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八八章岳麓书院

“没问题,我有几年没回来了,挺怀念的。”吴秋道,“先进我母校好不好。”

“好啊。”

湘南师范大学,是很有名的院校,背靠岳麓山,风景不错。

而黄羿知道,文化聚集地,一般都很讲究风水。

虽然在科学的背景下,很多人不承认风水,但不得不说,风水并没有那么玄奥,所谓风水宝地,一般都是形容依山傍水风景秀丽之地,在这样的地方生活和学习,当然能蕴养出不一样的人,所谓一方山水养一方人就是这个道理。

黄羿一心三用,一边陪吴秋游玩,一边施展紫府心眼感应气,一边施展透视之眼观察。

不过,让黄羿皱眉的是,走遍了学校的每个地方,他只发现一种气,文气。

并没有发现地气。

所谓文气,是一种文化氛围比较浓郁的地方聚集的气,是学子之气,这种气对大多数修炼者没什么作用,不过对儒家修者有用,文气,能养浩然正气。

不过对黄羿来说,此地的文气对他没有用了。

他摇摇头,现在的大学,已非以前的大学了,堂堂一个211,文气也不过如此。

想想古代那些有名的书院,比如稷下学宫,比如圣贤庄等等儒家名士聚集之地,文气浩瀚,就连皇帝进入这种地方都要下马行走。

而这里?

当然,黄羿也不是讽刺,也并非看不起,只不过,这估计是当下华夏大多数学校的共同状况吧。

也许京都大学等知名学府才会有鼎盛的文气。

他自信,这学校内的任何一个老师,都没有他博学。

继续游览,进入湘南大学

让他诧异的是,湘南大学内也并没有感应到地气。

难道都没有地脉了?

还是压根就不按地脉走向建学校?

突然,他面色一变,看向一片古建筑。

“那是什么地方?”黄羿道。

“那是岳麓书院,是华夏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一,这岳麓书院历史悠久,可以追溯到北宋时期,出过很多名士的,现在还在进行高等教育,是湘南大学的下属学院。”吴秋道,“实际上以前我想考的是这里的人文社科。”

原来是岳麓书院。

黄羿心中了然,怪不得文气如此鼎盛,这是研究文史的地方,估计里面有不少大儒级别的人物。

刚才,他就感应到几股不亚于稷下学宫齐然的浩然正气。

刚靠近岳麓书院,他内心又是一惊。

“原来如此,此地并非没有地气,而是被文气吸引到此处了,地气影响着文明兴衰,文明兴衰也影响着地气,所以,最吸引地气的,往往是文气,道气,佛气,因为儒释道,代表了人类三种很重要的意识形态,岳麓书院历史悠久,到现在还是长盛不衰,所以才会吸引此地的地气聚集。”

黄羿为了确认这一点,和吴秋继续游览,哪怕游遍整座岳麓山,游遍附近的湘江还有橘子洲,也并未发现地气的痕迹。

他知道,想要掌控此处地脉,唯有从岳麓书院上下功夫。

但他也知道,岳麓书院肯定有很多儒门高手,想掌控地脉,有点不容易。

他的风水术,能让地脉焕发生机,若能和这里的儒门高手合作,倒是一种很好的结果,但任何修炼者,对地脉都看得很重,估计不可能让他掌控,因为每一个地脉,都代表着一个势力的未来。

有点难了。

“怎么不进去?”吴秋道,“那普通石碑有什么好看的?要看就去碑亭看,那里有很多古代文人的真迹。”

“美女,难道你不知道现在有一种人专门装深沉以显现自己博学多才吗?他就等着你问这句话,然后他就会按照事先准备好的知识来说一大通,说这块石碑的来历和典故,让你崇拜他。”一位青年笑道,“这种套路简直俗不可耐,但有时候来这种地方聊骚,就得有点文化底气才行,兄弟,你说我说得对不对?哈,你可别怪我破了你的局,我只是不想这位美女被这种简单的套路给骗了。”

这是一起走过来的三个青年,估计是被吴秋的气质和美貌吸引过来的。

这三个青年长得蛮英俊,不过不是奶油小生的那种,而是很有气质,应该是胸有丘壑之人,若穿上古代的儒服,就很像那些有点才华的儒生了,而且,他们的双眼有的是狂傲和自信,而非普通流氓的眼神。

看到这三人,黄羿想到“狂生”这个词语。

对于这三人的话,黄羿并不生气,而是道,“我第一次来,并不知道这石碑的来历,秋,你知道吗?可否给我解释一下?”

“我也不知道,我没研究过,我只了解过碑亭里那些比较有名的。”吴秋道,“这几位一看就很有文化,也许知道也说不定,三位是这里的学生吗?可否给我们讲解一下?”

“谁会去研究这种没有价值的野碑?看这碑石,并非用上等石料仔细雕刻,而是粗糙不堪,而字体已经模糊不堪,若是名人篆刻,绝对会进碑亭的,估计是哪个自诩文人的骚客立下的碑吧,不过岳麓书院每一块石头都是文物,你们可不要破坏了。”青年道,“哈,这位兄弟,你仔细盯着这块石碑,我以为事先准备好说辞了的,原来是不懂啊,你这准备就不是太充分了,这样怎么获取芳心?”

“准备那么充分干什么?她是我老婆,早就获取芳心了。”黄羿笑道,他继续盯着那块石碑。

这石碑肉眼看起来确实很普通,就像是路边随意雕刻的一样,但黄羿的紫府心眼能感受到上面浓郁至极的文气。

而透视之眼更能看到这块石碑的不同寻常,外表虽然普通,但最里面的结构很不同,要么是被这股强大的文气改造,要么这块石碑本就不平凡。

而且这石碑之下的地气非常浓郁,显然这石碑下面是一个地穴,应该事关此地的风水格局。

而且,他感觉这块石碑的气息有点熟悉。

怎么可能有点熟悉呢?他并不认识什么大儒,所以才让他感兴趣。

“她是你老婆?”三人诧异道,仔细一看黄羿,觉得很普通,也就是芸芸众生里随处可见的人,没有什么特质,但这美女,风华绝代,显然不是普通人,他们最初还以为这是寒门子弟想博取白富美芳心呢。

“是的,他是我老公。”吴秋笑道,挽住黄羿的手臂。

三人摇摇头,暗自惋惜,“我今天终于见到鲜花插在牛粪上的典范。”

黄羿也不生气,因为这三人不值得他生气,而是道,“这块石碑能放在这里,想必是有道理的,我非常感兴趣,秋,我们等一下,等下就有岳麓书院的大儒学者出来接待我们并为我们讲解这块石碑的来历了。”

“噗!”三人笑出来,“原来你是等在这呢,刚才说不知道这石碑,我以为你是准备不充分呢,原来是为了装后面更大的逼,岳麓书院的大儒学着亲自出来接待你们?你以为你们是谁呢?难道你不知道岳麓书院是最不屑权利和金钱的吗?哪怕你是什么大佬之子,也不可能有大儒学者给你面子。”

突然,三位身穿儒服的老者急促走出来。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