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九零章阳明心学

“不用了,我们知道如何让国学兴盛。”王新亭道,“这些年,我们一直在做这件事,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加入研究国学的行列。”

“呵呵,你是说深山里办学堂的事吗?那种学习国学的方式倒是能收很多费用。”黄羿讽刺道,“既然如此,我就不提了。”

他知道,这些人不可能让任何人染指这里的地脉。

因为他对人的心理把握得很好,刚才,这王新亭的精神波动告诉他,这件事没得商量。

实际上他完全能理解王新亭的想法。

一来,王新亭等人并不认识他,二来,这些人是修炼者,在他们身上,儒学已经不纯粹。

在黄羿看来,这些人,修炼儒道之法,但因为现代社会制度的不同,让他们施展才华的机会减少,而且长期修炼,几乎已经脱离儒学宗旨,他们已经不齐家治国,而是重点在修身。

这些人,首先是修炼者,然后才是儒者。

修炼者最关注什么?这个已经不必说了,谁敢跟他们提地脉之事,估计都会让他们觉得这是有人来跟他们抢修炼之源。

黄羿觉得,刚才那三位老者,才是真正的儒。

他也是想错了,本以为不用表露身份,单单凭借浩然正气,就能让这些人认可他,合作应该不在话下,想不到对方已经不是纯粹的儒。

“道友如何称呼?来自何门何派?”王新亭道。

“我姓黄,无门无派散修一个。”黄羿道,“我想观看岳麓书院的典藏,可否?”

“当然可以,黄道友对儒学的研究如此高深,连这些石碑上的意境都能同时引出,让人悟道,怎么还对那些儒学典籍有兴趣?应该倒背如流才对吧?”王新亭道。

黄羿耸了耸肩,看来这些人误入歧途了,他们已经不是悟道,而是纯粹的修炼力量,和现在大多数道门修者差不多。

从枉念对儒道的理解中得知,儒家修炼者,都是从学儒开始的,先是儒,才是修者,就像刚才那三位老者一样,先积累文气,然后再入道,再用文气蕴养浩然正气,才能成为修炼者,最多平时学学儒门六艺傍身,修炼身体。

那个稷下学宫的齐然就是如此。

而这些人不一样,和大多数道门修者差不多。

怪不得这群人虽然有厚重无比的浩然正气,体内的道门法力却占上风。

“学无止境,也许从不同的典籍中,能悟出不同的道理。”黄羿道。

“黄道友可以去找徐琦,他就是管理典藏阁的。”王新亭道。

黄羿点点头,离开这里。

王新亭等人一直皱着眉头看着黄羿的背影。

黄羿出去后,一只信鸽落在一座亭子的边缘上,咕咕直叫。

“他能一眼看出那石碑下的地气,看来绝对是强大的风水师无疑了,也许,他真能让此处的地脉更加鼎盛也说不定,毕竟他身上的浩然正气很纯正,应该不是邪道之人。”一位老者道。

“他应该不是邪道之人,不过,这地脉关系着我们的修炼,地脉在,岳麓书院在,文气就会永远鼎盛,我们就能利用文气蕴养更多浩然正气,所以,地脉是我们的根本,绝对不容许任何人染指。”王新亭道,“何况,这些年我们都在努力推行阳明心学,再加上现在百年避世条约已过,修炼者越来越多,阳明心学的效果应该逐渐显现了,岳麓书院应该会越来越好,我们没必要借助一个我们看不透的人之手壮大岳麓书院。”

“新亭说得有理,阳明心学集合儒释道之大成,肯定是未来的发展趋势,我岳麓书院在未来肯定会大放异彩,网络更多修炼者。”另一位老者道。

“嗯,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看看那个人还有什么阴谋,直到他离去。”王新亭道。

“新亭,我们有道儒法阵阵眼石碑的文心,应该没人能把地脉抢去吧?”

“难说,毕竟我们都不是风水师,对风水的理解并不多,虽然掌控道儒法阵的文心,却不理解这个法阵的原理。”王新亭道,“谁也说不准有风水师能破去这个法阵。”

走远了的黄羿皱起眉头,心道,“怪不得气息和稷下学宫的不同,原来修炼的是阳明心学,还有这法阵,竟然是传说中的道儒法阵,这是鬼谷派的风水法阵,这些人掌握道儒法阵的文心,我是没办法破阵的。”

所谓文心,就是文气凝结而成的核心,算是一种能量晶石,是文气量变的结果,有了文心,就能控制相应的文气。

看来,当年建造岳麓书院的人很了不得。

阳明心学,是儒家流派之一,是明朝大儒王阳明提出的,核心理念是心即理、知行合一、致良知。

而刚才他利用紫府心眼观看的那些石碑中,文气最浓郁的,就是王阳明立下的石碑。

黄羿的儒家知识来自战国时代的枉念,所以对后代儒家理论并不了解,他之所以知道阳明心学,是因为他从心理学理论中了解的。

元代以及明初以来流行的理学强调格物以穷理,王阳明强调“心即是理”,即最高的道理不需外求,而从自己心里即可得到。

心学认为,由于理存在于心中,因此“人人可以成尧舜”,“天地虽大,但有一念向善,心存良知,虽凡夫俗子,皆可为圣贤”,即使不是读书人的平民百姓、也可以成为圣人。

这种理论,对后世产生重大影响。

而很多研习阳明心学的人,都修炼出强大的内心,创造很多伟业。

实际上和弗洛伊德潜意识学说有异曲同工之妙。

“他们推行阳明心学,确实可以增强国人的内心,因为现代人大多数都很迷茫,不知道为什么活着,每天吃饭,睡觉,上班,而阳明心学,实际上就类似于西方成功学,若更多人通过这种学说成功,确实能让更多人加入学习阳明心学的行列中来。”黄羿心道。

不过,黄羿并不太喜欢这种学说,因为有可能让人陷入唯心状态,从而忽略了现实,忘记了实践,让心学成为空谈。

因为人的判断有时候是错的,就不能正确地分辨善和恶,把恶当作善,把善当作恶,那么他的良知也会出现错误,从而格物也会误入歧途,此时的心已经被私心和物欲遮蔽了,不再是天理,这时就要反求诸己,努力使自己的心回到无善无恶的状态,回到无善无恶的状态了,才能有正确的良知,才能正确的格物。

但陷入唯心状态的人,是很难再重新认识正确的自己,就好比现实中有很多被成功学害惨的人。

“很明显,这岳麓书院包含很多宋朝以来的各种儒家学说,从那些石碑中就可以看出来,但王新亭五人,都是阳明心学的传承者,他们只一心推行心学,会让其他学说泯灭,我不能让这种情况出现。”黄羿想来想去,终于找到一个光明正大谋夺此地地脉的借口。

他找到徐琦,进入典藏阁。

进入这里,除了要把各种典籍抄录进识海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目的。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