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二七章公盘

“我们只是路上刚好遇到,我搭个顺风车过来。”黄羿笑道,“闻少,你说我准备死了,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我怎么觉得是你准备死了呢?”

“哼,就让你多活一会儿吧,你现在想回国,已经来不及了,尽情的享受最后的时光吧。”闻北麓道。

“我当然会尽情享受,因为这次公盘上所有极品玉石都是我的。”黄羿笑道,“听说昨晚玉海阁失窃了?你的矿场还发生地震?不会所有毛料都失踪了吧?”

闻北麓死死的盯着黄羿,怒道,“是你!”

“没证据可不要乱说,要不然我告你诽谤,不对,你眼里根本没有法律,告你没用,嗯,如果你认为是我做的,那就是我吧。”黄羿道。

“哼,区区那点玉石,送你了,不过你还是保住这条命再说吧。”闻北麓冷声道,“还有,我会和主办方申请,拒绝你投我玉海阁毛料的标,同时,琅玉行也会拒绝你,是吧李先生。”

“不错。”南山市李家家主李成晓道。

黄羿摇摇头,上次李昆合谋安旭等人对付陈淑芳的耳东物流,就是李家和安家授意,在李家庄园,黄羿放过李家一次,想不到这李成晓还是没吸取教训。

不过想来也正常,毕竟现在的闻家是南山市大佬,李家是外来家族,当然会巴结闻家。

“呵!忘恩负义的东西。”黄羿看了李成晓一眼,走开,“你们两家的毛料都是废料,我为何要去投你们的标?”

妙心和武宁初则是远远跟着。

她们对黄羿越发好奇了,很想看看他怎么应付接下来的局面。

而且,她们猜测,昨晚玉海阁的事肯定是黄羿所为,只是那地震真的是人为?若是人为,又是为什么呢?

而且黄羿说玉海阁和琅玉行的毛料都是废料?怎么可能?

黄羿也不急着投标,而是全部看过,找出极品玉石所在,至于其他品质的玉石,不值得购买,毕竟现在他万物鼎内的各种玉石足够多了。

这次公盘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国的玉石商,富豪很多,各种大师也很多,大多数展示的毛料都是开了窗的,能看到表面的玉石,有些见了绿的,哪怕只有一条线,都会引起很多人的注意。

突然,他感应到一股亲切的气息。

来到玉海阁的档位,发现很多熟人,其中就有安可和安安姐妹花,还有安可的母亲杨紫薇,贞玉轩的掌眼三眼断玉袁庚跟在身边,明显是来看玉石的。

她们怎么也来了?妙心和武宁初没说啊。

黄羿还看到一些熟人,其中就有海派雕刻的传承人孙海龙,当初在南山市的毛料交易市场上被黄羿狠狠羞辱一番,还有一些人是国内首屈一指的赌石大师,甚至有享誉世界的赌石大师都在。

显然,玉海阁的毛料引起很多大佬的注意。

想想也正常,玉海阁宣传很到位,本来名声就很好,再加上最近承包了那么多名坑,更是引起很多玉石商人、赌石大师以及玉雕大师的兴趣。

他走进去,也没和安可打招呼,现在还不是时候,而是走到袁庚和孙海龙面前。

“见过孙大师,袁大师,想不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你们,在下仰慕已久。”黄羿笑道。

他和妙心武宁初逛街的时候,被两位美女押着去买了一身很高档的礼服,所以现在看起来很有型,很有富二代的少爷风范,倒也引起孙海龙和袁庚的注意。

“小伙子怎么称呼?来这里是买毛料的?”孙海龙笑道。

“在下姓墨,名剑。”黄羿道,“我这次可是带了五十亿欧元来的,准备把所有好的毛料包圆咯,不知道孙大师和袁大师有什么指教?”

他说话很大声,顿时引来很多人侧目,甚至有些大师模样的人慢慢靠过来。

“指教不敢当,不过,我还是能给点建议的。”孙海龙道,他被黄羿打击几次,现在变得谨慎得多。

“哈,我就想要孙大师这句话,这里是玉海阁的档口吧,听说玉海阁包了几个历史名坑,不知道这些毛料质量怎么样?是不是每一块玉石都开了窗见了绿?”黄羿道。

“怎么说呢,这次玉海阁提供的毛料有点…与往常大不一样,风格大相径庭,以前是恨不得每一块毛料都见绿,现在则是有点深藏不露的意思,不知道是不是玉海阁搞什么噱头。”孙海龙道,“反正我是一块都看不出来,不过想到玉海阁是一个老品牌,这些毛料更是从历史名坑里出来的,应该差不了,只是风险太大了。”

“我有个猜测。”袁庚道,“现在国内,甚至是国际玉石市场都发生了诡异的变化,其他玉石还好,但极品玉石供不应求,价格翻了很多倍,而且还有很多人在抢购,玉海阁估计就是抓住这一点,在前期大力宣传历史名坑,然后故意弄出这些没用开窗的毛料,来增加投标难度,只是这样做有利有弊吧,万一没人敢投标呢?也许每一块毛料都只能卖出一块钱,但也有可能有胆大的下注,毕竟是出过标王的历史名坑,而且玉海阁名声在那,应该是不敢拿一堆没用的石头骗人吧。”

“哦?有趣,看来玉海阁很有自信啊,不过,真有人敢投这看不见一丝绿意的毛料吗?”黄羿道。

“反正我是不敢投的,我这个人比较胆小。”袁庚道。

“我也不敢。”孙海龙道,“也不知道玉海阁搞什么,按照规定,没有开过窗的毛料,根本没法定底价的,只能当做石头,所以,每一块估计都得从一块钱起投,嗯,我会每一块毛料都投一块钱。”

“哈哈哈,这样好了,我每一块毛料都投十块钱,反正钱也不多。”黄羿笑道,“现在可以投了吗?”

“还不行,听说玉海阁的人正在商量标上底价。”孙海龙道。

等了许久,玉海阁的人还没出来,有很多大师都不爽了。

“玉海阁搞什么鬼?其他家的毛料要么飘绿,要么飘红,哪怕那一抹绿只有手指盖大小,都能让人趋之若鹜,现在就拿一堆石头来?连一点玉色都没有的货色,谁敢买?走吧,这玉海阁太让人失望了。”一位儒雅中年人道。

他是名满华夏的玉石雕刻大师李振东。

“李兄,我刚从琅玉行那边过来,那边的情况和这里的一模一样,这玉海阁和琅玉行都来自华夏百越省南山市,也不知道他们是何用意,也许有我们不知道的行业变故也说不定,先等等吧,看看玉海阁的人怎么解释,若是不解释,那就按这位墨剑小兄弟说的,投十几块钱就可以了。”一位中年人道。

这位是港岛那边的玉刻大师严艺华,名满世界,据说经过他的手,能把石头变成宝。

他说的话得到大家的一致同意。

此时,闻北麓等人在一个房间内,满脸阴沉。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