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五九章难搞也得搞

用他新学的道法,应该是行不通的,毕竟他的精神力并不比张悬强大,真气品质也比不上;新学的人剑合一,也杀不了,毕竟人家的金光阵太牛逼,哪怕有阴阳生死路,可能也做不到完全灭杀,就连张紫阳都能遁入异次元,这张悬如此牛逼,内丹派来历如此大,怎么可能没有点自保手段?

何况旁边还有一位高深莫测的如梦,一旦施展阴阳生死路,也意味着黄羿要将识海开放给张悬和如梦,一旦杀不死,张悬和如梦就会知道他的身份,知道他没死,之前做的一切都白做了。

心念一动,让阴阳裹尸布内的枉念和道念命令雄霸捏碎地移术玉符,来到黄家村养殖场。

然后让袁洪也来。

以雄霸鬼王的身份,灵体巅峰的修为,相当于大宗师巅峰,密山王的肉身更是无比可怕,最近在墓室内重修披甲门绝学,变得更加厉害,他最擅长以力破巧。

而张悬擅长道法,有强大的法器,但若是耗下去,应该不是雄霸的对手,毕竟雄是灵体,浑身都是能量,更何况,雄霸的板斧还是纯怨气武器,更加可怕。

最重要的是,还有枉念和道念施展阴阳裹尸布。

他本来不想让雄霸这么快出现的,因为他不想让雄霸这么快就和他有交集。

但现在不得不这么做了。

这张悬和如梦步步紧逼,张悬现在还想抓方含梅,更让他内心大怒。

所以必须弄死。

他通过阴阳生死路观察两人,发现他们已经进村。

这次,他们两已经不低调,反而无比高调,飞着进去,如梦一派仙子风范。

黄羿知道,如梦是想收黄灵儿为徒。

但,他还是有点不放心,毕竟他对如梦不了解,万一这人带黄灵儿回山之后,随意读取黄灵儿的记忆怎么办?养殖场内发生的事他倒也不想隐瞒,但灵蛊的事还是得隐瞒的。

万一这老妖婆谋夺黄灵儿的灵蛊可不好。

所以,若想让黄灵儿修炼梦蝶派之法,最好还是他灭了如梦,获得如梦的记忆。

雄霸已到,袁洪也到了外面。

让他们去阻拦张悬和如梦。

直接下死手。

雄霸的怨气板斧尽全力砍向张悬和如梦。

张悬和如梦本来很警惕,雄霸来到附近时已经感应到,所以也做好了防御。

但是,他们低估了雄霸的强大。

哐当一声,张悬的金光阵应声而裂,一道无影剑气已经刺入裂缝之内。

噗!张悬狂吐血,他的心口多了一个血洞,他猛地后退三十米,拿出一把丹药吃进去,丹田处亮起一道白光,血洞逐渐被修复。

如梦却没受伤,反而化作光点散入虚空,然后在虚空重聚。

他们脸色无比惊骇。

“又一个灵体!”张悬震惊道,“稷下学宫的无影剑气,你们到底是何人?”

哗啦!雄霸庞大的身形无比灵活,板斧瞬间挥出一千斧,当…张悬再次被轰出去,不过他这次施展强大的道法,并没有受伤,但脸色一阵苍白,显然刚才消耗很严重。

又拿出一把丹药嗑下去,怒道,“灵体,终归是鬼魂的一种,那就让你尝尝南天师道针对鬼魂的强大符篆吧,六阳符!”

一枚白色符篆燃烧着可怕的火焰,一出现,竟然让虚空起了涟漪,飞向雄霸,所过之处,距离火焰十米范围内的一切植物都化为灰烬,泥土变成焦土。

突然,雄霸不退反进,张开大嘴,把火焰吞进去,打了个饱嗝,又是一板斧挥向张悬。

噗!张悬被轰出去,在空中大吐一口血,脸上还留有懵逼的神色。

“能吞阳气,鬼王!你是鬼王!”张悬震骇道,“如梦,你还不出手?”

他看向如梦,突然发现如梦面色凝重的漂浮在空中,浑身气息很不稳,时而化作人形,时而化作一只只蝴蝶,无数黑气在蝴蝶之间流转。

他再次惊骇起来,施展符篆,身体消失在原地。

啊!他又惨叫一声,被一把板斧从十米外的虚空中打出来。

“你…你竟然能感应到我的遁形术?”张悬惊骇道,“各位道友,就此罢手如何?”

刺啦!一道可怕的斧刃和一道无影剑气回答了他的话。

他再次消失在原地,但下一刻,又被板斧从虚空中打出来,无比狼狈。

身体表明的金光越来越暗,表明他的真气和精神力消耗得越来越严重,无法施展金光阵的力量。

雄霸和袁洪逐渐配合得天衣无缝,雄霸以板斧轰开张悬的防御,袁洪以无影剑气对张悬造成伤害,虽然不能马上弄死张悬,但也让张悬遍体鳞伤。

他想利用遁术逃离,但遁术并非凭空遁走,而是采用障眼法,利用空气和自然界的物质进行伪装,达到遁迹的目的。

而他们已经进入阴阳生死路的覆盖范围,完全逃不过黄羿的法眼。

此时,黄羿已经全力开启阴阳生死路,以阴阳生死路大部分能量去对付如梦,把如梦拉进精神世界战斗,少部分能量则是用来监视张悬,给雄霸和袁洪提供信息。

见张悬的金光阵越来越弱,黄羿内心发狠,道,“两位前辈,施展阴阳裹尸布,千万不要让他的灵魂逃脱。”

雄霸再次劈向张悬,轰咔,金光再次暗淡。

“两位,你们别逼人太甚,要不然同归于尽!”张悬厉声道,“我内丹派可不是好欺负的。”

雄霸再次劈向张悬,与此同时,一张黑白相间的布从雄霸的斧刃中出现,覆盖张悬。

瞬间把张悬裹成粽子,黑白之气流转,在裹尸布和张悬身体之间,形成一个黑白漩涡。

这个漩涡,叫生死漩涡!被裹尸布盖到的人,生命气息会被生死漩涡吸收,增强裹尸布的力量。

“阴阳宗的阴阳裹尸布!”张悬面色惊恐起来,想挣扎,但越挣扎裹尸布裹得越紧,生命力消失得越快,“饶命,钱红道友饶我一命…”

哗啦!一斧子过去,张悬的头颅掉落,他的灵魂想逃,却被阴阳裹尸布牢牢禁锢。

“混账!南宗不会放过你们的!”张悬色厉内荏道。

没人回答他,雄霸和袁洪已经把目标对准天空中的如梦。

就在他们的攻击到达如梦身上之时,异变突起,如梦发生可怕的变化。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