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九九章你们才是魔头

第二天一早,就有林氏古族的人起来干活了。

突然,一位拿着锄头的大汉抹了脸上一把,晦气道,“什么玩意?一大早就被鸟拉屎,真是晦气,咦?不是鸟粪?这种淡白色的液体是什么?这是女人的…”

大汉往树上一看,只见树上正在滴下这种液体。

“不会吧,什么人躲在树上干那事?咦?那边也有。”另一位大汉道,过去一看,地上也有一滩液体,明显是树上滴下来的,“那边还有,啧啧,也不知道是谁,真够疯狂的。”

“这…是同一个女人的?不可能吧?那么多,只有族长那传说中的春水玉壶才有的景象吧?难道是族长和…”

这两位大汉咽了咽口水,不再敢说话。

一颗大树上,黄羿抱着林魅,内心前所未有的大满足。

“公子,满意吗?”林魅道。

“嗯。”

“奴家也满意呢,你是我见过的最强壮的男人,本来我以为你瘦弱,想不到却是青龙。”林魅道。

“哼,以后,你只能有我一个男人。”黄羿冷声道,“要是让我知道你给我带了帽子,我灭林氏全族。”

“公子,有了你,我哪还看得上别人?”林魅道,“那么多年了,我第一次产生有了家的感觉,第一次感觉有了依靠,心灵有了归宿,这才是一个女人最幸福的时候,公子,以后无论你去哪里,无论你有多少女人,奴家都等着你。”

黄羿听到这话,用行动回答了林魅,虽然是白天,但用地气隔音还是可以的。

两个钟头之后,黄羿觉得是时候离开了,要不然不知道还能不能走得动。

这女人简直…太疯狂了,也不知道禁欲了多久。

他优哉游哉的行走在山林内,来到明吾县,把自己的气息收敛,在一个老牌混沌店里点了一碗混沌。

一边吃,一边观看名扬山的情况。

此时,那些人还在劝他出现,说得口干舌燥。

不过说得都有点不高兴了。

而且,他们脸色都有点阴沉。

突然,一道剑光降临,正是张混。

“还是没查到他们是如何消失的,就这么原地消失,看来,南山市很多地方都被水龙脉的力量覆盖了,不过我不擅长感应,所以也没找到水龙脉的风水兽。”张混道,“据不完全统计,前两批进入南山市以及进入明吾县境内的南宗弟子,已经全部消失。”

“那混账这是跟我们扛到底啊。”周感怒道。

“说这些,没用。”刘玄灵道,“马上禁止南宗弟子进入南山市境内。”

“我心玄阁之人,也都消失了。”一位心玄阁高手道,“这人完全是魔头行径,和我们华夏修炼界作对,这样的人,必须除掉。”

“这次参加大会的,除了龙组之外的势力,只要是进入南山市境内的,都消失了。”一位虚丹高手道,“我汉州八极门弟子,本来是打算来南山市考察投资的,也消失了。”

“我真武太极门也一样。”

“我形意门也一样。”

……

这些虚丹高手,一个个气愤无比。

“那么多人,能藏在哪里?”刘玄灵道,“莫非都杀了?连张混道友都察觉不到,应该不会被杀,因为张混道友对杀气很敏感。”

“能藏起那么多人…不好,魔森。”周感震惊道,“水龙脉下,有一个魔森的封印,黄羿掌控了水龙脉,当然也掌控了魔森封印,混账啊,之前我们就对魔森势在必得,现在什么好处都被他得到了,这人必须除去,要不然有魔森和地脉配合,我们的人休想进入世俗,而且让他有魔森做后盾,将来就是我南宗一大祸害,到时候想除都除不掉。”

“黄羿,给我滚出来,若我数三声,你不出来,我马上灭了你的人,这明吾县,你就有很多红颜知己吧?”刘玄灵冷声道。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一道讽刺的声音响起。

众人看去,发现面前的江水化作一个水人,竟然开始张口说话。

“老家伙,你一个虚丹巅峰的修者,却出来做此等下流卑鄙无耻之事,你是不是太 不要脸了?”水人讽刺道,“还有,不是给我一个星期吗?刚过五天怎么就那么急着把我叫出来?嘿,我还没抓够你南宗的人呢,若你们真无耻的去对付我的亲人朋友,那么,此生我必灭南宗全族,不仅是南宗弟子,还有南宗弟子的家人朋友。”

“魔头,安敢猖狂!”一位虚丹高手怒喝道,“此等行径,该杀千万遍。”

“嘿,魔头?五天前,你们都把我归入魔头之列了,我不做点魔头之事,岂不是对不起你们的良苦用心?这样,我就成为真正的魔头了,你们就更出师有名,名正言顺,你们应该高兴才对嘛,怎么一副苦瓜脸的样子?”水人笑道,

“不过,我这个人很不喜欢争斗,也不喜欢杀人,同时,我自认为我是个好人,五天前,我让地煞气消退,就是为了让你们沿着百绕江而下,观察江边的村镇,看看在我的帮助下,人们正在往致富的道路上前进,我以地脉带动地方经济发展,完全符合当下的一带一路战略,是符合大义的,是符合民情的,而你们,眼里根本就没有那些蝼蚁,你们世俗的产业,只会占用国家资源,正如古人所说,你们是天外魔头的道统,修炼,就是要把地球的资源归为己有,破坏地球,在我看来,你们才是真正的魔头。”

“说得好!”龙一大声道。

“你倒是牙尖嘴利。”刘玄灵淡然道,“给你一个钟头时间,不来,就死。”

“有那么多南宗弟子陪葬,也够本了。”水人道。

“呵呵,那就这样吧,我并不在乎那些蝼蚁的死活。”刘玄灵道。

“真够无情的,那你就动手好了。”水人道。

刘玄灵淡然的脸色终于变了,变得冰冷,“既然如此,那就动手吧,张混道友,我防着他的风水力量,其他的由你来解决。”

“没问题,好久没动手了。”张混兴奋起来,背后的剑出鞘,竟是一把闪烁森寒杀意的锯齿剑。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