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八章不孝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响起。

只见安美秀懵逼的看着陈北望,“爸,你怎么打我?我是你儿媳妇啊。”

“丢人现眼!”陈北望冷声道,走上前去,热情道,“小黄啊,怎么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咦?这是鹅?我靠,我说刚才怎么觉得我的鹅少了两只?原来是被你们抓来了。”

“哈哈,陈老爷子,你不会是出来找你的鹅的吧?”黄羿笑道。

“一大晚上的被人吵醒,只好出来看看了,只是想不到是你,你小子果然到哪都不安生,不过我陈家还算老实,不会惹到你身上才对。”陈北望道,“那小孩不懂事,你就别计较了。”

众人惊呆了!

陈北望老爷子可是陈家最尊贵的人啊,竟然对这个年轻人那么客气?

这年轻人是谁?

陈天汇和安美秀脸色狂变。

“陈老爷子,本来我也是觉得这是陈家,我佩服陈家军人,所以本不想追究,也不想理会,但有些人总是自以为是,现在,我想帮陈家揪出一些东西来,免得以后祸害你陈家,你觉得可好?”黄羿道,“如果你觉得没必要,那我就悄悄的解决。”

“哦?能祸害陈家?”陈北望表情严肃,“那你马上帮我揪出来吧。”

“好,让陈天汇一家过来吧。”黄羿道。

陈天汇一家脸色大变,下意识的想走,但陈北望很有威望,他们不得不过来。

“爸,我们没有做对不起家族的事啊。”陈天汇道。

“如果没有对不起家族就好好站着,心虚什么?”陈北望失望道,“黄先生,说吧。”

“陈老爷子可知道这几天丛林狼做的事?”黄羿道。

“当然知道,我虽然退下来了,但还是知道一些的,听说抓了了不得的国际通缉犯,顺便恭喜你,成为丛林狼总教官。”陈北望道,脸色狂变,“你不会是说…”

怎么?丛林狼总教官?

陈家所有人震骇无比,他们很多人都是当过兵的,当然知道百越省军区的丛林狼,那可是王牌。

而这年轻人,竟然是总教官?那可得多厉害啊?

那些被陈天汇叫来的人心有余悸,双目崇拜而狂热的看着黄羿。

怪不得陈北望对黄羿那么尊敬,好似平辈论交。

“我们抓的人,是国际上赫赫有名的犯罪大师,犯了反人类罪行的,而这次他回来,就是被某些人邀请,对付我,想得到我的药鸡配方,所以,他催眠了韩老的孙女韩霜,还有我南山大酒店的总经理顾胜男,以及林美琴,而且,他的催眠手段无比高明,全程不用他参与,只需通过别人之手就能达到目的,而催眠韩霜,他通过慕华,催眠顾胜男,他通过顾胜男的母亲,而催眠林美琴,他通过陈岩。”黄羿道。

“南山大酒店?药鸡?你就是黄羿?”陈天汇大叫道。

“我不是说过我是黄羿了吗?”黄羿淡然道。

“原来是黄先生,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了,请原谅,不知道小岩怎样得罪你了?你说他是被那个什么催眠师利用吗?这样的话,他也是受害者啊?”安美秀谄媚道。

“呵呵,让他自己说吧。”黄羿道。

“我…我说什么?”陈岩结结巴巴道,脸上出现恐惧的神情。

“说说你是谁的弟子,说说你为了得到林美琴所做的努力,说说你的犯罪动机。”黄羿冷声道。

“我…我没有!”

“说!”陈北望怒吼道,眼里有深深的失望。

黄羿施展透视之眼,瞬间控制陈岩的潜意识。

“我…我也不知道他是犯罪大师啊,我只知道他是国际上赫赫有名的心理学大师,我跟他说我喜欢林美琴,他才教我,让我把一个印有黑色硬币的标志物给林美琴看,这样就能让林美琴乖乖听我的话,还有,他说他的催眠术很厉害,我想要得到哪个女人就得到哪个女人,哪怕姑姑也行,我就学了…哼,谁叫陈淑芳一回来就抢了我爸的一切权利?害得我在南山市各家族大少面前抬不起头来,说我陈家被一个女人掌管了,我的零花钱也没以前多了,连跑车都养不起了,我妈也不是富婆了,她想去枫华府玩玩都不行…她让我一定要把陈淑芳赶走…”

陈天汇脸色难看至极。

安美秀脸色惨白!

陈家的人觉得无比羞耻。

啪!陈北望一巴掌把陈岩打倒在地,“把他送警局去。”

“不要啊爸,他是你亲孙子啊。”安美秀哭道,“我就只有这么个儿子啊,不能毁了啊。”

“还有你,从今以后,别让我在陈家看到你。”陈北望怒道,“陈天汇,如果你连个女人都管不好,还指望能管好家族产业?该如何选择,自己想去吧。”

“你叫黄羿是吗?你好狠毒。”安美秀怒道,“给我等着瞧,南山大酒店很厉害吗?丛林狼总教官很厉害吗?你永远也不知道我们这些家族有多强大的力量,我安家不会放过你的,还有陈家,频临破产的家族企业,还能撑多久,我现在就去告诉李昆,说陈淑芳就是个在外面包养小白脸的贱货。”

啪!黄羿一巴掌甩过去,凭空挥起一股劲风,把安美秀打出去。

“安家之人,号称文化之家,怎么教出你这么个玩意,连市井之地最恶毒的女人都比不过你。”黄羿冷声道,“陈老爷子,可不是我惹陈家哈,你都看见了,我实在忍不了了。”

“哎!家门不幸!”陈北望叹气道,摇摇头,“小黄啊,对陈家,你能提携一下就提携一下吧,我从今以后不再管事,怎样就怎样吧。”

“陈老爷子,你不说,我也会提携一下的。”黄羿道,“那位陈冉冉姑娘,已经是后天巅峰了,顺便坐下了吃鹅吧。”

陈冉冉走过来。

“陈老爷子,你很久以前就是先天巅峰吧?顺便弄几只鹅过来吧。”黄羿道。

陈北望大喜,一溜烟离开,不一会儿,池塘里响起呱呱响,陈北望一身湿透,拎着五只大鹅过来。

黄羿无语。

不过帮一下陈北望也不错,这家伙虽然教出的儿子很懦弱,但他也是军队的老前辈了。

也是陈家唯一剩下的老军人,像陈定坤和陈淑芳的父亲,已经牺牲了。

“小黄啊,这个…我都那么老了,还有机会踏入那个境界吗?”陈北望怀疑道。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