然还支持?想不到现在还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

“之前她就被心玄社带去问话,做思想工作,想不到出来后还没改,若这样下去,估计想毕业都难,心玄社现在是心玄阁在学校里的下属社团,专门管理学校里的武林,权利极大,单清雅若安心做个普通人还好,竟然还不自量力的管起江湖事?”

“这完全是找死的行为。”

这时,三位青年走过来。

东陵昊以及围观的人纷纷躲开,好似怕染上什么瘟疫一样。

“单清雅,你怎么还不吸取教训?那个魔头杀那么多正道人士,连心玄阁执法者都要杀,你怎么还维护他?你跟我们走一趟,如果思想转变不过来,就给我在心玄社闭门思过。”其中一位青年道。

这青年名叫冯庆龙,是东江太极门的人,算是小喽啰一个。

“哼,我又没有违法,修炼界出世后,难道我们这些普通人连言论自由都没有了吗?你们不是执法机构,凭什么禁锢我?”单清雅冷声道。

“若你不参与江湖事,不帮那个魔头说话,我们当然管不到你,但你既然说了,我们只能把你当成那魔头的同伙,就归我们管了。”冯庆龙道。

黄羿皱了皱眉。

他完全想不到会这样发展,心玄阁竟然那么快就成立了那么多下属机构,而且他觉得,这心玄社之人的行事也没什么毛病,毕竟寻龙散人被当成魔头,是心玄阁的通缉犯,帮寻龙散人说话的,当然就是同伙了。

他也想不到自己成了第一魔头。

哎,这姑娘真傻。

不就是治好你的病吗?用得着这样吗?

真是不识时务啊。

不过当初我不就是知道这姑娘是知恩图报的人才好心帮她的吗?

好吧,就帮人帮到底吧。

变换成黄玉的面貌。

走上前去。

“我徒弟也是你们能带走的吗?”黄羿冷声道。

“你徒弟?”冯庆龙皱眉道,“看来,你也是魔头的同伙咯?跟我们走一趟,回去接受心玄阁调查。”

“呵呵,心玄阁,好大的威风,让心玄阁总部阁主玄道来跟我说。”黄羿冷声道,“如果心玄阁说谁是魔谁就是魔,那就来说我好了,心玄阁阁主玄道老杂毛,你倒是来说我是魔啊,看看这天下有多少魔,哼,上梁不正下梁歪,一个小喽啰这样针对一个无辜小女孩有意思吗?”

玄道老杂毛?

所有普通人不知道这名字,但心玄阁之人都知道,这是心玄阁阁主的名字,顿时,这些人面色惊恐。

“你敢侮辱心玄阁阁主?活腻了?”冯庆龙怒道。

“好了好了,懒得跟你这小喽啰计较,给我让开,这小姑娘,从此以后就是我伏念的弟子。”黄羿道,“跟我走。”

单清雅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怎么就有一位如此年轻帅气的青年来说她是他的弟子,而且还很霸道,竟然还敢骂传说中的心玄阁阁主?

伏念?又是哪位大神?

心玄阁,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是圣地,谁都梦想进入心玄阁,哪怕进入心玄社都不错了,哪怕进入公安局的特勤顾问团都可以了,如果能进入镇级心玄阁都心满意足,这人竟然骂心玄阁总部的阁主?

这是多么胆大包天?

“休想离开,快,抓住他们。”冯庆龙叫道。

很快,又有一群青年跑过来,速度非常快。

“好了,从哪来回哪去,我都敢骂玄道老杂毛了,你们怎么还没有一点眼力劲?我也是你们能得罪的吗?”黄羿无语道,吹了一口气,就把这群人吹得东倒西歪。

这群人终于反应过来眼前这人是怎样的强者。

不再敢阻拦,不过他们已经通知了强者。

突然,三道身影出现在众人上空,他们靠法器悬浮着,无比威风。

“我倒要看看,谁那么不给心玄阁面子,哼,这年头,难道谁都敢挑衅心玄阁的威严吗?想像寻龙妖魔一样出名?那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实力,哼,在凡俗世界,哪怕你骂名人老杂毛,也只是被告侵犯名誉而已,但在修炼界,你侮辱心玄阁阁主,就是大罪。”一位踩着飞剑的中年人道。

这家伙,正是衡山流云宗的陈飞跃。

流云宗,也擅使剑,和南岳剑宗不相上下。

那天,黄羿只杀了南岳剑宗的支天道人和凝真道人。

看样子,这陈飞跃成了心玄阁长石市分部的负责人。

“玄道老杂毛,看来你的手下都是不怕死的。”黄羿冷声道。

什么?这三位高手来了,这人竟然还敢骂?他怕是疯了吧?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