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二八章应对

“到底哪个环节出错了?”闻北麓阴沉道,“为什么好好的毛料,最后变成石头了?你们都是各个环节的负责人,说说吧。”

“闻少,毛料辨别这块肯定是没问题的,我对每一块毛料都拍了照,和这些运来的完全不一样,我觉得,肯定是运输这块出了问题。”一位中年人道。

“廖大师,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从昨晚开始,闻少就没合过眼,自从毛料装车后,车队就停在矿区附近,闻少一直在看着,更有很多高手守护,车队开始行动后,闻少的车也一直在跟着,怎么可能在运输上出现意外?”一位牛高马大的大汉道。

“运输没有意外。”闻北麓道,“之前的毛料肯定是没问题的,昨天下午我还亲自检查过,虽然我眼光不行,但还是能看出那些毛料的品质的,也就是说,只有两种可能,昨天下午之后至装车之前,这些毛料都变了,要么是毛料自己变的,要么是被人换了,自己变不可能,只可能被人换,庞浪,马上让人查监控,看看毛料是什么时候被换的。”

闻北麓想了想,面色一变,“重点查凌晨地震的那段时间。”

大汉开始打电话,十几分钟后,面色一变道,“闻少,那十四块毛料也变了,块头和形状上跟之前差不多,但有人为伪造的痕迹,而且伪造得很差劲,明眼人看一眼就能看出来,扎龙,打开电脑,接收监控文件。”

有个青年打开电脑,很快,电脑上就出现一些视频文件。

“那边的电脑高手看过了,变化是在凌晨两点十五分三十秒开始的。”庞浪道,“点开含这个时间的视频。”

众人仔细查看,顿时面面相觑起来。

因为这个视频看起来很正常,每一帧都自然流畅,但诡异的是,到了两点十五分三十秒的下一秒,那些毛料变了,很自然的变了,这一秒钟内,没有见到任何人进入大棚内,但毛料全变了。

“和玉海阁店面的视频一模一样,都是到那个时间里面的场景全换了,但这个监控视频,没有任何人为痕迹,如果不是这些毛料诡异的变了,那就是监控被一位超级强大的黑客入侵了,这黑客强大到可以抹去一切人工痕迹,哪怕是我们的电脑高手都找不到这些视频拼接的痕迹,一丝都没有。”庞浪震惊道,“这种电脑高手很可怕,可以入侵一切监控系统。”

“这个时间,就是地震之后的时间。”闻北麓面色惨变道,“人为的,能控制地震,让我们不敢进入矿区…真有这种可怕的人物?”

“会不会和那位墨剑有关?”庞浪道,“不久前在公盘入口见到他,他说那些话,但完全没证据,我们也不可能找到证据,只是,从地震之后到装车,也就两个小时,而且我们都在那看着,他是怎样做到这两个小时之内把所有毛料都换的?”

“神话…这完全是神话,会不会有一种情况,那个人,能控制土地的力量?他控制土地震动,也能重新让开了窗的毛料重新自然的覆盖起来?闻少,华夏的修道者,能做到吗?”

“这已经是神通的范畴了,毕竟泥土都只是一种物质而已,只有玉石内蕴含的地气是一种强大的能量,但哪怕是元神境的人,都不可能直接利用地气。”闻北麓道,“不过可以试试,马上让矿区那边的解石师把那十四块毛料解了,让他们快点,不要怕伤到玉石,还有,把那边的视频连接过来,我要亲眼看着,若只是毛料的表面被改变,我们还可以挽回,甚至能得到更大的好处。”

视频连上,那边的人开始解石。

第一块,里面大多数都是石头,不过倒也有一块拇指大小的透明玉石,水头还不错。

但闻北麓等人面色一变。

第二块,完全是一块废料,闻北麓等人面色巨变。

第三块…一直到第十四块,都是废料。

“这…这是怎样做到的?”众人心里都有点恐惧。

这种手段太可怕了,太不可思议了。

“无论是怎样做到的,现在,我们花费巨大的代价运过来的毛料,很可能都是废料。”闻北麓道,“你们说,怎么办?”

“若是如此,马上退出公盘,还可以挽回名声。”廖大师道。

“这样岂不是损失惨重?挖了那么久,投入十几亿,花费巨大的财力人力物力,最重要的是,还得给一半扎卡将军。”庞浪道,“前期可都是我们投入的,一旦退出,都是我们损失,并且,我们还得支付十几亿给扎卡,相当于再次损失一倍,玉海阁的名声值那么多钱吗?闻少,我觉得,得想办法大赚一笔,名声毁了我们可以再开另外一个品牌,反正我们控制十几个矿区,而且,只要和扎卡搞好关系,以后帕敢都是我们的。”

“你说得对,那依你之见,这种情况下,怎么才能大赚一笔?”闻北麓道。

“我哪有什么办法?不过我觉得廖大师肯定有办法。”庞浪道,“就看廖大师愿不愿意做了,他的手艺堪称世界顶尖,连见多识广的妙心都看不出那块毛料是人工的,不过,现在还有两个问题,第一,那个墨剑能发现那块毛料是伪装的,是个大变数,第二,怎样才能让那些富豪买家竞相投标,疯狂投标。”

“不可能!我不会再做这种事。”廖大师怒道。

“廖大师,你不爱钱吗?”庞浪道,“只要解决了这件事,我相信闻少不会亏待你的,更不会亏待你的家人,呵呵,你女儿现在在南山大学读大三吧?听说还是个才女哦,并且,我们又不会让你出面,只需帮我们做出那种毛料即可,你最擅长的飘帝王绿毛料,飘极品紫罗兰翡翠,都是很不错的。”

“廖大师,我确实不会亏待你,你不是一直想要那种守护符篆吗?我可以给你一张,给你每个家人一张。”闻北麓道,“我可以跟你说,跟着我,就相当于跟着闻家,你应该明白闻家在百越省是怎样一个体量,从此以后,南山市的政商两界,我闻家说了算,所以,对你以及你的家族,都有巨大的好处,同时,你应该知道拒绝我的后果。”

廖大师面色阴晴不定,最后无奈道,“我不会出面,你们找个地方,把想要改造的石头放进去吧。”

“好,庞浪,你配合廖大师准备。”闻北麓道。

他走出门,去到场馆内,见到黄羿,顿时面色阴冷,然后面露笑容道,“各位,想必大家对这次玉海阁的展品有所疑惑吧?有疑惑就对了,我现在要关闭场馆,明早,我会给大家一个大惊喜。”

众人好奇心被提起来,莫非,这些毛料有什么不凡之处?

“闻少,莫非你们要给这些毛料开窗?”孙海龙诧异道。

所谓开窗,就是割开一个切口,露出里面的翡翠颜色。

“不可说不可说,说出来,就没有惊喜了。”闻北麓笑道,“孙大师,今晚我在曼德勒大酒店设宴,能否赏个脸?还有李振东大师,严艺华大师,能否赏脸?”

“哈哈,闻少邀请,怎敢不从?”孙海龙道。

“闻少邀请,我们当然赏光。”李振东道。

他们确实被勾起了好奇心,想就着宴会探个口风,也许明天能抢到不错的毛料。

黄羿也十分好奇,不知道这闻北麓还能想到什么办法。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