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九八章古人

哗啦!裹尸布被一道道力量撕裂,分成一百多块。

一道道虚影出现,他们或手持三尺青峰,或拿大砍刀,或拿青龙偃月刀等等十八般武器,每个人的气势,都是宗师之上。

“某,终于自由了,三十年前,这裹尸布已经破损,想不到那混账竟然用他后代的灵魂补足破损的地方,以阴阳合一之术再次禁锢我们,让我们成为那混账后代的奴仆,现在,我们终于彻底摆脱裹尸布的禁锢。”一位身高两米五的大汉道。

这大汉生前应该是一位把硬功修炼至极高境界的人,身后竟然用怨气幻化出一把两米长的大板斧。

“还不一定,那个人还未死。”一位手拿纸扇的书生道,“想要彻底自由,唯有杀死那个人,此地,应该是五千年前密山王为自己建造的墓地,肯定是为了以至阴地脉成就鬼王之身,布置了轮回阵,刚才不断突破这个阵法,却还是回到原地,本就是轮回阵的特点,我们想要出去,只有一个办法。”

“唯有成就鬼王之身,才能从这里出去。”一位道士模样的老者道,“来吧,我们本来就已经是死亡之身,如果临死前能见证一位鬼王的诞生,倒也契合孔夫子的朝闻道夕死之说。”

其他鬼魂听到这些话,有的恐惧,有的无所谓,有的战意凛然。

“很好,把这些裹尸布重新拼接起来,密山王的棺材被人掘了,我们就以裹尸布当棺材,放入那个位置,应该能重新启动轮回阵,吸收至阴地气,嘿嘿,各位各尽所能吧。”书生道。

锵!哗啦,那位两米五的大汉已经举起他的大板斧挥向其他鬼魂,瞬间,就灭了一大片,而他张大嘴巴一吸,就把这些鬼魂吞吃。

他的气势瞬间涨了不少。

与此同时,其他鬼魂纷纷互相吞噬。

只过了十几秒钟,墓室内竟然只剩下三位高手。

那位大汉,那个书生,那个老道士。

“魏国披甲门的雄霸,当年号称金身铁臂刀枪不入,纵横战场,万战不败,连公输家族最强大的弓弩都无法对你造成损伤,想不到,连你的灵魂都如此坚固。”书生摇了摇怨气凝结的纸扇道,他脸色淡然,双眼内却无比凝重,“看样子,在阴阳裹尸布的这些年,你有了收获。”

“齐国圣贤书院的枉念大师,雄霸有礼!”大汉恭敬道,“当年,你是我最尊敬的人之一,想不到有一天,我们会以这种方式结束彼此的生命,还有罗浮山的道念大师,在下有礼。”

“难得,真是难得,想不到我们三人还有恢复灵智的一天。”老道士道,“枉念,成全他,如何?”

“好!”枉念道。

“你们…”雄霸想说什么,但说不出口。

“雄霸,只有你最合适,你披甲门从小练就硬功,但我们都知道,硬功的最高境界并非你以前所达到的金身铁臂万战不败,而是灵魂不灭,刚才我们从阴阳裹尸布中出来,我们就知道,你已经达到这个境界,披甲门的不灭战意果然厉害,从小修炼硬功,经历万般磨难,练就强大无比的不灭意志,没有任何困难能阻碍你们的前进,这样练就的精神力无比坚固,这些年,我在阴阳裹尸布中不堪怨气折磨,没有丝毫寸进,反而逐渐凋亡,空有强大道法而施展不得,我相信枉念和我一样,所以,唯有成全你,才能报当年之仇。”道念道,他双眼内充满仇恨,“我道念讲究出世,一笑泯恩仇,但阴阳宗囚禁千年之恨,不能不报。”

“我儒家讲究入世,心怀天下,从不计较小仇小怨,但阴阳宗这个仇,必须报,雄霸,你确实最合适,一旦成就鬼王之身,你就有了灵体肉身,还能号令万鬼,灭一个阴阳宗,不在话下,只希望,你有所成就之时,能给我们立个牌位。”枉念道。

“好!”雄霸道。

道念和枉念自陨,化作纯粹的灵魂能量和滚滚怨气,纯粹的灵魂能量被雄霸吸收,怨气则是进入被拼接起来的裹尸布内。

雄霸开始练武,竟然能以鬼魂之体修炼武道,滚滚怨气被他排出体外,融入他的大板斧之内。

雄霸变得晶莹剔透,最后凝实,好似血肉一样。

灵体!而且是成熟灵体,他的修为,相当于大宗师巅峰。

而他的大板斧很可怕,那股凶怨气息,很是骇人。

他恭敬的下跪,给道念和枉念刚才坐着的地方拜了三拜,然后躺在阴阳裹尸布之内。

裹尸布自动卷起来,突然,轰隆一声,好似有什么东西启动了一般,墓室天花板上的符文开始闪烁发光,出现一个圆盘模样的东西,圆盘之内有很多齿轮,开始运转,形成一股强大的吸力。

滚滚至阴地气被吸入墓室,融入阴阳裹尸布内。

黄羿在外面看得目瞪口呆。

要不是这件事是他弄出来的,都以为是古装剧呢。

“他们是哪个时代的?好强大啊,那个雄霸,也不知道修炼什么硬功,好像现在没有什么披甲门吧,还有那个书生,好强大好纯纯正的浩然正气,那个道士的气息,很契合自然,和现代纯粹追求强大力量的修道者根本不一样。”黄羿心道。

“他们都是战国时期的强者,被我阴阳宗先祖布置强大的法阵活捉,以幻术影响他们的精神,然后利用秘术把他们的身体都融合起来,练就阴阳裹尸布,实际上,在当时,这些人还不算是顶尖强者,要不然也不可能被我阴阳宗先祖活捉。”岳天光道,“快,阴阳裹尸布又合起来了,只要让我回到布内,我就能操控上面的无穷怨气,让裹尸布重新缝合,我又能再次掌控那尊灵体。”

“让你回去干什么?反正他的目标是灭了你阴阳宗。”黄羿道,“现在,我已经得到你所有记忆,你的意识没用了,那就彻底成为阴阳裹尸布的灵智吧,啧啧,阴阳合一之术,我正好从你父亲那里得来,就让我帮他彻底完成这个法术吧,这样你们父子也能在地下相聚。”

“不要啊…你说话不算话!”岳天光的意识惊恐道。

“谁说我说话算话了?”黄羿冷声道,“从你们抓我女人的那一刻,你们就注定了死亡。”

黄羿把岳天光的意识活生生的抽出来,泯灭掉,进入墓室内,施展阴阳宗的阴阳合一之术,把融合了精神种子的岳天光灵魂核心融入阴阳裹尸布内。

突然,一股恐怖的力量笼罩住黄羿。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