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七六章一舟小船

“没什么,只不过是阴阳生死路覆盖到十公里方圆而已。”黄羿道,“不过,得配合我的精神力才行,若只是阴阳生死路,只能覆盖五公里。”

黄家村高家村林家村柳家村同属于三峰村委,以三峰大桥为中心,黄家村离三峰大桥有三公里,而林家村离三峰大桥只有五百米,高家村远一点,有两公里,柳家村更远,有三公里,分别在四个方向。

所以,黄家村离高家村也只有五公里。

现在的阴阳生死路,已经能覆盖整个三峰村委。

若用他的精神力控制,可以把阴阳生死路的力量延伸出去,达到十公里,几乎可以达到云山镇的边缘。

“原来如此,只是你怎么确定我们表现得越自信,他们那些人越捉摸不定呢?”黎雪道。

“雪姐,你知道最厉害的高手是怎样的吗?并非是用力量征服一切的强者,而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人,哼哼,南宗这些家伙,虽然强者多,但很多人心里都被我弄怕了,要不然以他们一贯的作风,知道我被玛雅神殿抓去,肯定会急吼吼的来黄家村抓人,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利用普通人把你们引出去。”黄羿笑道,“他们心里害怕,因为他们对我的手段是未知的,而这些天你们一直躲在黄家村他们就认为你们害怕了,但你们突然出去,而且还无比自信,还警告他们,这个反差就太大了,他们肯定就认为你们有杀死他们的手段,我是想让那些江湖人都认为你们是武林高手,以后就不用一直躲在黄家村。”

“嗯,虽然我也很喜欢呆在黄家村,但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你交给我们的任务还没开始呢。”黎雪道。

“那个计划可以慢慢来。”黄羿道,“你们现在的主要任务,还是努力修炼,尽快让灵蝶进化出第二双翅膀,踏入大宗师境界。”

“黄羿,韩家会不会还要对付我?”黎雪道。

“雪姐,你就安心当你的镇委书记吧,云山镇,他韩家管不着。”黄羿道,“没有任何人能对云山镇指手画脚。”

“就你能。”黎雪高兴道,“那么,现在我可以回去上班了吗?”

“不急,现在那些人还无法确定你们是怎样杀死那些高手的,可能还将信将疑,我得再弄出更大的动静,让那些势力彻底害怕,让他们明白,云山镇,将不再是他们能为所欲为的地方。”黄羿道。

此时,百绕江上段。

水流湍急的百绕江中,很突兀的飘来一舟小渔船,到了离黄家村五公里的地方,定定的漂浮着,任由水流再大,也无法把小船冲到下游。

渔船上有一个茶几,有一位仙风道骨的中年人正在泡茶。

突然,九道身影从虚空降临,轻轻的落在渔船上,坐在茶几周围。

这小渔船,本来只能搭四个人左右,现在却搭九个人,而渔船根本没有下沉,好似这些人轻若无物。

这时,一只信鸽飞到船篷上,梳理着自己的羽毛,咕咕直叫。

“咦?刚来,就有信鸽落脚,好兆头啊。”中年人道,“泽昊,诗意,你们很不错,当年我见你们的第一面,就觉得你们前途无量,果然如此,如此年轻就已经得干将莫邪这两把邪剑真传,而且还不被邪气入侵灵魂,保持赤子本性,想必跟你们修炼的正气篇有关吧?”

“严师叔,想不到你这次亲自来,我性子直,就直话直说了,你亲自来,有点过了。”李泽昊道,“你身为南宗客卿部大执事,唯有南宗生死存亡时刻才会亲自出山的吧,现在南宗是华夏十大道门之一,蒸蒸日上,你怎么也出来了?南宗客卿部成立的宗旨,是为了守护南宗,而不是帮南宗做魔道之事。”

“泽昊,看来你是长大了,有担当了,和你师父的口吻很像。”中年人淡然道,看不出高兴还是不高兴,“我来这里,确实是守护南宗之人,这是我身为客卿的责任,至于南宗之人要干什么,我可管不着。”

“哦?若我杀南宗之人呢?”李泽昊道。

“泽昊,我是你师父的朋友,我劝你还是在这里喝茶的好,这茶很不错,极品大红袍,平时喝喝茶有助于悟道。”中年人道。

“我是龙组之人,南宗若还不停止算计黄羿的家人,我绝对要管,甚至杀人。”李泽昊道。

“呵呵,那就看各自的手段吧。”中年人道,“泽昊,立场不同,纷争难免,不过你可以放心,你和诗意,我会看在你们的师父份上留你们一命,至于其他人,我就管不着了。”

砰!袁皓贤一巴掌拍在茶几上,但让人惊异的是,这看起来只是普通木头的茶几竟然挡住了袁皓贤的一巴掌,连杯子里的水都没有任何波动。

“马勒个巴子!你们南宗到底还是不是名门正派?怎么作风比以前的魔道还让人恶心?魔道最起码光明正大的干坏事,而你们,专做小人之事,竟然对付起普通人来了?”袁皓贤怒道,“堂堂虚丹高手,来算计几个普通人,你有没有羞耻心?”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中年人淡然道,“既然上了我的船,就得遵守我的规矩,现在,要么自己滚,要么我让你滚。”

“哼!那就战吧。”王俊平冷酷道,抽出背后的重剑,浑身剑气凛然。

龙婵也抽出紫链剑,凝重无比。

“严师叔,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称呼你,我来之前,我师父说了,若遇到如今局面,以后就是仇人。”李泽昊冷声道。

中年人皱了皱眉,“泽昊,你确定这是你师父的意思?他也是个八面玲珑之人,绝不会因为这件小事跟我断交的,泽昊啊,想在这个世界上活得长,在修炼之路上走得更远,还是学学你师父比较好,别太过愤青了,你这样可能走不到你师父的境界,干将莫邪断了传承好多年,可不能再断了,所以,我觉得,你还是跟你师父说一下这里的情况吧,你们这些年轻人,不是我们的对手。”

“严紫玄先生,不用问了,这就是我们师父的意思。”田诗意道。

“看来你师父也是个绝情之人,既然如此,那就是仇人了,你们今天别想下这舟船。”严紫玄冷声道,“杀!”

严紫玄一巴掌向李泽昊印去。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