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八六章辣妹子集团出事

“我不是解释过了吗?”黄羿无语道,“那时候我只是想安慰她。”

“可是…她一直惦记着这件事,所以我想帮她兑现承诺,这样的话,我就可以跟她说,我已经帮她兑现承诺了,不用她总是惦记了。”方妮道,“难道你想让她兑现承诺吗?”

黄羿哪里还听不出这倔犟小妞的意思?

直接把她抱起来丢床上…

突然,几道强大的气息降临,让黄羿面色大变。

“有高手来了,不知道是敌是友。”黄羿道。

他走出去,发现三位身穿普通麻衣的人,一老者,一中年男人,一中年妇女,他们的气质很奇特,像极了乡下的农民,但双眼内蕴含的精气神无比浩瀚,他们都赤着脚,双手布满老茧。

但黄羿知道,那并非老茧,而是一种武道痕迹。

这是三位无上高手。

“姜帅呢?”中年男人道。

黄羿心念一动,直接控制地脉的力量把姜帅移过来。

姜帅过来后,发现三人,顿时如犯了错的小绵羊,亦步亦趋的向三人走去。

“爷爷,爸妈。”姜帅道。

那中年人点点头,看向黄羿,“你就是黄羿?”

“是的。”黄羿道。

“这是你要的东西,我烈山氏和你的恩怨,一笔勾销。”中年人道。

中年人手一挥,一个栩栩如生的人形雕像落在地上,还有一堆闪烁红光的石头。

黄羿诧异无比。

恩怨一笔勾销?烈山氏怕我还是怎地?

“几位前辈不和黎族相见了?”黄羿道。

“不用了,黎族,能不遵烈山令,就已经表明他们已非当年的黎族,而我烈山氏,也非当年的烈山氏,不见也罢。”中年人道,“告辞。”

四人竟然真的离开了。

这让黄羿内心疑惑,同时也有点忐忑。

这啥搞?有点不对劲啊。

他透视那尊雕像,发现这雕像内有人体的一切结构特征,应该是一个真人风干化成的,不过和石头差不多,和他在湘南省灵蛊族见到的娲皇雕像一样,上面有淡淡的信仰力量。

没啥用。

不过那些能量石,倒是货真价实的能量石。

只是这能量石得到的有点诡异啊,怎么一丢下来就走了呢?也不恼怒,也不威胁他,也不护犊子,好似不想和他有任何关系一样。

难道我是洪水猛兽不成?

算了,想不通就不想了。

本来还想通过黎族去了解烈山氏的,现在泡汤了。

他对这些古族很感兴趣。

在大巫祝的记忆中,确实有这么一段历史,当年黎族先祖确实跟随过烈山氏的人皇。

当年的人族始祖,不知道分出来多少个部族,而这烈山氏到如今竟然还保留着烈山氏这个名号,很显然是当年的人皇直系后代。

应该有很多好东西,也方便他了解史前史。

把这些东西收起来,才走进屋。

发现方妮已经穿着一身睡衣躺在床上,有点害羞。

“解决了?”方妮装作淡然道。

“解决了,不过解决得有点诡异。”黄羿道,他发现方妮身材很好。

刚想扑上去,顿时面色一变,恼怒起来,“小妮,又出事了,你好好经营罗氏,努力修炼。”

方妮见黄羿离开,顿时站起来跺了跺脚。

黄羿已经回到明吾县。

见到名扬山上莺莺燕燕,她们都很好奇。

见黄羿出现,顿时围上来。

“黄羿,好久不见。”樊茗君道,她的声音压抑着,显然很激动,她心里的金蝶有点蠢蠢欲动起来,双眼内湿湿的。

黄羿也好久没见到樊茗君了,才发现这美妇的魅力更加惊人,想起在辣妹子酒店时的疯狂,内心悸动不已。

“樊女士,好久不见。”黄羿道,“宛如,可可,各位姐姐,好久不见,咦?这是小灵儿吗?”

“哼,估计是某些人不想见我们吧。”樊宛如抱怨道。

“就是,某些人一离开就是那么久,估计在外面逍遥快活了吧,要不是我们出事,他估计都不想见我们。”樊可可道。

“好了,说事情。”樊茗君道,“黄羿,最近辣妹子集团经营得很好,特别是又开始经营药鸡药鱼药猪等等菜品后,利润前所未有,本来一切都很好,再加上我们都还算蛮厉害,所以也没有出什么事,但最近,越来越多武者窥视我们辣妹子集团,不过也没有那么明目张胆,但从两天前开始,从北鄂省来了很多武者,很强大,开始密谋对付我们辣妹子集团,甚至要抓我们,要不是你留给我们的地移术玉符,我们还真被抓了,那些人非常强大,看来,又是药鸡引起这些人的觊觎了,只是奇怪的是,我们并未大张旗鼓宣传药鸡的,而是做熟客生意,看人才卖的,怎么会引起这些人的注意呢?很可能是其中出了什么岔子。”

“不是你们这边出岔子,而是我这边出了岔子。”黄羿道。

他内心愤怒无比。

现在百年避世条约已过,这些武者势力就如此嚣张,在百越和南粤对付不了我,就去对付和我有关系的人。

若都如此,世界岂不大乱?

他暗中握了握拳头。

他知道,这很可能是太岳宗宋家的阴谋,目的肯定是想让他去湘南省。

而他一旦去湘南省,必定受到太岳宗高手围攻。

他利用生物计算机掌控辣妹子集团所有监控,查看辣妹子集团所有经营信息,顿时皱了皱眉。

他并没有发现可疑人物,也并未发现经营上有什么问题。

哪怕辣妹子集团那些门店也没出什么问题,一切都风平浪静。

“跟我说说你们都遇到了什么。”黄羿道。

“我和姥姥还有姐姐她们在辣妹子集团上班,突然就有人走进办公室,我们知道他们都很强大,能轻易控制我们,在危急时刻,捏碎地移术玉符离开。”樊茗君道。

“我在上学,刚下课,就有人来抓我,好在我关键时候躲过去,捏碎玉符就来到这里。”樊可可道。

“我…我在读小学。”曲灵儿道。

“之前,有没有什么预兆?”黄羿皱眉道,“你们身份有没有暴露?”

“我们没发现什么预兆,我们的身份应该没暴露吧,毕竟我们都很小心的。”樊茗君道。

没有预兆?就这么突然抓人?

是因为樊茗君等人和我的关系还是因为樊茗君等人的身份?

但我和樊茗君她们的关系应该没人知道才对,毕竟我在湘南省的时间并不多,最多,别人只会知道我和辣妹子集团是合作关系而已。

他觉得,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

首先得搞清楚那些人的信息。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