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四七章我很不爽

“这两个华夏人是卧底,来人,把他们抓起来。”埃布尔道。

这家伙竟然一直跟在身后,听到黄羿和梅卡渡的对话,终于找到一个好借口。

他的手下纷纷围过来,举枪对着黄羿和陆晓晴。

“埃布尔,你想反叛?”梅卡渡道。

“你才想反叛,马上控制住他们,带去审问。”埃布尔道,“如果梅卡渡敢帮这两个卧底抵挡,你们格杀勿论。”

梅卡渡那些手下竟然没人帮忙,估计也是不服梅卡渡的,要不然在船上梅卡渡一死,这些人也不会马上蠢蠢欲动。

“埃布尔,这位是华夏神医,我请来给团长的弟弟治病的。”梅卡渡道,“哼,你要敢阻拦,信不信团长毙了你,你们还不过来帮忙?你们也见识过神医的手段,治好团长的弟弟很容易,到时候你们都是功臣。”

那些人一听,马上举起枪。

埃布尔面色一变。

“华夏神医?怎么可能?他那么年轻,像小白脸,最多也就是富家子弟,据我所知,华夏神医都是老头子,何况,那些骗人的中医能治病吗?能治植物人吗?我们团长都请了国际心脑科专家来看过了,也治不好,就凭他?”埃布尔不信道。

“你懂个屁,我们老大被人一刀捅穿心脏,神医都能救活,现在还生龙活虎的,你们再阻拦,我们可就要开枪了。”梅卡渡一位手下道。

那些人没有退下。

砰砰…

枪声持续响起,梅卡渡的手下们竟然纷纷开枪,瞬间把埃布尔的手下打成筛子。

埃布尔身手不错,就地一滚,躲过致命子弹,不过一只耳朵也掉了。

“你们…你们敢开枪?”埃布尔惊恐道。

梅卡渡也十分震惊和不可思议,他的手下什么时候那么大胆了?刚才虽然剑拔弩张,但没人敢在岛上开枪的,无论是什么原因,都会严惩。

但此刻,他的手下竟然开枪打死人了?

难道他们认为神医能治好团长弟弟的病,所立的大功足够抵挡他们的罪过?

“我…我们…”这些手下惊呆了,看着手里的枪,不可思议,突然,他们举起枪对准自己的脑袋砰的一声,一命呜呼。

人死了,灵魂消散,其他催眠师,才不会从他们潜意识内找到被催眠的痕迹,因为灵魂消散后,潜意识也消散了,黄羿心道。

他脸色很淡然,没有任何波动,对于这些连救援船都抢的海盗,对于这些撸他们来,并且不知感恩的海盗,他没有丝毫怜悯。

如果不是他被撸,而只是陆晓晴,或者其他华夏援非专家,肯定很惨,一生都别想回去了。

陆晓晴这个美女,估计更惨,因为岛上埃布尔这种人占绝大多数,他们,很多人,都随着举起屠刀残杀无辜,人性已经泯灭。

而梅卡渡,只有面对他的亲人的时候,才显现出人性的光辉。

这些人,对他来说,死不足惜!

枪声引来很多人。

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战士,他们大都肌肉扎结,牛高马大,手里都拿着武器。

“谁敢在岛上开枪?”一位冷哼响起。

走出来一位黑人大汉。

这大汉脸上明显有一条长长的刀疤,只不过因为脸太黑,看起来不明显而已,但双眼内满是凶残。

“埃塔大人,梅卡渡带两个华夏人进来,我怀疑是卧底,想不到他纵容手下对我们开枪,杀了我所有手下,还差点杀死我。”埃布尔叫道,“他们太疯狂了,知道自己有罪,纷纷开枪自杀了。”

埃塔?岛上守卫头目超级兵王埃塔?

这一身肌肉果然很有爆炸力。

因为埃塔是岛上守卫头目,所以岛上的普通人也认识他,黄羿也是从这些人的潜意识中得知的。

埃塔皱了皱眉,看向梅卡渡和黄羿。

“梅卡渡,什么回事?”埃塔道。

“埃塔大人,这两位是我带回来的,他们都是华夏人,这位名叫陆晓晴,是那位有名的战地记者,上次开会说过,团长想找一位新闻发言人,我也是刚好拦住一舟船后找到她的,至于这位,也是那船上的,是一位华夏神医,我多年的顽疾都被他几针治好了,在船上,我一位手下反叛,一刀刺穿我的心脏,也是他治好的。”梅卡渡低着头道,“所以,我才抓他回来给团长弟弟治病。”

抓!这个字,梅卡渡说得很重。

意思是说,黄羿和陆晓晴都是他抓回来的,而不是什么卧底。

当然是不是卧底,可不是他能管的,他的目的只是帮团里解决了两件大事。

这梅卡渡看来是有点本事的。

“哦?陆晓晴?那位在联合国发言平台上发表演讲的战地记者陆晓晴?很不错,还有这位,我听说华夏能人异士很多,想必你也是吧,跟我来吧。”埃塔道,“梅卡渡,若他真能治好团长的弟弟,这件事一笔勾销,而且,还会让你继续当船长,你的妻子也能住更好的房子。”

“多谢埃塔大人。”梅卡渡道。

“这位先生怎么称呼?”埃塔看向黄羿道。

“黄羽。”

“黄先生,你当真能治好植物人?”埃塔道。

“看过才知道,至于治不治,看心情。”黄羿道。

“大胆,竟敢这样跟埃塔大人说话?”埃布尔怒叫道。

“现在,我心情很不好,本来被梅卡渡抓来,我很不爽,上岛后,又被这个人拿枪指着说我是卧底,所以,我现在不去看那什么团长植物人弟弟了。”黄羿淡然道。

“哼,上了岛,由得你吗?”埃布尔冷声道。

“哦?由不得我?”黄羿淡然道,“你是杀了我,还是怎样?敢惹我,你们团长植物人弟弟就别想治了,在华夏,我治好的植物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跟我来吧,不要我请你了吧。”埃塔道。

“我说了,我现在很不爽,不去,除非你灭了那家伙。”黄羿道。

什么?还敢这样跟埃塔说话?活腻了吗?

“黄先生,他说得对,上了岛,就由不得你了。”埃塔冷声道,“我知道你们华夏高人都有脾气,有所谓的风骨,但也请你懂得看清情势,别白白送了性命,说白了,你们不是我们请回来的,而是抓回来的,如果能让我们高兴,兴许会放了你们,但若惹我们不高兴,别想好过,我有很多兄弟都饥渴着呢。”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