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八五章南宗很牛逼吗

“放你娘的狗臭屁!”王拔怒道,“你说黄羿死,有可能,但张悬前辈何许人也?内丹派顶尖大宗师高手,如梦仙子何许人也?梦蝶派顶尖大宗师高手,周名人前辈何许人也?点苍门顶尖大宗师高手…”

“就是,放屁真…”李贵刚想说“臭”字,但马上闭嘴,揉了揉眼睛看向大汉,噗咚一声下跪,撞倒面前的餐桌,结结巴巴道,“江…江帮主,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饶了我。”

哼!大汉冷哼一声,不理会李贵,而是看向王拔。

王拔闷哼一声,大吐一口血。

“阁下是谁?太不懂规矩了吧?”张凌然冷声道。

“规矩?从来没有人敢让我懂规矩!”大汉道。

“很好,从来没有人敢在我南宗面前如此嚣张。”周宏宽冷声道,“那我就让你看看,到底有没有人敢让你懂规矩。”

周宏宽手指捏印,冷哼一声,“定身术!”

然后猛地一拳打向周宏宽。

突然,大汉抬起手,准确抓住周宏宽的脖子拎起来,“要换我以前的脾气,你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

众人大吃一惊!

宗师在这人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阁下到底是谁?”张凌然面色一沉道。

“张少,这位是南海鱼帮帮主江中鳄。”李贵道。

什么?所有人脸色狂变。

就连张凌然都恐惧起来。

江中鳄是谁啊?动不动就灭人家满门的存在啊,在海外,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染了多少血,因为是在海上,所以很难被国家惩罚,而且他本身又是无上强者,在海上堪称无敌,更没人敢惹他。

这南海鱼帮势力极大,哪怕在内地,在百越和南粤两省,也十分可怕。

“原来是江前辈,内丹派张凌然见过江前辈。”张凌然道,虽然看似妥协,实际上还很傲气。

“内丹派,很牛逼吗?现在还不是被人灭了那么多人?哼,估计外门高手都差不多死光了吧?”江中鳄冷声道。

“前辈说笑了,你说我爷爷死了,我是不相信的,因为我爷爷在内丹派有魂符,并没有灭。”张凌然道。

“是吗?”江中鳄疑惑道,“我亲眼所见,难道还有假?”

“前辈亲眼所见?”张凌然面色一变道,“请问前辈什么回事?请告知。”

“告诉你们也无妨,同时,也是给你们一个警告,别对那座名扬山内的事情感兴趣,要不然,哼哼,有多少条命都不够死的,而且,你们死之后,还没人给你们讨公道。”江中鳄道,“实际上事情并不复杂…”

突然,江中鳄看向门外,警惕起来。

走进来一个中年人。

周宏宽大喜道,“三长老救命啊…”

“哼,你得罪江道友,江道友留你一命是不屑和你计较,还不赶紧给江道友道歉?”点苍门三长老关红叶冷声道。

“是是,江前辈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周宏宽道。

“江道友,能不能放下他?”关红叶笑道。

“这么轻易放下他,我岂不是很没面子?”江中鳄冷声道,“既然你关红叶来了,那就用东西来换他吧。”

“哦?江道友不给我面子?”关红叶沉声道。

“我不给你面子,又如何?”江中鳄冷声道。

“他死,你死!”关红叶面色一冷,死死的盯着江中鳄,一股虚无缥缈的气息从他身上传来。

“半步虚丹?”江中鳄面色一变,“很好,我给你面子,不过,我并不是怕你,而是给强者尊重。”

什么?半步虚丹?

众人震骇无比,平时宗师都难见,怎么到这里,又是宗师,又是大宗师,现在更是传说中的半步虚丹?

泥煤的,这世界什么了?那些强者都出来混社会了吗?

“呵呵,那么现在,你若不想死,用宝物换你的命!”关红叶冷声道。

“想战,便战!”江中鳄抽出背后的大剑,一股如惊涛骇浪般的气势施展开来。

“哼!蝼蚁尔!”关红叶手指轻飘飘的往江中鳄点去,然后一掌印向江中鳄的胸膛。

“定身术!”江中鳄面色大变,大喝一声,身体内的真气如海浪般冲击定身术的力量,不过还是被关红叶一掌打在胸膛上,飞出去。

不过,江中鳄已非之前那个江中鳄,他现在的识海内,是黄羿的精神种子和生物计算机,里面蕴含无数强者的战斗之法所编写的程序,每一招每一式,都经过生物计算机推演,达到最完美状态。

刚才虽然仓促,但还是把关红叶的力量给卸去大部分,并没有受多少伤害。

“很好,我热血沸腾了,那就战吧。”江中鳄大喝一声,一剑挥向关红叶。

这一剑平平无奇,但里面蕴含九重浪气场,在挥出剑的一瞬间,真气和劲力翻了九倍。

“给我定!”关红叶面色一变,若真让江中鳄发挥出这招的威力,影响太大,可能在这里的任何人都活不了,江中鳄是恶人,无所谓,但他是南宗之人,可就有点难堪了,不过,他发现江中鳄被定了一会儿后还没停下来,顿时道,“江道友,改天换地方再战如何?”

江中鳄散去力量,道,“也好,说实话,这里施展不开,要不我们晚上到江里?”

“江道友说笑了,江道友在岸上都能发挥出九倍的战力,到了水里,岂不是更厉害?”关红叶道,“而且我们也无大的仇怨,没必要打生打死。”

“你不敢跟我打的,因为你的敌人不是我。”江中鳄道,“关道友应该是来查周神奇和周名人之死的吧?”

“确实如此。”关红叶道,“江道友知道?”

“什么?我爷爷真的死了?”周宏宽震惊道。

“不仅你爷爷死了,张悬道友和如梦道友也死了,夏皇也死了,没人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魂符突然灭了。”关红叶道。

“什么?我爷爷真的死了?”张凌然惊骇道,“到底是哪个势力?怎么敢得罪我南宗?”

“傻逼!南宗很厉害吗?”江中鳄冷声道,“至于谁弄死他们,你们可以想想你们南宗最近都干了什么事,为了药鸡配方,逼得一个人惨死,而你们明知道那个人是什么身份。”

关红叶面色一变,“江道友,你是说…”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