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五七章办丧事

视频内,是韩东乱搞被子的场景,很激情。

众人面面相觑起来。

“混账!我要找到你们,把你们剥皮抽筋!”张悬怒吼道。

不过,终究是老前辈,涵养不是盖的,很快就冷静下来,吩咐众人把安宏翎等人弄回去。

“依旧不知道,黄羿是否已死,依旧不明白,这人做那么多算计到底是为何?”如梦奇怪道,“看样子,还得去一趟云山镇。”

“走吧。”张悬道。

两人前往黄家村。

他们刚到黄家村对面,马上让人停车。

张悬下车,来到百绕江岸边,见到地上有一处奇怪的痕迹,他拿起一点泥沙,闻了闻,冷声道,“巫门最强大的鬼神诅咒术,钉头七箭!”

“钉头七箭?看来,和那钱红有关,钱红能施展巫门最强道法鬼如来。”如梦道,“真是有趣,那就让我看看这里发生了什么。”

如梦又施展回梦之法,一些花粉飞入空中,显现一些画面。

正是张紫阳等人在这里驻足的画面,包括赵宏武在这里被钉头七箭杀死,包括轩辕无敌、格拉玛等人的一去不复返,包括张紫阳等人踏波而行到对面后,再也没有回来,包括最近袁洪等人从这里过去。

这…张悬和如梦仙子面面相觑。

“那边…就是黄家村。”如梦道,“钱红到底是谁,黄羿又有多少身份,或者黄羿背后有多少势力,张紫阳等人,到底是不是龙组杀死的?”

张悬手里出现一张符篆,整个人飞起来,到了高空,面色狂变道,“太极地脉!刚才钱红逃走之时,地移术的气息,就是太极地脉,看来,他肯定回到这里,既然他会无常派秘传道法地移术,很可能他也会无常派的最强风水法阵,阴阳生死路!这是一个需要无常派镇派之宝阴阳罗盘才能布下的法阵。”

“那么,明吾县那蛟龙地煞脉,很可能还隐藏着一个阵法,升龙阵。”如梦道,“无常派,巫门,小乘佛教,诡异的人身蛇尾古族,可怕的剑气,这钱红身上已经出现了太多可怕的力量,那黄羿和钱红到底有什么关系?事情,远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简单,看来得从长计议,不能再冒进了,要不然,很可能埋骨此地。”

“不错,不能冒进,不过,那太极地脉的地气不是很足,应该不能覆盖到黄家村,只要我们不进入那片山地和那两个水库附近,应该不会进入阴阳生死路笼罩的范围,再说了,阴阳生死路布置很难,控制起来更难,未必会有,走吧,从大路进村看看。”张悬道。

刚进入村里,顿时皱眉。

现在刚早上六点,但黄家村的人们都起来了,他们面露悲戚之色,黄羿的家里还传出撕心裂肺的哭声。

而有十几个道公已经到了村里,有些在吟唱安魂曲,有些在敲锣打鼓,有些在跳着奇怪的舞步。

路边,很多树上都挂着白布。

很明显,这是白事。

如梦又施展回梦之法,不一会儿,她脸色奇怪道,“这些村民,在为黄羿办丧事,因为黄羿对村里的贡献,他们已经办了两天两夜,黄羿的父母,哭了两天两夜,他们之所以确定黄羿已死,是因为黄羿留在村里的魂符已灭,再加上官方的人来没收黄羿的药鸡,关闭黄羿的养殖场,关闭黄家村的养殖场,却不见黄羿回来,村民们更加确定黄羿已死,因为以往,村里出了事,黄羿都会回来的。”

“这些村民都是普通人,也知道魂符?”张悬皱眉道。

“他们虽然是普通村民,但黄羿的父母是修炼者,而且,云山镇有很多江湖人,这些村民也算见多识广。”如梦道。

“那钱红和蛇姥姥来到这里,是为何?是为了黄羿的宝物而来?还是这里有生产药鸡的必须条件?这些村民对黄羿了解多少?”张悬疑惑道。

“这些村民对黄羿了解不多,也就是黄羿逐渐表现出来的能力,他们把黄羿当成守护者,就连黄羿的父母,都不知道黄羿哪来的能力,他们更没有进入养殖场,不过,黄羿的女人,都可以进入养殖场,我估计,黄羿是为了保护他父母,毕竟知道得越多,越危险。”如梦道,“在去年,黄羿的养殖场确实很普通,也就是荒山野岭而已,不过从今年起,黄羿没再让村民们进去,以外面的龙门水库为限,看样子,那里有阵法,黄羿肯定是害怕村民们进入阵法范围。”

“黄羿的女人呢?”张悬道。

“就是那边抱着一个小女孩哭得很伤心那个。”如梦道。

“气质很好,咦?那小女孩…真是难得的修炼体质啊,根骨晶莹剔透,充满生命力,好似有一股天然的契合自然的力量,想不到这种地方也有这种资质的孩子。”张悬惊讶道,“恭喜如梦仙子了。”

“嗯,这种体质,最适合修炼我梦蝶派的道法,这小女孩,我要定了,想不到出来一趟还有这收获,几十年来,我一直在寻找传人,却找不到合适的,咦?不对不对,她的潜意识表层竟然没有进入我的梦境,我无法知道她的想法,还有黄羿的女人也是,原来如此,她们的识海内有精神防御,应该是黄羿布下的。”

“哦?那么,她们也许知道黄羿的秘密,要不然也不可能防的那么严,若是如此,这女人,我要了。”张悬道。

“不行!她是我徒儿的妈妈。”如梦冷声道,“她也会随我回梦蝶派。”

“哼,你想独吞?”张悬冷声道。

“如果你这么认为,也可以,不过,黄羿的女人,不止这一个,还有三个,名叫陈颖,黎雪,蒋丽丽,很可能进入过养殖场,你可以去镇上找。”如梦道。

“这女人和女娃,我要一个,如果你怕那女娃记恨于你,我们可以演一出戏,我抓那女人和女娃,你来救,你假装只救出那个女娃,这不就好了?”张悬道。

“谎言始终是谎言,若我内心藏着这个谎言,对我的修炼不利。”如梦坚定道。

“哦?那么,只能做过一场了。”张悬冷声道。

“那就来吧!”如梦脸色淡然道。

在自家房顶上躺着一边啃鸡腿一边看星星的黄羿表情有点古怪起来,心道,这些人贪念也太严重了,刚才还是盟友,转眼又成敌人,啧啧,不过,若是灵儿去梦蝶派也不错啊,梦蝶派的道法太诡异了,回梦之法,竟然能直接看透人的潜意识表层。

他通过阴阳生死路密切关注两人的动向。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